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要首頁 治要講堂 治要專題 治要書檔 治要桌卡 English


治要綱目

君道 修身:
戒貪 使命 勤儉
懲忿 遷善 改過
敦親 反身 尊賢
納諫 杜讒邪 審斷


臣術:
立節 盡忠
勸諫 舉賢

貴德:
尚道 孝悌 仁義
誠信 正己 度量
謙虛 謹慎 交友
學問 有恆 處世


為政:
務本 知人 任使
至公 教化 禮樂
愛民 民生 法古
綱紀 賞罰 法律
慎武 將兵 征伐
武事

敬慎:
微漸 風俗 治亂
鑒戒 應事
慎始終 養生

明辨:
邪正 人情 才德
朋黨 辨物 因果
 

 



  > 首頁 > 治要綱目 > 為政 > 賞罰


為政 > 賞罰

先王重於爵位,慎於官人。制爵必俟ヾ有德,班祿ゝ必施有功。是以見其爵者昭其德,聞其祿者知其功。(卷四十八 典語)

【註釋】ヾ俟:等待。ゝ班祿:分等級制定俸祿。

【白話】《易經》說:「聖人之大寶,在於有崇高地位(因為擁有地位可以更好地利益人民)。怎樣保守其位?在於仁愛的美德。」所以上古賢明君王對爵位很重視,對授予官職很謹慎。賞賜爵位必定授予賢德的人,頒發俸祿必定施與有功的人。所以看到官員的爵位就明白他的德行,聽說官員的俸祿就知道他的功勞。


昔者魯周公,使衛康叔ヾ往守ゝ於殷ゞ,戒之曰:「與殺不辜,寧失々有罪。無有無罪而見誅,無有有功而不賞。戒之,封ぁ,誅賞之慎焉。」(卷三十一 鬻子)

【註釋】ヾ衛康叔:姬姓,名封,又稱康叔、康叔封。周文王第八子,武王、周公之弟。因獲封畿內之地康國,故稱康叔,後改封於衛國。ゝ守:治理,管理。ゞ殷:指殷商故都。々失:錯過,放過。ぁ封:指康叔封。

【白話】從前,魯周公派衛康叔去治理殷地,告誡他說:「與其妄殺無辜的人,不如放過有罪的人。不要讓無罪的人被妄殺,也不要讓有功的人得不到賞賜。你要警戒啊!誅殺和賞賜要慎重啊!」


 

賞在於成民之生,罰在於使人無罪,是以賞罰施民而天下化矣。(卷三十一 六韜)

【白話】獎賞的目的是成就人民更好的生活,刑罰的目的是使人不會犯罪。因此,賞罰用來治理百姓,天下人心就會受感化了。


善治民者,開其正道,因所好而賞之,則民樂其德也;塞其邪路,因所惡而罰之,則民畏其威矣。(卷四十九 傅子)

【白話】善於治理百姓的人,開闢百姓向善的正道,順著人好善好德的天性獎賞善人,則百姓自然歡喜地感戴其恩德;杜絕百姓行惡的邪路,順著人厭惡邪惡的天性懲罰罪行,則百姓自然會畏懼其威嚴。


賞一人而天下知所從,罰一人而天下知所避。明開塞之路,使百姓曉然知軌疏(疏疑跡)之所由,是以賢者不憂,知者不懼,干祿者不邪。(卷五十 袁子正書)

【白話】獎賞一個人,天下人都知道以他為榜樣而跟從;懲罰一個人,天下人都知道以他為教訓而躲避。明確能做的和不能做的,使百姓知道應該走什麼樣的道路,所以賢人就不擔心,有才智的人就不害怕,謀求做官的人也不會走上邪路。


賞足榮而罰可畏,智者知榮辱之必至。是故勸善ヾ之心生,而不軌之奸息。(卷五十 袁子正書)

【註釋】ヾ勸善:勉力為善。

【白話】賞賜足以使民眾覺得榮耀,懲罰足以讓民眾覺得畏懼。有才智的人知道榮耀和恥辱必會(伴隨著自己善或惡的行為)到來,所以勉力為善的心就產生了,圖謀不軌的念頭就停息了。


善賞者,費少而勸多;善罰者,刑省而奸禁。(卷三十五 文子)

【白話】善於獎賞的人,花費很少而勸勉的人多;善用懲罰的人,刑罰不多而能使奸邪得以禁止。


凡爵列ヾ官職,賞慶ゝ刑罰,皆以類相從ゞ者也。一物失稱々,亂之端也。德不稱位,能不稱官,賞不當功,刑不當罪,不祥莫大焉。(卷十四 漢書二)

【註釋】ヾ爵列:爵位。ゝ賞慶:獎賞。ゞ以類相從:按其類別各相歸屬。々失稱:不相當。

【白話】凡是爵位、官職、賞賜和刑罰,都要按功過的等級來相應地施予。一件事做得不恰當,就是混亂的開端。德行與爵位不相符,能力與官職不相符,賞賜與功勞不相當,刑罰與罪過不相當,沒有比這樣更不吉祥的了。


若賞一無功,則天下飾詐矣;罰一無罪,則天下懷疑矣。是以明德慎賞,而不肯輕之;明德慎罰,而不肯忽之。(卷四十九 傅子)

【白話】如果獎賞一個無功的人,天下人就會作偽欺詐;處罰一個無罪的人,天下人就會懷有疑慮。所以賢明者慎於獎賞,不肯輕易實施;賢明者慎於處罰,而不隨意執行。


廢一善則眾善衰,賞一惡則眾惡多(多作歸)。善者得其祐,惡者受其誅ヾ,則國安而眾善到矣。(卷四十 三略)

【註釋】ヾ誅:懲罰、責罰。

【白話】廢除一樁善行,那麼眾多善行都會減退;獎賞一樁惡行,那麼眾多惡行就會增長。善人得到福佑,惡人受到誅罰,國家就會安定,各種善舉就會興起。


賞不勸,謂之止善;罰不懲,謂之縱惡。(卷四十六 申鑒)

【白話】獎賞起不到勸勉民眾的作用,這叫做「止善」;處罰起不到警戒惡行的效果,這就叫「縱惡」。


善為國者,賞不僭ヾ而刑不濫。賞僭,則懼及淫人;刑濫,則懼及善人。若不幸而過,寧僭無濫。(卷五 春秋左氏傳中)

【註釋】ヾ僭:音「見」,jiàn ㄐㄧㄢˋ。猶過分。

【白話】善於治理國家者,賞賜不過分,刑罰不濫用。賞賜過分,就怕賞及惡人;刑罰濫用,就怕傷及好人。如果不幸賞罰過當,那麼寧可賞賜過分,也不可濫用刑罰。


賞不遺遠ヾ,罰不阿ゝ近,爵不可以無功取,刑不可以勢貴免,此賢愚之所以僉ゞ忘其身者也。(卷二十七 蜀志)

【註釋】ヾ遺遠:遺棄關係疏遠者。ゝ阿:徇私、偏袒。ゞ僉:音「千」,qiān ㄑㄧㄢ。都、皆。

【白話】獎賞時不遺漏關係疏遠的人,懲罰時不袒護親近的人,沒有功勞的人不可以取得爵位,權勢顯貴的人也不會免掉應受的刑罰,這就是不論賢愚都能忘我為國效勞的原因。


 

古之明君,褒ヾ罰必以功過;末代闇主,誅賞各緣ゝ其私。(卷二十三 後漢書三)

【註釋】ヾ褒:音「包」,bāo ㄅㄠ。嘉獎,稱贊。ゝ緣:循、順。

【白話】古代的賢明君主,褒獎和懲罰都要依據當事人的功勞或過失;末代的亡國昏君,誅殺和封賞都順著個人私情。


夫當賞者不賞,則為善者失其本望,而疑其所行;當罰者不罰,則為惡者輕其國法,而怙ヾ其所守。(卷四十六 中論)

【註釋】ヾ怙:音「護」,hù ㄏㄨˋ。憑恃、倚靠。

【白話】應當獎賞的不獎賞,那麼做善事的人就會失去本來的願望,而懷疑自己的行為是否有意義;應當懲罰的不懲罰,那麼做壞事的人就會輕視國家的法令,而肆無忌憚的繼續造惡。


先王之教,進賢者為上賞,蔽賢者為上戮ヾ。(卷四十九 傅子)

【註釋】ヾ戮:音「路」,lù ㄌㄨˋ。懲罰。

【白話】古代聖王的教誨,推薦賢人的人受重賞,刻意埋沒賢人的人受重懲。


爵祿者,國柄ヾ之本,而貴富之所由,不可以不重也。然則爵非德不授,祿非功不與。二教ゝ既立,則良士不敢以賤德受貴爵,勞臣不敢以微功受重祿,況無德無功,而敢虛干ゞ爵祿之制乎!(卷四十九 傅子)

【註釋】ヾ國柄:國家權柄。ゝ二教:指授予爵位和俸祿的二種政教制度。ゞ虛干:憑空冒犯。干,冒犯;干擾。

【白話】官爵和俸祿,是國家權力的根本,是達到富貴的途徑,不能不重視。既然如此,沒有美德就不應該授予爵位,沒有功勞就不能給予俸祿。授予爵位和俸祿的政教制度已經設立,那麼賢良的士人就不敢以淺薄的德行去接受高貴的爵位,有功勞的大臣就不敢以小功去接受優厚的俸祿,何況是沒有德行、毫無功勞的人,怎敢憑空冒犯爵位和俸祿的制度呢?


魏文侯問李克曰:「刑罰之源安生?」對曰:「生於奸邪淫佚之行也。凡奸邪之心,飢寒而起;淫佚者,文飾ヾ之耗。雕文刻鏤,害農事者也;文繡ゝ纂組ゞ,傷女功者也。農事害則飢之本,女功傷則寒之源也。飢寒並至,而能不為奸邪者,未之有也。男女飾美以相矜々,而能無淫佚者,未嘗有也。……刑罰之起有源,人主不塞ぁ其本,而督あ其末,傷國之道也。」(卷四十三 說苑)

【註釋】ヾ文飾:以紋彩修飾。ゝ文繡:刺繡華美的絲織品或衣服。ゞ纂組:纂,zuǎn ㄗㄨㄢˇ。赤色綬帶。亦泛指精美的織錦。々矜:音「今」,jīn ㄐㄧㄣ。自誇;自恃。ぁ塞:音「色」,sè ㄙㄜˋ。あ督:治理、整理。

【白話】魏文侯問李克說:「刑罰產生的根源是怎樣的?」李克說:「刑罰生於奸邪淫佚的行為。凡是奸詐邪惡的心,由飢寒逼迫所引起;放蕩的行為,由過分裝飾而形成奢侈靡爛。雕梁畫棟,會妨害農業的生產;紡織追求華麗,會耽誤女工的勞作。農業生產受到妨害,便是飢餓的起因,女工勞作被耽誤,就是寒冷的根源。飢寒交迫,而沒有奸邪行為的,未曾有過。男女互相以裝飾打扮來誇耀,而沒有放蕩行為的,也未曾有過。……所以,刑罰的產生是有原因的,君王不杜絕根本,而只有懲處已形成的罪惡,這是損害國家的做法。」





網站鏈接: 尋根之旅馬來西亞漢學院 •學習群書治要網 e-mail: amtb@amtb.tw 瀏覽建議:IE 6.0以上瀏覽器 螢幕解析度1000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