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要首頁 治要講堂 治要專題 治要書檔 治要桌卡 English


治要綱目

君道 修身:
戒貪 勤儉 懲忿
遷善 改過 敦親
反身 尊賢 納諫
杜讒邪 審斷

臣術:
立節 盡忠
勸諫 舉賢

貴德:
尚道 孝悌 仁義
誠信 正己 度量
謙虛 謹慎 交友
學問 有恆 處世


為政:
務本 知人 任使
至公 教化 禮樂
愛民 民生 法古
綱紀 賞罰 法律
慎武 將兵 征伐


敬慎:
微漸 風俗 治亂
鑒戒 應事
慎始終 養生

明辨:
邪正 人情 才德
朋黨 辨物 因果
 

 



  > 首頁 > 治要綱目 > 臣術 > 勸諫


臣術 > 勸諫

臣,治煩去惑者也。是以伏死①而爭②。(卷五 春秋左氏傳中)

【註釋】①伏死:甘願捨棄生命。②爭:通「諍」。諍諫。

【白話】臣下,是為國君整治繁亂和解除迷惑的人。因此要冒死去諫諍規勸。


夫不能諫則君危,固諫則身殆。賢人君子,不忍觀上之危,而不愛①身之殆。(卷四十七 政要論)

【註釋】①愛:吝惜、捨不得。

【白話】臣子不能諫諍,君主就會有危險;堅持進諫,臣子自己就會有危險。真正的賢人君子,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君主處於危險之中,因而不顧自身的危亡。


故曰:「危而不持,顛而不扶,則將焉用彼相?扶之之道,莫過於諫矣。故子從命者,不得為孝;臣苟順者,不得為忠。是以國之將興,貴在諫臣;家之將盛,貴在諫子。」(卷四十七 政要論)

【白話】因此(孔子)說:「君主遇到危險而不去護持,君主就要跌倒而不去攙扶,那君主還要這樣的臣子幹什麼呢?而扶持的方法,沒有比諫諍更好的了。因此,做兒子的如果只是一味聽從父親的話,算不得是真正的孝;做臣子的只是一味順從君主的意思,算不上是真正的忠。因此國家將要興旺,貴在有能夠直言諫諍的大臣;家庭將要興旺,貴在有能夠勸諫父母的孩子。」


若託物以風喻,微生(生疑言)而不切,不切則不改。唯正諫直諫可以補缺也。(卷四十七 政要論)

【白話】如果假借一些事物來進行委婉的勸諫,言辭隱微不顯而不能夠切中要害,不能切中要害,就很難改正錯誤。只有不畏強凌弱、直言地勸諫,才能補救君主的過失。

 


 

忠有三術:一曰防,二曰救,三曰戒。先其未然,謂之防也;發而進諫(進諫作止之),謂之救也;行而責之,謂之戒也。防為上,救次之,戒為下。(卷四十六 申鑒)

【白話】臣子盡忠有三種策略:第一種是預防,第二種是補救,第三種是告誡。錯誤尚未發生而能設法避免,稱為「防」;剛剛發生錯誤而能進行勸阻,稱為「救」;已經造成既定事實而能直言指正,稱之為「戒」。預防為上策,補救為次等,告誡是下策。

 


孔子曰:「侍於君子①有三愆②:言未及之而言,謂之躁;躁,不安靜。言及之而不言,謂之隱;隱,匿,不盡情實。未見顏色③而言,謂之瞽④。」未見君子顏色所趨向而便逆先意語者,猶瞽者也。(卷九 論語)

【註釋】①君子:指才德出眾的人或是在位的君王。 ②愆:罪過、過失。 ③顏色:表情、神色。 ④瞽:本指瞎眼的人,此處則表示沒有見識、沒有觀察力的人。

【白話】孔子說:「隨侍君子時容易犯三種過失:話沒到該說時就說,這就是心浮氣躁;話當說而不說,這就是隱匿之過;沒有觀察君子的神色就說話,這就是不懂言語分寸,猶如盲人說話不看對方,大為失禮,所以也是過失。」

 


景公問晏子曰:「忠臣之事君,何若?」對曰:「有難不死,出亡①不送。」公不悅曰:「君裂地而富(富作封)之,疏爵而貴之,有難不死,出亡不送,其說何也?」對曰:「言而見②用,終身無難,臣何死焉;謀而見從,終身不出,臣何送焉。若言不用,有難而死,是妄死③也;謀而不從,出亡而送,是詐偽④也。忠臣也者,能納善於君,而不與君陷於難者也。」(卷三十三 晏子)

【註釋】①出亡:出逃、逃亡。亡,出逃。 ②見:用在動詞前面表示被動。相當於被、受到。 ③妄死:無意義的死。 ④詐偽:弄虛作假、偽裝假冒。

【白話】齊景公問晏子:「忠臣應該如何輔佐國君?」晏子回答說:「國君有危難,忠臣不送死;國君出外逃亡,忠臣不送行。」景公很不高興地說:「君主分封土地使臣子富足,分封爵位使臣子顯貴,君主有災難,臣子卻不捨身拼死,君主出逃臣子卻不送行,這種說法是何道理?」晏子答道:「諫言如果被採用,國君一生都沒有危難,忠臣何需送死?謀劃如果被聽從,國君終身不至於逃亡,忠臣何需送行?如果諫言不被採用,國君有危難而忠臣跟著送死,那是白白送死!如果謀劃不被採納,國君逃亡而忠臣送行,那是欺騙、偽善!所謂的忠臣,是善於向君主進諫良策,而不是和君主一起陷於危難。」

 





網站鏈接: 尋根之旅馬來西亞中華文化教育中心 •學習群書治要網 e-mail: amtb@amtb.tw 瀏覽建議:IE 6.0以上瀏覽器 螢幕解析度1000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