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要首頁 治要講堂 治要專題 治要書檔 治要桌卡 English


治要綱目

君道 修身:
戒貪 使命 勤儉
懲忿 遷善 改過
敦親 反身 尊賢
納諫 杜讒邪 審斷


臣術:
立節 盡忠
勸諫 舉賢

貴德:
尚道 孝悌 仁義
誠信 正己 度量
謙虛 謹慎 交友
學問 有恆 處世


為政:
務本 知人 任使
至公 教化 禮樂
愛民 民生 法古
綱紀 賞罰 法律
慎武 將兵 征伐
武事

敬慎:
微漸 風俗 治亂
鑒戒 應事
慎始終 養生

明辨:
邪正 人情 才德
朋黨 辨物 因果
 

 



  > 首頁 > 治要綱目 > 明辨 > 朋黨


明辨 > 朋黨

埽L鄕老ヾ紀行之譽,又非朝廷考績之課ゝ,遂使進官之人,棄近求遠,背本逐末,位以求成,不由行立。故狀無實事,諧文浮飾ゞ;品々不挍ぁ功,黨譽あ虛妄。上奪天朝ぃ考績之分,下長浮華朋黨之事。(卷三十 晉書下.傳)

【註釋】ヾ鄕老:官名。地官之屬。掌六鄉教化,每二鄉由三公一人兼任。在朝謂之「三公」,在鄉謂之「鄉老」。ゝ課:評判等次,考試評定。ゞ浮飾:虛誇文飾。々品:等級,等第。ぁ挍:音「叫」,jiào ㄐㄧㄠˋ。即「校」。考核,考察。あ黨譽:袒護稱讚。黨,偏袒、偏私。ぃ天朝:舊時對朝廷的尊稱。

【白話】既沒有鄉老記載其品行的好壞,又沒有朝廷考核其政績的評定,於是就會使想加官進爵的人捨近求遠,背本逐末,靠鑽營而得到官職,而不是由品行。所以對其生平的陳述沒有事實,不過只是浮誇粉飾的辭語;對其品位的劃定也不比照功績,偏私的稱譽多為虛假捏造。這樣一來,對上剝奪了朝廷考核官吏功過的職分,對下助長了華而不實、結黨營私的風氣。


荀勗ヾ,字公曾,潁陰人也。爲中書監ゝ,加侍中ゞ。勗才學博覽,有可觀採々,而性邪佞ぁ,與賈充あ、馮紞ぃ共相朋黨。朝廷賢臣心不能悅,任愷い因機擧充鎭關中ぅ。世祖卽詔遣之う。勗謂紞曰:「賈公遠放,吾等⑪失勢。太子㛰尚未定,若使充女爲妃,則不營留⑫而自停矣。」勗與紞伺世祖間⑬,並稱充女淑令⑭,風姿絕世,若納東宮⑮,必能輔佐君子,有〈關雎〉后妃之德⑯。遂成婚焉。(卷三十 晉書下.傳)

【註釋】ヾ荀勗:勗音「序」,xù ㄒㄩˋ。(?—西元二八九年),字公曾,西晉潁川潁陰(今河南省許昌縣)人。初仕魏,入晉後封濟北郡公,進光祿大夫,掌樂事。當時因朝廷獲得汲郡冢中古文竹書,遂詔荀勗撰次以為中經,列在祕書。荀勗與馮紞(音「膽」,dǎn ㄉㄢˇ)、楊珧(音「搖」,yáo ㄧㄠˊ)等人在朝中依附著司馬炎的寵臣賈充,與任愷、庾(音「雨」,yǔ ㄩˇ)純、和嶠(音「叫」,jiào ㄐㄧㄠˋ)等正直官員有朋黨之爭。荀勗還為了讓賈充得以留任,不出鎮關中,獻計讓太子司馬衷和賈充的女兒賈南風成婚。當時荀勗將性格嫉妒、相貌醜陋的賈南風說成賢慧又絕美的行為,為朝中正直官員所不齒,被譏為佞媚之徒。ゝ中書監:三國魏始置。魏文帝改祕書令為中書監和中書令,中書監與中書令職務相等,但位次略高。至明帝時,中書監、中書令已成為實質上的宰相。晉朝、南北朝沿置。ゞ侍中:侍中在秦朝是宰相的屬官。到漢朝則主要是加官,授予已有其他官職者,為侍中則可入宮禁之中,成為得到皇帝信任的標誌之一。東漢設侍中寺,至晉改門下省,為皇帝的侍從、顧問機構。々觀採:觀覽及採取。ぁ邪佞:佞,nìng ㄋㄧㄥˋ。奸邪小人。佞,善於花言巧語,巴結的人。あ賈充:(西元二一七—二八二年),字公閭,平陽郡襄陵縣(今山西襄汾縣)人,曹魏豫州刺史賈逵(音「魁」,kuí ㄎㄨㄟˊ)的兒子,歷事魏晉兩朝。是西晉建國功臣,司馬昭和司馬炎的心腹。謚號「武公」。ぃ馮紞:(?—西元二八六年),字少冑,安平(今河北省冀縣)人。年輕時博覽經史典籍,有才學而擅於辯論。曾任魏郡太守、步兵校尉和越騎校尉。及後得到晉武帝司馬炎的寵信,升任左衛將軍。い任愷:(西元二二三—二八四年),字元裒,三國時樂安郡博昌(今山東省博興縣)人。曹魏太常任昊的兒子。歷事魏晉兩朝。任愷在處理公務上勤勞恪慎,獲得朝野的讚譽,但與賈充有朋黨之爭,仕途受阻。ぅ因機擧充鎭關中:乘機推舉賈充出鎮關中。此事指泰始七年(西元二七一年),任愷趁鮮卑首領侵擾秦州和雍州,司馬炎大為憂慮的機會,建議讓賈充出鎮關中。う詔遣之:指晉武帝司馬炎頒發命令將賈充派任到關中。之,代詞,此代賈充。⑪吾等:我們。⑫不營留:此指沒有留在朝內任官。⑬伺世祖間:間音「見」,jiàn ㄐㄧㄢˋ。偵候晉武帝司馬炎空暇無事的時候。⑭淑令:善良。淑、令,皆作美好的、善良的。⑮東宮:古代太子所居住的地方,亦借指太子。⑯〈關雎〉后妃之德:〈關雎〉是稱頌后妃美德的詩篇。《詩.周南.關雎序》:「〈關雎〉,后妃之德也。」孔穎達疏:「《曲禮》曰:『天子之妃曰后。』」《釋詁》云:「妃,媲也。」意思是媲匹於夫。

【白話】荀勗,字公曾,潁陰人。擔任中書監,加侍中。荀勗才能與學識廣博豐富。有可觀覽及採取,但是性情奸邪諂媚,和賈充、馮紞相互集結成黨派,排除異己。朝廷賢臣心中非常不高興,任愷趁鮮卑侵擾秦州和雍州,晉武帝司馬炎大為憂慮的機會,推舉賈充出鎮關中。晉武帝就發布命令派遣賈充出鎮關中。荀勗知道後立即向馮紞說:「賈充一旦被遠放出鎮關中,我們就會失勢。現在太子(司馬衷)還未娶,如果能讓賈充的女兒成為太子妃,賈充不能留任朝廷內的命令自然就停止了。」荀勗和馮紞偵候晉武帝空暇無事的時候,一起向晉武帝稱說賈充的女兒賈南風非常善良,風姿絕世,如果納為東宮妃子,必能輔佐君子,有〈關雎〉后妃的美德。於是太子司馬衷和賈充的女兒賈南風就結婚了。


夫窮澤ヾ之民,據犁接耜ゝ之士,或懷不羈ゞ之能,有禹、籀酗妞,然身不容於世,無紹介々通之者也。公卿ぁ之子弟,貴戚あ之黨友ぃ,雖無過人之能,然身在尊重い之處,輔ぅ之者強,而飾う之衆也。(卷四十 新語)

【註釋】ヾ窮澤:僻遠的水鄉。比喻窮鄉僻壤。ゝ據犁接耜:耜音「四」,sì ㄙˋ。代指農業耕作。犁,耕地翻土的農具。耜,掘土用的農具,即鐵鍬,古代多為木製。ゞ不羈:羈音「機」,jī ㄐㄧ。謂才行高遠,不可拘限。々紹介:介紹。古代賓主之間傳話的人稱介。古禮,賓至,須介傳話,介不止一人,相繼傳辭,故稱紹介。引申為引進。ぁ公卿:泛指高官。あ貴戚:帝王的親族。ぃ黨友:朋黨。い尊重:尊貴顯要。ぅ輔:輔助。う飾:表彰;獎飾。

【白話】窮鄉僻壤的鄉民,操持著農具耕種的百姓,他們當中或許就有才行高遠的,有著大禹、皋陶的美德,但是卻沒有得到當朝任用,是因為沒有人為他引進。王公貴族們的子弟,皇親國戚們的朋黨,雖然沒有過人的才能,然而能身處尊貴顯要之位,是因為輔助的人很顯貴,讚揚的人非常多的緣故。


 

君子比而不別。比德ヾ以贊事ゝ,比也;贊,佐。引黨ゞ以封己々,引,取也。封,厚也。利己而忘君,別ぁ也。別,為朋黨。(卷八 國語)

【註釋】ヾ比德:同心同德。比:親近;和睦。ゝ贊事:輔佐國事。贊:佐助。ゞ引黨:援引私黨。々封己:厚待自己。ぁ別:別為朋黨。

【白話】(叔向說:)君子親近他人,與人和睦相處卻不結私黨。同心同德,共襄國事,這是團結,就叫做「比」;結成朋黨來厚待自己圖謀私利,專利自己而心中沒有君上,那是勾結,就叫做「別」。


 

夫乘權席ヾ勢之人,子弟鱗集ゝ於朝,羽翼陰附者眾。毀譽將必用,以終乖離之咎。(卷十五 漢書三)

【註釋】ヾ席:憑藉、倚仗。ゝ鱗集:群集。

【白話】那些倚仗權勢的人,他們的子弟群集於朝廷,左右黨羽和私下依附的人非常之多。他們必定使用詆毀和讚譽的手段,最終因背離正道產生災禍。


若不篤於至行,而背本逐末,以陷浮華焉,以成朋黨焉。浮華則有虛偽之累,朋黨ヾ則有彼此之患。(卷二十六 魏志下)

【註釋】ヾ朋黨:同類的人相互集結成黨派,排除異己。

【白話】如果不專注於培養高尚的品行,而背離為人的根本(孝敬仁義),追逐枝末(功名富貴),就會陷入浮華虛榮,就會結幫成夥。追求浮華就會受虛偽所累而內心空虛不安,結成團夥則會有彼此牽連的禍患。


 

故《洪範》曰:「無偏無黨,王道蕩蕩。」蕩蕩,平易。卷三十九 呂氏春秋)

【白話】《尚書.洪範》上說:「不偏私,不結黨,先王的正道平坦寬廣。」


君以世俗之所譽者為賢智,以世俗之所毀者為不肖,則多黨者進,少黨者退,是以群邪比周ヾ而蔽賢,忠臣死於無罪,邪臣以虛譽取爵位,是以世亂愈甚,故其國不免於危亡。(卷三十一 六韜)

【註釋】ヾ比周:結黨營私。

【白話】君主把世俗所稱道的人當作有才能智慧之人,把世俗所詆毀的人當作不肖之人,那就會使黨羽眾多的人被任用,不結黨的人被擠退,這樣奸邪勢力就會相互勾結而埋沒賢才,忠臣無罪卻被處死,奸臣用虛名騙取爵位,所以社會更加混亂,國家也就難免危亡了。

 





網站鏈接: 尋根之旅馬來西亞漢學院 •學習群書治要網 e-mail: amtb@amtb.tw 瀏覽建議:IE 6.0以上瀏覽器 螢幕解析度1000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