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要首頁 治要講堂 治要專題 治要書檔 治要桌卡 English


治要綱目

君道 修身:
戒貪 使命 勤儉
懲忿 遷善 改過
敦親 反身 尊賢
納諫 杜讒邪 審斷


臣術:
立節 盡忠
勸諫 舉賢

貴德:
尚道 孝悌 仁義
誠信 正己 度量
謙虛 謹慎 交友
學問 有恆 處世


為政:
務本 知人 任使
至公 教化 禮樂
愛民 民生 法古
綱紀 賞罰 法律
慎武 將兵 征伐


敬慎:
微漸 風俗 治亂
鑒戒 應事
慎始終 養生

明辨:
邪正 人情 才德
朋黨 辨物 因果
 

 



  > 首頁 > 治要綱目 > 臣術 > 立節


臣術 > 立節

良將不怯死以苟免ヾ,烈士ゝ不毀節以求生。(卷二十五 魏志上)

【註釋】ヾ苟免:苟且免於損害。ゝ烈士:有節氣、有壯志的人。

【白話】良將不會因畏懼死亡而苟且偷生,有氣節壯志的人不會毀棄節操以求活命。


子罕ヾ曰:「我以『不貪』為寶,爾以玉為寶。若以與我,皆喪寶也,不若人有其寶。」(卷五 春秋左氏傳中)

【註釋】ヾ子罕:樂喜,子姓,樂氏,字子罕,是春秋時期宋國的卿,於宋平公時任司城,故又稱司城子罕。

【白話】子罕說:「我把『不貪』看作寶物,你把玉石看作寶物。如果你把玉石送給我,我們兩人就都喪失了寶物,倒不如各人保有自己的寶物。」


故舊ヾ長者ゝ,或欲令為開產業。震曰:「使後世稱為清白吏子孫,以此遺之,不亦厚乎?」(卷二十三 後漢書三)

【註釋】ヾ故舊:舊交、舊友。ゝ長者:年紀大或輩分高的人。

【白話】舊友和長輩中有人勸楊震為子孫置辦一些私人財產。楊震說:「讓後世人稱他們為清白官吏的子孫,把這個留給他們,不是很豐厚嗎?」


亮自表ヾ後主曰:「成都有桑八百株,薄田ゝ十五頃,子弟衣食自有餘饒。至於臣在外任,無別調度ゞ,隨身衣食,悉仰於官。若死之日,不使內有餘帛、外有贏財々,以負陛下。」及卒,如其所言。(卷二十七 蜀志)

【註釋】ヾ自表:自上奏章。ゝ薄田:貧瘠的田。有時也用以謙稱自己的田地。ゞ調度:徵調賦稅。々贏財:餘財。

【白話】諸葛亮曾向後主上表說:「臣在成都有桑樹八百株,薄田十五頃,家中子弟的衣食已有餘裕。至於臣在外任職,沒有徵調其他財物、賦稅作為收入,隨身衣食都依賴朝廷供給。如果臣有一天死去,不讓家中有多餘的布帛、家外有多餘的財產,以致辜負陛下的信任。」到諸葛亮去世的時候,正像他所說的那樣。


州之北界有水,名曰「貪泉」。父老云:「飲此水者,使廉士變節。」隱之始踐境,先至水所,酌而飲之,因賦詩曰:「古人云此水,一歃ヾ懷千金。試使夷齊ゝ飲,終當不易心!」(卷三十 晉書下)

【註釋】ヾ歃:音「煞」,shà ㄕㄚˋ。飲。ゝ夷齊:伯夷和叔齊的並稱,兩人曾互相禮讓王位。武王伐紂時,伯夷與叔齊曾叩馬而諫,認為這樣做是以暴易暴,不可取。後天下歸周,二人以為恥,義不食周粟,於首陽山採薇而食,直至餓死。

【白話】廣州的北部有一處泉水,名叫「貪泉」。當地父老傳說:「飲了這個泉的水,清廉的官員就會改變節操而貪污。」吳隱之剛踏入廣州地界,便先到貪泉去,舀水來喝,並賦詩一首說:「古人說這裡的泉水,喝一口就會變成貪婪的小人。假如讓伯夷、叔齊這樣的廉潔之士喝下,他們絕不會改變自己的初心!」


 

歷觀古今功名之士,皆有積累殊異ヾ之跡,勞身苦體,契闊ゝ勤思,平居不惰其業,窮困不易其素ゞ。(卷二十八 吳志下)

【註釋】ヾ殊異:奇特、不尋常。ゝ契闊:契音「竊」,qiè ㄑㄧㄝˋ。勤苦。ゞ不易其素:不改變平時的修養及志向。

【白話】縱觀古往今來有功於社會國家的人士,都積累了特異不凡的事跡,他們勞累身體,承受艱辛勤奮思考,平常生活不荒廢學業,遭遇窮困也不改其志。


夫賢者之為人臣,不損君以奉佞ヾ,不阿眾ゝ以取容ゞ,不墮公々以聽私,不撓法ぁ以吐剛あ,其明能照奸,而義不比黨ぃ。(卷四十四 潛夫論)

【註釋】ヾ佞:nìng ㄋㄧㄥˋ。花言巧語、諂媚巴結。 ゝ阿眾:阿,ē ㄜ。迎合多數人。 ゞ取容:討好別人以求自己安身。 々墮公:墮音「灰」,huī ㄏㄨㄟ。毀壞公義。墮,同「隳」。 ぁ撓法:撓,náo ㄋㄠˊ。枉法。 あ吐剛:吐出硬的。比喻畏懼強暴。 ぃ比黨:拉幫結黨。

【白話】賢明的人做臣子,不以奉承和花言巧語使君主聖德受到損害,不為求取自己安身而曲意迎合大眾,不損壞公義來順從私欲,不因畏懼強權而徇情枉法。他們的明智能夠辨別奸邪;他們的行為符合道義,從不結黨營私。


楊震字伯起,弘農人也。遷東萊太守。道經昌邑,故ヾ所舉茂才ゝ王密為昌邑令,謁ゞ見,至夜懷金十斤以遺々震。震曰:「故人ぁ知君,君不知故人何也?」密曰:「暮夜無知者。」震曰:「天知神知,我知子知,何謂無知?」(卷二十三 後漢書三)

【註釋】ヾ故:過去、從前。ゝ茂才:秀才。因避漢光武帝名諱,改秀為茂。ゞ謁:音「業」,yè ㄧㄝˋ。々遺:音「位」,wèi ㄨㄟˋ。給予、饋贈。ぁ故人:對門生故吏的自稱。

【白話】楊震,字伯起,弘農人。遷官東萊太守。赴任途中經過昌邑,以前所推薦的秀才王密擔任昌邑縣令,前來晉見,到了晚上,王密身帶黃金十斤來送給楊震。楊震說:「身為老友的我了解您的為人,而您卻不了解我的為人,這是為什麼呢?」王密說:「在黑夜裡沒有人知道的。」楊震說:「天知道、神知道、我知道、您知道,怎麼說沒人知道呢?」


昔者晉平公問於叔向曰:「國家之患,孰ヾ為大?」對曰:「大臣重祿不極諫ゝ,小臣畏罪不敢言,下情不上通,此患之大者。」(卷二十二 後漢書二)

【註釋】ヾ孰:什麼。ゝ極諫:盡力規勸。古代多用於臣下對君主。

【白話】從前晉平公問叔向說:「國家的禍患,最大的是什麼?」叔向說:「大臣重視祿位而不極力規諫,小臣怕獲罪而不敢說話,下情不能上達,這是國家的大禍患。」





網站鏈接: 尋根之旅馬來西亞漢學院 •學習群書治要網 e-mail: amtb@amtb.tw 瀏覽建議:IE 6.0以上瀏覽器 螢幕解析度1000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