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要首頁 治要講堂 治要專題 治要書檔 治要桌卡 English


治要綱目

君道 修身:
戒貪 勤儉 懲忿
遷善 改過 敦親
反身 尊賢 納諫
杜讒邪 審斷

臣術:
立節 盡忠
勸諫 舉賢

貴德:
尚道 孝悌 仁義
誠信 正己 度量
謙虛 謹慎 交友
學問 有恆 處世


為政:
務本 知人 任使
至公 教化 禮樂
愛民 民生 法古
綱紀 賞罰 法律
慎武 將兵 征伐


敬慎:
微漸 風俗 治亂
鑒戒 應事
慎始終 養生

明辨:
邪正 人情 才德
朋黨 辨物 因果
 

 



  > 首頁 > 治要綱目 > 君道 修身 > 納諫


君道 修身 > 納諫

為人君之務,在於決壅①;決壅之務,在於進下;進下之道,在於博聽;博聽之義,無貴賤同異,隸豎牧圉②,皆得達焉。(卷四十七 政要論)

【註釋】①決壅:消除壅蔽。②隸豎牧圉:指奴役、童僕、放牧、養馬的人。

【白話】做君主的關鍵,在於能夠去除蒙蔽;去除蒙蔽的關鍵,在於能夠讓下屬進諫;讓下屬進諫的方法,在於廣泛地聽取各種意見;廣泛地聽取意見,就是要能夠做到無視下屬的高低貴賤,即使是奴役、童僕、放牧、養馬的人,也要能夠讓他們的意見傳達進來。


欲知平直,則必準繩①;欲知方圓,則必規矩②;人主欲自知,則必直士。唯直士能正言。(卷三十九 呂氏春秋)

【註釋】①準繩:測定物體平直的器具。準,測平面的水準器;繩,量直度的墨線。②規矩:規和矩。校正圓形和方形的兩種工具。

【白話】想要知道物體是否平直,就一定要依靠水準器和墨繩;想知道是否方圓,就一定要依靠圓規和矩尺;君主想知道自己的過失,就一定要依靠直言之士。


古之賢君,樂聞其過,故直言得至,以補其闕①。(卷四十九 傅子)

【註釋】①闕:疏漏。

【白話】古代的賢明君主,樂於聽人指出自己的過失,所以能聽到正直的話,藉以補救缺點。


明君蒞眾①,務下之言,以昭外也;敬納卑賤,以誘賢也。其無拒言,未必言者之盡用也,乃懼拒無用而讓②有用也。(卷四十四 潛夫論)

【註釋】①蒞眾:治理百姓。②讓:通「攘」,排斥。

【白話】賢明的君主治理百姓,務求臣下之言,來昭示於朝廷外;恭敬地接納卑賤之人,來吸引賢士。君主不拒絕進言,未必所有的進言都採用,只是擔心拒絕無用的意見而會使有用的意見受到排斥。


仁君廣山藪①之大,納切直②之謀。(卷二十二 後漢書二)

【註釋】①山藪:山林與湖澤。藪,音sǒu/ㄙㄡˇ。②切直:懇切率直。

【白話】仁德的君主有著像高山、湖澤那樣大的胸懷,可以接納懇切率直的謀略。


今群臣皆以邕為戒,上畏不測之難,下懼劍客之害,臣知朝廷不復得聞忠言矣。夫立言無顯過之咎①,明鏡無見玼②之尤③。如惡④立言以記過,則不當學也。不欲明鏡之見玼,則不當照也。願陛下詳思臣言,不以記過見玼為責。(卷二十四 後漢書四)

【註釋】①咎:罪過、過失。②見玼:顯露瑕疵。見,同「現」,顯現、顯露。玼,玉的斑點,引申為缺點、毛病。③尤:過失、罪愆。④惡:音wu/ㄨˋ。討厭、憎恨。

【白話】今天群臣都以蔡邕的下場為鑑戒,上怕受到難以預料的災難,下怕有刺客來行刺,臣知道朝廷不會再聽到忠言了。發表言論不該因揭指出過錯而被責處,明鏡不該因照出污點而被怨尤。如果討厭史官秉筆直書記錄過失,那就不該學習古人(設立史官)。如果不想被鏡子照出污點,就不該去照了。希望陛下仔細考慮臣說的話,不因為指出過失和反映污點而責備大臣。


能容直臣,則上之失不害於下,而民之所患上聞矣。(卷四十九 傅子)

【白話】能容納正直的臣子,則君主有失誤也不會貽害百姓,而百姓的憂患君主也能聽到。


君明則臣直。古之聖王,恐不聞其過,故有敢諫之鼓①。(卷二十六 魏志下)

【註釋】①敢諫之鼓:設於朝廷供進諫者敲擊以聞的鼓。

【白話】君主聖明臣下就正直。古代聖明的君王唯恐聽不到自己的過錯,因此設立了讓進諫者敲擊以便領導者知曉的鼓。


堯舜之世,諫鼓謗木①,立之於朝,殷周哲王,小人②怨詈③,則洗目改聽,所以達聰明④,開不諱⑤,博採負薪⑥,盡極下情也。(卷二十三 後漢書三)

【註釋】①謗木:相傳堯舜時於交通要道豎立木柱,讓人在上面寫諫言,稱「謗木」。②小人:平民百姓。③怨詈:怨恨咒罵。詈,音li/ㄌ一ˋ,咒罵。④聰明:指明察事理。⑤不諱:不隱諱。⑥負薪:指地位低微的人。

【白話】堯舜的時候,在朝堂設敢諫之鼓,立誹謗之木,殷周二朝的聖王,對待百姓的怨罵,總是洗耳恭聽,真誠接受,所以才能夠明察事理,讓別人直言不諱,廣泛聽取普通百姓的意見、全面詳實地了解民情。


禹之治天下也,以五聲聽。門懸鐘鼓鐸①磬②,而置鞀③,以待四海之士,為銘④於筍簴⑤曰:「教寡人以道者擊鼓;教寡人以義者擊鐘;教寡人以事者振⑥鐸;告寡人以憂者擊磬;語寡人以訟獄者揮鞀。」此之謂五聲。是以禹嘗據一饋而七起,日中而不暇飽食。曰:「吾不恐四海之士留於道路,吾恐其留吾門廷⑦也!」是以四海之士皆至,是以禹朝廷間,可以羅雀⑧者。(卷三十一 鬻子)

【註釋】①鐸:音duo/ㄉㄨㄛˊ,古代樂器,大鈴的一種。古代宣布政教法令或遇戰事時用之。青銅製品,形如鉦而有舌。其舌有木製和金屬製兩種,故又有木鐸和金鐸之分。②磬:古代打擊樂器,狀如曲尺。用玉、石或金屬製成。③鞀:音tao/ㄊㄠˊ,有柄的小鼓。④銘:刻寫在器物上的文辭。⑤筍簴:即「筍虡」,音sǔn ju/ㄙㄨㄣˇ ㄐㄩˋ,古代懸掛鐘磬的架子。橫架為筍,直架為虡。⑥振:揮動、搖動。⑦門廷:宮門、朝門外的地方。⑧羅雀:形容門庭寂靜或冷落。

【白話】禹王通過聆聽五種聲音來治理天下。朝堂門上懸掛著鐘、鼓、鐸和磬,旁邊擺放著鞀,以此接待天下士人,並在懸掛鐘磬的木架上刻著銘文,說:「以道教導我的請擊鼓;以義教導我的請敲鐘;教導我如何處理國家大事的請搖鐸;告知我國家憂患的請擊磬;告訴我訴訟之事的請搖鞀。」這就是所謂的五聲。因此,禹王曾經在吃一頓飯的期間七次起身處理政務,一直忙到正午都沒有時間吃飽飯。禹王說:「我不怕天下的賢者停留在路上,我擔心沒有及時聽取寶貴建議並加以處理,而讓他們滯留在我的門庭啊!」因此天下士人紛紛到來,也因此,禹的朝廷很清靜。


昔高祖①納善若不及,從諫若轉圜②。(卷十九 漢書七)

【註釋】①高祖:指西漢高祖劉邦。②圜:音yuan/ㄩㄢˊ,同「圓」。

【白話】當年漢高祖採納善言唯恐來不及,聽從諫言就好似轉動圓形之物那樣順暢迅速。


通直言之塗,引而致之,非為名也,以為直言不聞,則己之耳目塞。耳目塞於內,諛者順之於外,此三季①所以至亡,而不自知也。(卷四十九 傅子)

【註釋】①三季:指夏、商、周三代的末期。

【白話】敞開直言之路,招引獲得諫言,不是為取得好名聲,而是認為聽不到正直的言論,自己就會耳目閉塞。自己耳目閉塞,阿諛的人又凡事順從自己,這就是夏、商、周三代末年的君主滅亡的原因,而他們自己卻不知道。


扁鵲不能治不受鍼藥①之疾,賢聖不能正不食(食疑受)善言(善言作諫諍)之君。故桀有關龍逢②而夏亡;紂有三仁③而商滅。故不患無夷吾④由余⑤之論(論作倫),患無桓、穆之聽耳。(卷四十二 鹽鐵論)

【註釋】①鍼藥:針灸、藥物。鍼,同「針」。②關龍逢:桀的臣子。桀作酒池塘丘,為長夜飲。龍逢力諫被殺。逢,音pang/ㄆㄤˊ。③三仁:指微子、箕子、比干三人。④夷吾:即管仲。⑤由余:一作繇余,春秋時天水人。為秦穆公出謀劃策,使秦位列春秋五霸。

【白話】扁鵲不能醫治不接受針灸和藥物的疾病,賢人和聖人也不能糾正不接受勸諫的國君。因此,夏桀雖有關龍逢,夏朝還是滅亡了;殷紂雖有微子、箕子、比干三個仁人,但商朝還是滅亡了。可見不用擔心臣子沒有像管仲、由余那樣好的見解,就怕國君不能像齊桓公、秦穆公那樣願意聽取諫言。

 


 

國之所以治者,君明也。其所以亂者,君闇①也。君之所以明者,兼聽②也。其所以闇者,偏信③也。是故人君通必(必作心)④兼聽,則聖日廣矣;庸說偏信,則愚日甚矣。(卷四十四 潛夫論)

【註釋】①闇:昏昧,不明事理。 ②兼聽:廣泛聽取意見。 ③偏信:只聽信某一方面的意見。 ④通必:當作「通心」。內心通達。

【白話】國家之所以治理得好,是因為君主英明;國家之所以敗亂,是因為君主昏庸。君主之所以英明,是因為能廣泛聽取各方面的意見;君主之所以昏庸,是因為偏聽偏信。因此,君主內心通達、廣聽兼納,聖德就會日漸擴大;偏信奸佞之言,昏庸愚昧就會與日俱增。

 


臣聞人君莫不好忠正而惡讒諛,然而歷世之患,莫不以忠正得罪,讒諛蒙倖①者。蓋聽忠難,從諛易也。(卷二十三 後漢書三)

【註釋】①蒙倖:受到寵愛。

【白話】臣聽說君王沒有不喜歡忠誠正直而厭惡阿諛讒佞,但是歷代的禍患,無不是因為忠誠正直的人獲罪,阿諛讒佞的人受寵所導致。這實在是聽信忠正之言甚難,聽從阿諛之言較易。

 


明主患諛己者眾,而無由聞失也,故開敢諫之路,納逆己①之言,苟所言出於忠誠,雖事不盡,是猶歡然(然下有受字)之。(卷四十九 傅子)

【註釋】①逆己:不順從自己。

【白話】英明的君主擔心阿諛自己的人太多,而無法聽到自己的錯誤,所以廣開敢於直諫的途徑,聽取反對自己的言論,如果所說的話出於忠誠,即使所說的事情並非全都正確,也高興地接受。

 


舜曰:「予違汝弼①。汝無面從,退有後言②。」故治國之道,勸之使諫,宣之使言,然後君明察而治情通矣。(卷四十四 潛夫論)

【註釋】①弼:糾正過失。 ②退有後言:當面順從,背後卻有不服從的言論。

【白話】舜說:「如果我有過失,你們就輔助糾正我。你們不要當面聽從我,背後又去議論。」所以治理國家的方法,要鼓勵人們進諫,要引導人們敢於講實話,這樣,君主就能明察真偽而通曉治亂的真實情況了。

 


興國之君,樂聞其過;荒亂之主,樂聞其譽。聞其過者,過日消而福臻①;聞其譽者,譽日損而禍至。(卷二十八 吳志下)

【註釋】①臻:至、到達。

【白話】使國家興盛的君主,喜歡聽指出過錯的話;荒淫敗亂的君主,喜歡聽讚美的話。能聽到自己過失的君主,過失就會一天天消除,而福分到來;喜歡聽美言的君主,德行就會一天天受損,而災禍也就降臨了。

 


折①直士之節②,結諫臣之舌,群臣皆知其非,然不敢爭。天下以言為戒,最國家之大患也。(卷十九 漢書七)

【註釋】①折:折損、挫敗。 ②節:志氣、操守。

【白話】挫折正直之士的節操,切斷勸諫之臣所說的話,大臣們都知道這樣做是錯誤的,可是不敢據理力爭。天下人都對進獻諫言生戒備之心,這是一個國家最大的禍患!

 


孔子曰:「藥酒藥酒作良藥苦於口而利於病,忠言逆於耳而利於行。湯武①以諤諤②而昌,桀紂③以唯唯④而亡。」(卷十 孔子家語)

【註釋】①湯武:商湯與周武王。 ②諤諤:直言無諱的樣子。 ③桀紂:夏桀與商紂。 ④唯唯:恭敬的應答聲。

【白話】孔子說:「良藥苦口難嚥,但卻有利於治病;正直的勸諫聽來不順耳,但有利於自我提升。商湯、周武王因為廣納直言勸諫而國運昌盛,夏桀、商紂因為狂妄暴虐,群臣只能唯命是從,而導致國家滅亡。」

 





網站鏈接: 尋根之旅馬來西亞中華文化教育中心 •學習群書治要網 e-mail: amtb@amtb.tw 瀏覽建議:IE 6.0以上瀏覽器 螢幕解析度1000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