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要首頁 治要講堂 治要專題 治要書檔 治要桌卡 English


治要綱目

君道 修身:
戒貪 使命 勤儉
懲忿 遷善 改過
敦親 反身 尊賢
納諫 杜讒邪 審斷


臣術:
立節 盡忠
勸諫 舉賢

貴德:
尚道 孝悌 仁義
誠信 正己 度量
謙虛 謹慎 交友
學問 有恆 處世


為政:
務本 知人 任使
至公 教化 禮樂
愛民 民生 法古
綱紀 賞罰 法律
慎武 將兵 征伐
武事

敬慎:
微漸 風俗 治亂
鑒戒 應事
慎始終 養生

明辨:
邪正 人情 才德
朋黨 辨物 因果
 

 



  > 首頁 > 治要綱目 > 君道 修身 > 戒貪


君道 修身 > 戒貪

罔ヾ違道以干ゝ百姓之譽,干,求也。失道求名,古人賤之也。罔咈ゞ百姓以從己之欲。咈,戾也。專欲難成,犯衆興禍,故戒也。無怠無荒,四夷々來王ぁ。言天子常戒愼,無怠惰荒廢,則四夷歸往之也。(卷二 尚書)

【註釋】ヾ罔:不可、不要。表示禁止。ゝ干:求也。ゞ罔咈:咈音「扶」,fú ㄈㄨˊ。不可違背。咈,違背、違逆。々四夷:東夷、西戎、南蠻、北狄,中國古代漢民族對外族的總稱。ぁ來王:古代諸侯朝見天子。

【白話】不要違背正道去求百姓的稱譽,不要違背百姓的意願去順從自己的慾望。只要堅持實行不懈怠、不荒廢政事,則外族都會來歸順。


在昔殷先哲王,惟御事ヾ,弗敢自暇ゝ自逸ゞ,惟殷御治事之臣,不敢自寬暇,自逸豫。矧々曰其敢崇ぁ飲?崇,聚也。自逸暇猶不敢,況敢聚會飲酒乎。弗惟弗敢あ,亦弗暇ぃ。非徒不敢,志在助君敬法,亦不暇飲。(卷二 尚書)

【註釋】ヾ御事:治理國家政事。ゝ暇:閒散怠惰。ゞ逸:舒適、安樂。々矧:音「審」,shěn ㄕㄣˇ。況且。ぁ崇:聚集。あ弗惟弗敢:不只不敢。ぃ弗暇:沒有空閒。

【白話】過去,殷的先人明君畏懼天命和百姓,施行德政,保持恭敬。從成湯延續到帝乙,明君賢相都考慮著治理國事,他們頒布政令很認真,不敢自己安閒逸樂。自逸自暇猶不敢,何況敢聚眾飲酒呢?不只不敢,也沒有空閒。


周公曰:「烏虖ヾ!君子所,其無逸ゝ。歎美君子之道,所在念德,其無逸豫也。君子且猶然,況王者乎。先知稼穡之艱難ゞ,乃逸,則知小人之依。」稼穡農夫之艱難事,先知之,乃謀逸豫,則知小民所依怙。(卷二 尚書)

【註釋】ヾ烏虖:虖音「乎」,hū ㄏㄨ。嗚呼,也作「於乎」、「於戲」、「烏乎」、「烏呼」、「嗚虖」。虖,表感嘆的語氣,同「呼」。ゝ無逸:不要貪圖安逸。ゞ稼穡之艱難:穡音「色」,sè ㄙㄜˋ。指農事勞動的艱辛困難。

【白話】周公說:「啊!君子居其位,所念在於德性的修養,不貪圖逸樂。先知道農事勞動的艱辛困難,然後才營求逸樂,這樣才會知道小民賴以謀生的不易。」


成皇帝諱ヾ衍,字世根,明帝太子也。咸和七年,詔除諸養禽之屬無益者。集書令史夏侯盛表曰:「伏ゝ聞明詔悉除養熊虎之費,擧朝增慶,咸稱聖主。伏惟ゞ陛下,未觀古今成敗之戒,而卓尒玄覽々,明發自然,遣除無益,務在嗇ぁ民,誠可謂性與天道あ,生而知之。」(卷二十九 晉書上.紀)

【註釋】ヾ諱:音「會」,huì ㄏㄨㄟˋ。昔對帝王、將相或尊長不敢直稱其名,或直書其名之謂。ゝ伏:以犬守門伺人,有伺候的意思,是下對上的謙敬之詞。ゞ伏惟:俯身思想。是下對上表示自己想到或慮及的敬辭,多用於奏章、書信。々卓尒玄覽:尒音「耳」,ěr ㄦˇ。指卓越超群的洞察力。尒,通「爾」,語尾助詞,無義。玄覽,深察,遠見。ぁ嗇:音「色」,sè ㄙㄜˋ。有愛惜、省儉、收藏之意。あ性與天道:性者,人所受天之理;天道者,天理自然之本體。

【白話】東晉成帝司馬衍,字世根,是晉明帝的太子。成帝咸和七年(西元三三二年),成帝下詔廢除那些餵養無用的野獸,集書令史夏侯盛上表說:「聽說您下詔將飼養熊虎一類野獸的費用廢除掉,舉朝稱慶,都稱頌您為聖主。陛下您沒有考察過古今王朝成敗興衰的教訓,卻具有超群的洞察力,自然天生的仁孝心,知道廢除無用的措施,盡力於節省民力,實在可以說是天質醇(音「純」,chún ㄔㄨㄣˊ)美,生而知之的聖人。」


景公ヾ成路寢之臺ゝ,逄於何ゞ遭晏子々於塗ぁ,再拜于馬前曰:「於何之母死,兆あ在路寢之臺牖下ぃ,願合骨い。」晏子曰:「嘻!難矣!雖然,嬰將爲子復ぅ之。」遂入見公曰:「有逄於何者,母死,兆在路寢,當牖下,願合骨。」公作色不悅曰:「自古及今,子亦宦盂D葬人主宮者乎?」晏子對曰:「古之君治其宮室節⑪,不侵⑫生人之居;其臺榭⑬儉⑭,不殘⑮死人之墓,未姣D請葬人主宮者也。今君侈⑯爲宮室,奪人之居;廣爲臺榭,殘人之墓。是生者愁憂,不得驩⑰(驩作安)處;死者離析,不得合骨。豐樂侈遊⑱,兼傲死生⑲,非仁人(仁人作仁君)之行也;遂欲滿求,不顧細民⑳,非存之道也。」(卷三十三 晏子.諫下)

【註釋】ヾ景公:齊景公,姜姓,名杵臼,在位時有名相晏嬰輔政。《史記.齊世家》記載他「好治宮室,聚狗馬,奢侈,厚賦重刑」,《論語.季氏篇》記「齊景公有馬千駟,死之日,民無德而稱焉」。喜歡打獵,箭法卻不高明。晏子勸諫他,齊景公能納諫。在位五十八年,國內治安相對穩定。曾問政於孔子,孔子對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ゝ路寢之臺:正廳的基臺。路寢,古代天子、諸侯所居宮殿的正殿。《詩.魯頌.閟宮》:「松桷(音「決」,jué ㄐㄩㄝˊ,方形的屋椽)有舄(音「細」,xì ㄒㄧˋ,大貌),路寢孔碩。」宋陸游《老學庵筆記.卷十》:「古所謂路寢,猶今言正廳也。」ゞ逄於何:逄音「旁」,páng ㄆㄤˊ。人名。齊國老百姓。々晏子:晏嬰,人名。字仲,春秋齊人。歷事靈公、莊公,相齊景公。尚儉力行,為當時名臣。諡平,史稱為「晏平仲」,後人尊稱為「晏子」。ぁ塗:通「途」,路途中。あ兆:墳地、墓地。ぃ牖下:牖音「友」,yǒu ㄧㄡˇ。牖下即中霤(音「六」,liù ㄌㄧㄡˋ)也。中霤,屋的窗下,即天井下。指室的中央,此指宮室中。い合骨:合葬。ぅ復:回報,稟報。う哄G同「嘗」,曾經。⑪節:節制。⑫侵:侵佔。⑬臺榭:榭音「謝」,xiè ㄒㄧㄝˋ。泛指樓臺等建築物。榭,建築在臺上的房屋。⑭儉:約束、限制、節制。⑮殘:損傷。⑯侈:音「尺」,chǐ ㄔˇ。放縱、不節制。⑰驩:音「歡」,huān ㄏㄨㄢ。喜樂、歡心、安心之意。⑱豐樂侈遊:盡情地遊玩作樂。⑲兼傲死生:對活人死人全都輕視。兼,並也。⑳細民:指平民百姓。

【白話】齊景公修築正殿的基臺,逄於何母喪,行路中碰到晏子,在晏子馬前反復施禮。逄於何說:「我母親去世,我家的墓地在齊景公正殿宮室中,望您懇求君主允許讓我將我母親與父親合葬。」晏子說:「唉!這事難啊!但即使很難,我也會為您去稟報此事。」晏子朝見景公,說:「有個名叫逄於何的,他母親剛去世,可他家的墳地卻恰在正殿宮室中。他希望您允許其母與其父合葬。」景公臉色突變,很不高興地說:「自古及今,您聽說過請求將人埋葬在君主宮室中的事嗎?」晏子反駁道:「古代君主,建造其宮室時都加以節制,不侵佔活人的住處;建造其臺榭時都加以約束,不傷損死人的墳墓,所以不曾聽過請求將死人埋葬在君主宮室中的事。如今,您肆意修建宮室,侵佔人家的住處;您廣修臺榭,損壞人家的墳墓。這是讓活著的人憂愁,不能安居;讓死了的人屍骨離散,不能合葬。您現在盡情地遊玩作樂,對活人死人全都輕視,這不是仁德的人應該做的;您用權力滿足私欲,不顧百姓苦樂,這也不是使國家長存的做法。」


將欲取天下,欲爲天下主也。而爲之,欲以有爲治民也。吾見其不得已。我見其不得天道人心已明矣。天道惡煩濁,人心惡多欲。天下神器ヾ,不可爲也。器,物也。人乃天下之神物也。神物好安靜,不可以有爲治也。爲者敗之,以有爲治之,則敗其質性也。執ゝ者失也(也作之)強執敎之,則失其情實,生於詐僞也。是以聖人去甚,去奢,去泰ゞ。「甚」謂貪淫聲色也。「奢」謂服飾飲食也。「泰」謂宮室臺榭也。去此三者,處中和,行無爲,則天下自化也。(卷三十四 老子.道經)

【註釋】ヾ神器:國家統治權力的象徵之物,例如:九鼎、玉璽(音「喜」,xǐ ㄒㄧˇ)。喻帝位,政權。此指治理天下之道。ゝ執:勉強、迫使、任性妄行。ゞ去甚,去奢,去泰:去掉過分的欲樂、奢侈、浪費。行事適可而止,不可過分。甚、泰,過分。

【白話】想要治理天下,而靠強力來做,我看他達不到目的。治理天下之道,要順應自然而為,不可強行妄為。強行妄為會敗壞天下人的自然本性,強行把持會破壞天下人的質樸。因此聖人堅決去掉過分的欲樂、奢侈、浪費。(去甚,不貪淫聲色。去奢,服飾飲食不鋪張。去泰,宮室臺榭不敢為天下先也。)


墨子ヾ曰(墨子曰以下出辭過篇):「古之民未知爲宮室時,就陵阜ゝ而居,yゞ而處下。潤濕々傷民,故聖王作爲宮室。爲宮室之法曰:「室高足以避潤(潤下有濕字),邊ぁ足以圉あ風寒,上足以待雪霜雨露,宮棐坐妍爸洛H別男女之禮。謹い此則止。」凡費財勞力不加利者,不爲也。是故聖王作爲宮室,使上(使上作便於生)不以爲觀樂也。作爲衣服帶履,使身(使身作便於身)不以爲辟怪ぅ也。故節於身,誨於民,是以天下之民,可得而治,財用可得而足。」(卷三十四 墨子.辭過)

【註釋】ヾ墨子:名翟(音「笛」,dí ㄉㄧˊ),春秋戰國時期,開創墨家學派。ゝ陵阜:阜音「父」,fù ㄈㄨˋ。丘陵。陵,大土山。阜,高平而大的無石土山。ゞy:同「穴」。々潤濕:濕濡,潮濕。ぁ邊:四周。あ圉:音「語」,yǔ ㄩˇ。阻擋、抵抗,通「禦」。ぃ晼G同「牆」。い謹:「僅」的意思。ぅ辟怪:猶怪異。

【白話】墨子說:「上古先民不知道修建房屋的時候,靠近丘陵,居住洞穴。地下潮濕,對人的身體有害,所以聖王就修建房屋。那時修建房屋的原則是:『地基的高度可以避潮濕,四周可以禦風寒,屋頂可以抵擋霜雪雨露,室內牆的高度足以分隔空間,別男女之禮。僅此而已。』凡是勞民傷財,不能增加利益的事,不去做。所以聖王修建房屋,是為了方便生活,而不是為了追求觀賞享樂。製造衣服帶履,是為了方便身體,而不是為了追求奇特的裝束。因為自身節制,引導民眾,所以天下的民眾得以治理,財用得以充足。」


 

罪莫大於可欲,好淫色也。禍莫大於不知足,富貴不能自禁止也。咎莫大於欲得,欲得人物,利且貪。故知足之足,常足矣。無欲心也。(卷三十四 老子)

【白話】罪惡沒有比荒淫好色更大的,禍患沒有比不知足更大的,過錯沒有比貪得無厭更大的。所以,只有知足的富足,才是長久的富足。


今夫溜水ヾ足以溢壺榼ゝ,而江河不能實漏卮ゞ。故人心猶此也。自當以道術々度量,食充虛,衣禦寒,則足以養七尺之形矣。若無道術度量,則萬乘之勢ぁ,不足以為尊,天下之富,不足以為樂矣。(卷四十一 淮南子)

【註釋】ヾ溜水:屋簷上滴下的水。溜:通「霤(音「六」,liù ㄌㄧㄡˋ)」,屋簷滴水處。ゝ榼:音「客」,kè ㄎㄜˋ。盛酒或貯水的器具。ゞ卮:音「之」,zhī ㄓ。古代盛酒的器皿。々道術:仁義道德。ぁ萬乘之勢:乘音「勝」,shèng ㄕㄥˋ。擁有可出動兵車萬乘的力量。喻擁有的地位極高。乘:量詞,古時一車四馬叫「乘」。

【白話】如今屋簷上滴下的水能把水壺裝滿,而江河之水卻裝不滿漏水的酒器。所以人心就像這樣。應當以仁義道德來衡量約束自己,食物能填飽肚子,衣服能抵禦風寒,也就足以養護七尺之軀了。如果不用道德標準來衡量約束自己,那麼即使擁有天子的權勢也不會感到尊貴,即使擁有天下的財富也不會感到快樂。


目悅五色ヾ,口欲滋味,耳淫五聲ゝ。七竅交爭ゞ,以害一性,日引邪欲,竭其天和々。身且不能治,奈天下何!(卷三十五 文子)

【註釋】ヾ五色:青、赤、白、黑、黃五種顏色。古代以此五者為正色。這裡泛指各種顏色。ゝ五聲:指宮、商、角(音「決」,jué ㄐㄩㄝˊ)、徵(音「指」,zhǐ ㄓˇ)、羽五音。ゞ交爭:猶交集。指不同的事物、感情聚集或交織在一起。々天和:謂人體之元氣。

【白話】眼睛喜歡五彩顏色,嘴巴貪愛美味,耳朵沉湎於音樂。眼耳口鼻七竅交織在一起追求享受,就會傷害人的天性,天天被邪惡欲望吸引,自己身體的元氣被消磨殆盡。自身都無法調治保養,又怎能治理天下呢!


夫美也者,上下外內,小大遠邇,皆無害焉,故曰美也。若於目觀則美,於目則美,德則不也。財用則匱,是聚民利以自封而瘠民也,胡美之為?封,厚也。胡,何。何以為美。夫君國ヾ者,將民之與處,民實瘠,君安得肥?安得獨肥,言將有患。(卷八 國語)

【註釋】ヾ君國:謂居君位而御其國。

【白話】所謂美,是指對上下、內外、大小、遠近都沒有妨害,才稱得上美。如果眼睛看著美觀,然而卻為此耗費財物,這是斂收民財使自己富有卻讓百姓貧困,哪裡還算什麼美呢?身為治理國家的君王,要與百姓共處,百姓貧困了,國君怎麼得以享受富裕?(意思是一定會有禍患的。)


天下之害,莫甚於女飾。上之人不節其耳目之欲,殫生民之巧,以極天下之變。一首之飾,盈ヾ千金之價(價作資);婢妾之服,兼四海之珍。縱欲者無窮,用力者有盡;用有盡之力,逞無窮之欲,此漢靈ゝ之所以失其民也。上欲無節,眾下肆情ゞ,淫奓々並興,而百姓受其殃毒ぁ矣。(卷四十九 傅子あ)

【註釋】ヾ盈:超過。ゝ漢靈:即漢靈帝劉宏,東漢第十一位皇帝。在位期間重用宦官,殘殺士人,恣情縱樂,導致爆發黃巾起義,漢朝名存實亡。ゞ肆情:猶縱欲。々淫奓:奓音「奢」,shē ㄕㄜ。奢侈無度。奓:「奢」的籀(音「晝」,zhòu ㄓㄡˋ)文。ぁ殃毒:禍害。あ傅子:西晉傅玄著。

【白話】對天下有危害的事,沒有比君王讓後宮的女人過分的裝飾打扮更嚴重的了。君王不節制耳目的欲望,竭盡天下的奇巧,耗盡天下的奇異之物。後宮女子一頭的首飾,就花費千金之資;婢妾的衣服,包含了四海的珍寶。縱欲的人欲望無窮,而百姓的物力有限;用有限的物力,去滿足無盡的欲望,這是漢靈帝失去民心的原因。在上者欲望沒有節制,下面的人肆情縱欲,荒淫奢侈之風並起,百姓就會遭殃受害。


齊景公使使於楚,楚王與之上九重之臺,顧使者曰:「齊亦有臺若此者乎?」使者曰:「吾君有治位之堂,土階三尺,茅茨不剪ヾ,采桷ゝ不斲ゞ,猶以為為之者勞,居之者泰。吾君惡々有若此者乎?」於是楚王怉如ぁ也。(卷八 韓詩外傳)

【註釋】ヾ茅茨不剪:茨音「詞」,cí ㄘˊ。謂崇尚儉樸,不事修飾。茅茨:茅草蓋的屋頂,亦指茅屋。剪:斬斷;除去。ゝ采桷:桷音「決」,jué ㄐㄩㄝˊ。柞(音「做」,zuò ㄗㄨㄛˋ)木的屋椽(音「船」,chuán ㄔㄨㄢˊ)。采:「棌」字之省,「棌」指柞木。桷:方形的椽子,椽子是建築中用以支撐房頂與屋瓦的木條。ゞ斲:音「卓」,zhuó ㄓㄨㄛˊ。雕鑿,雕飾。々惡:音「屋」,wū ㄨ。疑問代詞,相當於「何」、「安」、「怎麼」。ぁ怉如:怉音「報」,bào ㄅㄠˋ。《韓詩外傳》其他刻本「怉」均作「悒(音「意」,yì ㄧˋ)」,民國年間商務印書館所印《群書治要》有眉註:「怉作悒」。悒如:憂愁不安的樣子。怉:掛懷。又音「保」,bǎo ㄅㄠˇ,悖逆。

【白話】齊景公派遣使者到楚國去,楚王和使者一起登上九層高的樓臺,回頭對使者說:「齊國也有這樣的樓臺嗎?」使者說:「我們國君有處理政務的朝堂,堂前只有三尺高的土臺階,茅草蓋的屋頂沒有加以修剪,柞木椽子也沒有雕琢裝飾,但他還認為修建朝堂的人太勞苦了,而住在裡面的人太安逸了。我們國君怎麼會有這樣美好的高臺呢?」楚王聽後顯得不安。


 

聖人守其所以有,不求其所未得。求其所未得,則所有者亡矣;修其所有,則所欲者至矣。(卷四十一 淮南子)

【白話】聖人安守自己本具的性德,而不貪求自己未獲得的。貪求自己未獲得的,反而已擁有的會喪失掉(因為貪求則無福,更有甚者會貪贓枉法,將福報折盡);如果修養自己本具的性德,想得到的就會自然得到(因為性德具有無量的智慧德能福報)。


絕無益之欲,以奉德義之塗ヾ;棄不急之務,以修功業之基。其於名行,豈不善哉?(卷二十八 吳志下)

【註釋】塗:同「途」,引申指途徑、門路。

【白話】斷絕無益的欲望,來遵循道德仁義之路;放棄無關緊要的事情,來修習建功立業的根基。這對自己的名聲與品行,難道不是很有益的嗎?


福生於無為,而患生於多欲。故知足,然後富從之;德宜君人,然後貴從之。故貴爵而賤德者,雖為天子不貴矣;貪物而不知止者,雖有天下不富矣。(卷八 韓詩外傳)

【白話】幸福產生於內心知足而無所外求,而憂患產生於人的欲望過多。所以一個人知道滿足,然後富裕會隨著到來;德行適合領導民眾,然後尊貴就會隨之而來。所以看重爵位而輕視德行的人,雖然做了天子也並不高貴;貪求財物而不知休止的人,雖然擁有天下也並不富足。


有以欲多亡者,未有以無欲危者也;有以欲治而亂者,未有以守常ヾ失者也。(卷四十一 淮南子)

【註釋】常:常規、常道。

【白話】有因為欲望太多而滅亡的,沒有因為無欲而陷入危險的;有因為想要治理卻混亂的,沒有因為遵循常道卻失敗的。


三代ヾ之興,無不抑損情欲;三季ゝ之衰,無不肆其侈靡ゞ。(卷二十九 晉書上)

【註釋】三代:指夏、商、周。ゝ三季:指夏、商、周三代的末期。ゞ侈靡:靡音「米」,mǐ ㄇㄧˇ。奢侈淫靡。

【白話】夏、商、周三代之所以興盛,無不是因為領導者對自己的七情五欲加以節制;三代末期的衰敗,無不因肆意奢侈浪費。


日月欲明,浮雲蓋之;河水欲清,沙石穢ヾ之;人性欲平,嗜欲害之。夫縱欲而失性,動未嘗正也,以治身則失,以治國則敗。(卷四十一 淮南子)

【註釋】穢:污染、玷(音「電」,diàn ㄉㄧㄢˋ)污。

【白話】日月本欲明亮,卻有浮雲遮蔽它;河水本欲清澈,卻有沙石污染它;人性本欲寧靜,卻有嗜欲妨害它。如果放縱欲望而喪失了本性,那麼行動就沒有正確的時候,以這種心態修身則自身會陷入危殆,以這種心態治國則會使國家衰敗。


天下之愚,莫過於斯,知貪前之利,不睹其後之患也。(卷十二 吳越春秋)

【白話】天下沒有比這更愚蠢的了,只貪圖眼前的利益,而看不到身後的禍患。


今人之所以犯囹圄ヾ之罪,而陷於刑戮ゝ之患者,由嗜欲無厭ゞ,不修度量々之故也。(卷四十一 淮南子)

【註釋】囹圄:囹音「零」,líng ㄌㄧㄥˊ。圄音「語」,yǔ ㄩˇ。監獄。ゝ刑戮:受刑罰或被處死。ゞ厭:滿足。々度量:法度。

【白話】人們之所以犯監禁之罪,而遭刑罰、殺戮之禍,是因為其嗜欲沒有止境,(心靈墮落)而不以法度自我要求的緣故。


夫物暴長ヾ者必夭折,功卒ゝ成者必亟壞。(卷二十二 後漢書二)

【註釋】暴長:急遽生長。ゝ卒:音「促」,cù ㄘㄨˋ。突然。後多作「猝」。

【白話】任何東西迅猛生長必然會夭折,功業倉促而成必然會很快衰敗。

 


 

自成康ヾ以來,幾且ゝ千歲,欲為治者甚眾,然而太平不復興者,何也?以其舍ゞ法度,而任私意,奢侈行而仁義廢也。(卷十九 漢書七)

【註釋】成康:周成王與周康王的並稱。成康時代,天下安寧,刑罰置放不用達四十年,為西周的盛世。且:將要。ゞ舍:音「捨」,shě ㄕㄜˇ。放棄;捨棄。

【白話】自成康盛世以來,將近千年,想使天下大治的君王很多,然而太平盛世不復出現,這是為什麼呢?因為領導者捨棄了治國的常理常法,而放任自己個人的私欲行事,導致奢侈橫行而仁義廢弛。


夫ヾ物速成則疾ゝ亡,晚就ゞ則善終。朝華々之草,夕而零落;松柏之茂,隆寒ぁ不衰。是以大雅君子あ惡速成。(卷二十六 魏志下)

【註釋】夫:音「服」,fú ㄈㄨˊ。凡,所有的。疾:快速、急速。就:成、成功、完成。朝華:亦作「朝花」,指早晨開的花朵。隆寒:嚴寒。大雅君子:才德高尚的人。

【白話】大凡事物發展過快則衰亡也快,緩慢穩定地發展則容易有圓滿的成果。早晨開花的草,到了傍晚就凋落了;茂盛的松柏,即使在非常寒冷的冬天也不會枯萎。所以,德高才大的君子忌諱速成。


夫ヾ榮公好專利ゝ而不知大難。夫利,百物之所生也,天地之所載也,而有專之,其害多矣!天地百物皆將取焉,何可專也?所怒甚多,而不備大難,以是教王,王其能久乎?(卷十一 史記上)

【註釋】夫:音「服」,fú ㄈㄨˊ。文言文中的發語詞,表提示的作用。專利:獨佔利益。

【白話】榮夷公喜好獨佔財利,而不知道會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財利,是天地之間萬物所依賴生存的資源。而有獨佔的現象,造成資源不均的害處就多了!因為大家都需要用到,怎麼可以獨佔?不平的現象多了,而不知道社會問題已經存在,必招致民怨,不去防備大的災難,卻用這樣的思想來教唆君王,王位怎能持久呢?


五色ヾ令人目盲;貪淫好色,則傷精失明。五音ゝ令人耳聾;好聽五音,則和氣去心也。五味ゞ令人口爽;爽,妄也。人嗜於五味,則口妄,言失於道。馳騁田獵々,令人心發狂;人精神好安靜,馳騁呼吸,精神散亡,故發狂也。難得之貨,令人行妨ぁ。妨,傷也。難得之貨,謂金、銀、珠、玉。心貪意欲,則行傷身辱也。(卷三十四 老子)

【註釋】五色:原指青、赤、白、黑、黃五種顏色。此處泛指各種顏色。五音:原指中國五聲音階中的宮、商、角、徵、羽五個音級。此處指音樂。五味:原指酸、甜、苦、辣、鹹五種味道。此處泛指各種味道或調和眾味而成的美味食品。田獵:打獵。妨:損害。

【白話】貪戀五花八門的色彩,使人精氣神外散,視覺遲鈍;過度追求音樂的刺激,使人心中失去平和中正之氣,聽覺遲鈍;講究食物的美味,使人味覺遲鈍;沉溺於騎馬打獵的快意,使人心神狂妄暴躁;稀有難得的貨品,使人貪心增長,而造成行為偏差。


訓有之,內作色荒ヾ,外作禽荒ゝ,迷亂曰荒。甘酒嗜音,峻宇雕牆ゞ。有一于此,未或々弗ぁ亡。此六者,有一必亡,況兼有乎!(卷二 尚書)

【註釋】色荒:迷亂於女色。荒,縱欲迷亂、逸樂過度。禽荒:迷亂於捕獵鳥獸。禽,指鳥獸。峻宇雕牆:高大的屋宇和彩繪的牆壁。形容居處豪華奢侈。未或:沒有。弗:不。

【白話】皇祖大禹有這樣的話:在內迷戀女色,在外迷戀遊獵,縱情飲酒毫不節制,貪嗜歌舞不知滿足,住在豪宅,雕梁畫棟,過度裝飾。以上幾項只要沉迷於一項,就沒有不亡國的。


亂國之主,務ヾ於廣地,而不務於仁義,務於高位,而不務於道德,是舍其所以存,而造其所以亡也。(卷三十五 文子)

【註釋】務:從事、致力。

【白話】會造成國家動亂的領導人,只注重擴大勢力範圍,而不重視仁義的教化;只追求高位權力,而不專注道德的修養。這種做法是捨棄國家所能生存的條件,而造成滅亡的因素。


人主之大患,莫大乎好名。人主好名,則群臣知所要矣。(卷四十八 體論)

【白話】領導人最大的禍患,沒有大過愛好虛名的禍患。一旦領導人好名聲,那麼下屬就知道他想要的是什麼,而投其所好。





網站鏈接: 尋根之旅馬來西亞漢學院 •學習群書治要網 e-mail: amtb@amtb.tw 瀏覽建議:IE 6.0以上瀏覽器 螢幕解析度1000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