治要首頁 治要講堂 治要專題 治要書檔 治要桌卡 English


治要綱目

君道 修身:
戒貪 使命 勤儉
懲忿 遷善 改過
敦親 反身 尊賢
納諫 杜讒邪 審斷


臣術:
立節 盡忠
勸諫 舉賢

貴德:
尚道 孝悌 仁義
誠信 正己 度量
謙虛 謹慎 交友
學問 有恆 處世


為政:
務本 知人 任使
至公 教化 禮樂
愛民 民生 法古
綱紀 賞罰 法律
慎武 將兵 征伐
武事

敬慎:
微漸 風俗 治亂
鑒戒 應事
慎始終 養生

明辨:
邪正 人情 才德
朋黨 辨物 因果
 

 



  > 首頁 > 治要綱目 > 明辨 > 因果


明辨 > 因果

皇天無親ヾ,惟德是輔;民心無常ゝ,惟惠ゞ之懷。天之於人,無有親疏。惟有德者,則輔佐之。民心於上,無有常主。惟愛己者,則歸往之。為善弗同,同歸々于治ぁ;為惡弗同,同歸于亂。(卷二 尚書)

【註釋】ヾ親:指偏愛。ゝ無常:不固定。ゞ惠:仁愛,寬厚。々歸:歸趨,趨於。ぁ治:治理得好,安定太平。

【白話】上天從來不會偏愛誰,只要是賢德之人都會佑助;民心也不是固定不變的,只要領導者仁慈愛民,人民都會歸向。行善政的方法不同,但只要是真正的善政,結局都是域內大治;作惡的方式不同,但結局都是社會動亂。


仁者在位,而仁人來;義者在朝,而義士至。是以墨子之門多勇士,仲尼之門多道德,文王之朝多賢良,秦王之庭多不詳。故善者必有所主(主作因)而至,惡者必有所因而來。夫善惡不空作,禍福不濫生,唯心之所向,志之所行而已矣。(卷四十 新語)

【白話】仁者在朝廷執政,就能感召仁者前來;義士在朝廷執政,就會感召義士前來。所以墨子的門下多勇士,孔子的門下多道德之人,文王的朝中多賢良之臣,秦王的朝堂多不善之人。所以善人到來必有其原因,惡人到來也必有其緣由。善惡不會憑空發生,禍福不會隨便到來,都是人們心靈所趨向和意志所實行的結果而已。


利天下者,天下啟之;害天下者,天下閉之;生天下者,天下德ヾ之;殺天下者,天下賊之;徹ゝ天下者,天下通之;窮天下者,天下仇之;安天下者,天下恃之;危天下者,天下災之。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唯有道者得天下也。(卷三十一 六韜)

【註釋】ヾ德:感恩,感激。ゝ徹:這裡指君主以真情對待百姓而無隱瞞。

【白話】為天下謀利益的人,天下人就擁護他;給天下人帶來禍害的人,天下人就反對他;使天下人得以生養的人,天下人就感激他;殺戮天下人的人,天下人就毀滅他;以真心真情對待天下人,天下人皆以真情相待而無隱瞞;讓天下人的意願不得抒發而陷於窘境的人,天下人就仇視他;使天下安居樂業的人,天下人就依靠他;讓天下遭受危難的人,天下人也將給他帶來災難。天下不是一個人的天下,只有有道之人才能得到天下。


夫天下大器,今人之置器,置諸安處則安,置諸危處則危。天下之情與器無以異,在天子之所置之。湯、武置天下於仁義禮樂,而德澤洽,禽獸草木廣裕ヾ,德被子孫數十世,此天下所共聞也;秦王置天下於法令刑罰,德澤無一有,而怨毒盈於世,人憎惡之如仇讎,禍幾及身,子孫誅絕ゝ,此天下之所共見也。是非其明效大驗ゞ邪!(卷十六 漢書四)

【註釋】ヾ廣裕:繁庶。ゝ誅絕:誅滅;滅絕。ゞ明效大驗:很顯著的效驗。

【白話】天下好比一個大的器物,現在人們放置器物,放在安穩處就安穩,放在危險處就危險。治理天下的道理和放置器物沒有什麼差別,就看天子把它放在什麼地方。商湯、周武王把天下放在仁義道德、禮樂教化上,於是恩德廣被,禽獸繁衍,草木茂盛,德行覆蔭子孫幾十世,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秦始皇把天下放置於法令刑罰上,沒有一點恩澤,於是怨恨充滿世間,人們憎恨他如仇敵一般,禍害差一點殃及自身,子孫被誅殺滅絕,這是天下人都看到的。誰對誰錯這就清楚地得到呈現和驗證了啊!


人主能安其民,則民事其主,如事其父母。故主有憂則憂之,有難則死之。人主視民如土,則民不為用。主有憂則不憂,有難則不死。故曰:莫樂之,則莫哀之;莫生之,則莫死之。(卷三十二 管子)

【白話】君主能使人民生活安定,那麼人民事奉君主,便會如同事奉自己的父母一樣。因此,君主有憂,人民便會為他分憂;君主有危難,人民便會為他效死。君主若視人民如同泥土,人民便不會為他效力。君主有憂,人民不會為他分憂;君主有危難,人民也不會為他效死。所以說:君主不能使人民安樂,人民就不會為君王分憂;君主不考慮人民的生存,人民就不會為君王效死。


臣聞,謙遜ヾ靜愨ゝ,天表ゞ之應々,應之以福;驕溢靡麗,天表之應,應之以異ぁ。(卷十八 漢書六)

【註釋】ヾ謙遜:謙虛恭謹。ゝ靜愨:愨音「卻」,què ㄑㄩㄝˋ。沉靜樸實。愨:恭謹;樸實。ゞ天表:上天顯示。々應:感應,應驗。ぁ異:怪異不祥之事;災異。

【白話】(東方朔勸諫漢武帝說:)我聽說做人謙虛恭謹、沉靜樸實,上天就會感應,應之以福;驕橫自滿、奢侈無度,上天也會感應,應之以怪異現象。


小人朝為,而夕求其成;坐施而立望其及(及作反);行一日之善,而問終身之譽。譽不至則曰,善無益矣,遂疑聖人之言,背先王之教,存其舊術,順其常好。是以身辱名賤,而永為人役也(永作不免二字)。(卷四十六 中論)

【白話】小人早晨做事,傍晚就希求事情成功;剛坐下來施行,站起來就指望有回報;做了一天好事,就希望有終身的榮譽。榮譽沒有得到,就說做好事沒有什麼益處,於是就懷疑聖人的言論,背棄先王的教誨,保留其過去的做法,順從其平素的喜好。因此身辱名賤,難免被他人所役使。


六三ヾ:負且乘,致寇至,貞吝。處非其位,履非其正,以附於四,用夫柔邪以自媚者也。乘二負四,以容其身。寇之來也,自己所致矣,雖幸而免,正之所賤也。(卷一 周易)

【註釋】ヾ六三:指解卦的第三爻。六三在九四之下、九二之上,以陰處陽位,代表姦邪小人用諂媚手段攀附九四,又凌駕於九二君子之上。

【白話】解卦的第三爻:小人身負重物而乘車,必招致盜寇前來,正是眾人鄙視的。(背負東西,本是小人之事;乘的車子,本是君子治國、平和天下乘坐的器具,如今小人竊乘君子的器具,必無能匡濟,大盜必競相來搶奪了。)


 

山致其高,而雲雨起焉。水致其深,而蛟龍生焉。君子致其道,而德澤流焉。夫有陰德ヾ者,必有陽報ゝ。有隱行ゞ者,必有昭名。(卷三十五 文子)

【註釋】ヾ陰德:暗中做的有德於人的事。ゝ陽報:顯明的報應。ゞ隱行:猶陰德,謂不為人知的美行。

【白話】山達到了一定的高度,就會興起雲雨。水達到了一定的深度,就會有蛟龍出沒。君子達到了高尚的道德修養,其仁德恩惠就會流布四方。暗中施恩於人的人,一定會得到明顯的回報。有人所不知的高尚品行的人,日後一定會有顯著的名聲。


蓋德厚者報美,怨大者禍深。故曰,德莫大於仁,而禍莫大於刻。(卷四十二 新序)

【白話】道德深厚的人一定會獲得吉祥美好的回報,與人結怨太多的人,一定會招來深重的禍患。所以說,沒有比仁慈更大的美德,沒有比苛刻更大的禍患。


《詩》曰:「下民之孽ヾ,匪降自天。僔遝ゝ背憎ゞ,職競々由人。」(卷四 春秋左氏傳上)

【註釋】ヾ孽:災害、災禍。ゝ僔遝:僔,zǔn ㄗㄨㄣˇ。遝音「踏」,tà ㄊㄚˋ。謂相聚面語。僔,聚。遝,通「沓」。紛多聚積。ゞ背憎:謂背地裡憎恨。々職競:職,只。競,爭。後遂以「職競」用為專事競逐之意。

【白話】《詩經》上說:「百姓遭受的災難,不是老天降下的。當面說說笑笑,背後憎恨攻擊,這完全是人們互相爭鬥造成的。」


和氣致祥,乖氣ヾ致異。祥多者其國安,異ゝ眾者其國危。(卷十五 漢書三)

【註釋】ヾ乖氣:邪惡之氣、不祥之氣。ゝ異:怪異不祥之事、災異。

【白話】賢臣在位齊心效力的和諧氣氛感召吉祥,奸臣當道排擠忠良的不和氣氛招致災異。祥瑞多國家就安定,災異多國家就危亂。


及至後世,淫泆ヾ衰微,諸侯背叛,廢德教而任刑罰。刑罰不中ゝ,則生邪氣,邪氣積於下,怨惡蓄於上,上下不和,陰陽繆戾ゞ,而妖孽々生矣。此災異所緣而起也。(卷十七 漢書五)

【註釋】ヾ泆:音「意」,yì ㄧˋ。放蕩、荒淫。ゝ不中:中音「眾」,zhòng ㄓㄨㄥˋ。不適合、不適當。ゞ繆戾:繆音「謬」,miù ㄇㄧㄡˋ。錯亂、違背。々妖孽:指物類反常的現象,不祥之兆。

【白話】到了後世,君王恣意逸樂,王道衰敗,諸侯背叛,廢棄道德教化而任用刑罰。刑罰使用不恰當,就會產生邪惡不良的風氣,邪惡風氣聚集於下,怨恨憎惡蓄積於上,上下不和,陰陽錯亂,那麼怪異凶惡的事物或預兆就會產生。這就是天災人禍發生的原因。


 

惟上帝弗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祥,善也,天之禍福,唯善惡所在,不常在一家也。爾惟德罔小,萬邦惟慶;修德無小,則天下賴慶也。爾惟弗德罔大,墜ヾ厥宗ゝ。苟為不德無大,必墜失宗廟,此伊尹至忠之訓也。(卷二 尚書)

【註釋】ヾ墜:喪失。ゝ宗:宗廟,這裡代指國家。

【白話】上帝沒有親疏貴賤的分別,所以賜福、降災沒有一定,對行善的人就賜給各種吉祥,對作惡的人就降給各種災禍。你們行善修德不怕小,即使是小善小德,天下人也會感到慶幸;你們只要所行不善,即使不大,也可能導致亡國。

 


存亡禍福,皆在己而已。天災地妖ヾ,弗能加也。(卷十 孔子家語)

【註釋】ヾ地妖:大地上所發生的反常怪異之事。語本《左傳.宣公十五年》:「天反時為災,地反物為妖。」杜預注:「群物失性。」孔穎達疏:「言其怪異謂之妖。」

【白話】國家的存亡禍福,都決定於國君自己。自然的災害怪異,是不能強加給人的。由此可知,禍福皆由自身造成,天災地變是在警示我們,應當改惡向善才能轉禍為福。

 


上慢下暴,盜思伐之矣。慢藏誨ヾ盜,冶容ゝ誨淫。(卷一 周易)

【註釋】ヾ誨:引誘、誘使。ゝ冶容:打扮妖媚。

【白話】處上位的人輕慢疏忽,在下位的人暴虐凶殘,盜寇就計劃要攻打了。財物不妥當收藏,就會引人偷盜;容貌打扮太過妖艷,就會引人淫亂。

 


故見祥而為不可,祥必為禍!(卷四十 賈子)

【白話】見到吉祥的瑞兆卻去做惡事,吉祥反而會變成災禍!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弗可逭ヾ。孽,災也。逭,逃也。言天災可避,自作災不可逃也。(卷二 尚書)

【註釋】ヾ逭:音「換」,huàn ㄏㄨㄢˋ。逃避。

【白話】自然的災害是可以避免的,只要人棄惡揚善;自身造作罪孽,不知悔改,災禍就不可能逃脫。

 


聖人執左契,古者聖人無文書法律,刻契合符,以為信也。而不責於人ヾ。但執刻契信,不責人以他事也。有德司契,有德之君,司察契信而已。無德司徹ゝ。無德之君,背其契信,司人所失也。天道無親,常與善人。天道無有親疏,唯與善人,則與司契者也。(卷三十四 老子)

【註釋】ヾ聖人執左契,而不責於人:契音「企」,qì ㄑㄧˋ。古代借貸財物時所用的契券,竹木制成,劈為兩片。左片叫左契,刻著負債人姓名,由債權人保存;右片叫右契,刻著債權人的姓名,由負債人保存。索物還物時,以兩契相合為憑據。此句是說聖明的君主只是施惠於民,而不求回報。契,契約。責,索取、求取。ゝ徹:周代的田賦制度。

【白話】聖人待人守柔處下,就好像掌握左契,只給與人而不向人索取。有德者待人如同聖人執左契一樣;無德者待人就如同執掌賦稅,只向人索取而不給與人。天道毫無偏私,永遠降福給與而不取,完全合於天道的善人。

 





網站鏈接: 尋根之旅馬來西亞漢學院 •學習群書治要網 e-mail: amtb@amtb.tw 瀏覽建議:IE 6.0以上瀏覽器 螢幕解析度1000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