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要首頁 治要講堂 治要專題 治要書檔 治要桌卡 English


治要綱目

君道 修身:
戒貪 使命 勤儉
懲忿 遷善 改過
敦親 反身 尊賢
納諫 杜讒邪 審斷


臣術:
立節 盡忠
勸諫 舉賢

貴德:
尚道 孝悌 仁義
誠信 正己 度量
謙虛 謹慎 交友
學問 有恆 處世


為政:
務本 知人 任使
至公 教化 禮樂
愛民 民生 法古
綱紀 賞罰 法律
慎武 將兵 征伐
武事

敬慎:
微漸 風俗 治亂
鑒戒 應事
慎始終 養生

明辨:
邪正 人情 才德
朋黨 辨物 因果
 

 



  > 首頁 > 治要綱目 > 為政 > 法古


為政 > 法古

齊桓公問管子曰:「吾念有而勿失,得而勿忘ヾ,為之有道乎?」對曰:「勿創勿作,時ゝ至而隨。無以私好惡害公正,察民所惡,以自為戒。黃帝立明臺ゞ之議,堯有衢室々之問,舜有告善之旌ぁ,禹立諫鼓あ於朝,湯有總街之庭ぃ,以觀民誹也。此古聖帝明王所以有而勿失、得而勿忘者也。」(卷三十二 管子)

【註釋】ヾ忘:通「亡」。喪失,失去。ゝ時:時機,機會。ゞ明臺:傳說為黃帝聽政之所。々衢室:衢音「渠」,qú ㄑㄩˊ。相傳為唐堯徵詢民意的處所。ぁ告善之旌:旌音「經」,jīng ㄐㄧㄥ。為獎勵人臣進諫而設的旗幟。あ諫鼓:設於朝廷供進諫者敲擊以聞的鼓。ぃ總街之庭:通衢大道旁的亭舍。指商湯聽取民意之處。

【白話】齊桓公問管仲說:「我想擁有天下而不失去,得到權力而不喪失,做到這一點有方法嗎?」管仲回答說:「不要刻意創新,時機來臨就隨之行事。不要以個人的好惡來損害公正,了解人民所討厭的事,以便自己引以為戒。黃帝建立了明臺的議政制度,堯帝設有衢室的諮詢制度,舜帝設有獎勵人們進諫的旌旗,夏禹在朝廷上設立進諫之鼓,商湯設有通衢大道旁的亭舍,用來了解百姓的批評意見。這就是古代聖君賢王所以擁有天下而不失去、得到權力而不喪失的方法。」


湯ヾ降ゝ不遲ゞ,聖々敬日躋ぁ。昭あ假ぃ遲遲い,上帝ぅ是祗う。帝命式⑪于九圍⑫。不遲,言疾也。躋,升也。九圍,九州也。降,下也。假,暇也。祗,敬也。式,用也。湯之下士尊賢甚疾,其聖敬之德日進,然而能以其聰明,寬暇天下之人遲遲然。言其急於己而緩於人也。天用是故愛敬之,天於是又命之,使用事於天下,言王之。不競⑬不絿⑭,不剛不柔。敷政⑮優優⑯,百祿⑰是遒⑱。絿,急也。優優,和也。遒,聚也。(卷三 毛詩)

【註釋】ヾ湯:商朝的開國之君。ゝ降:指禮賢下士。ゞ不遲:謂湯王禮賢下士非常急切。々聖:古之王天下者。亦為對於帝王或太后的極稱。ぁ躋:音「機」,jī ㄐㄧ。升。あ昭:光明,明亮;明顯,顯著。ぃ假:通「暇」,從容。い遲遲:舒緩,從容不迫的樣子。ぅ上帝:天帝。う祗:音「之」,zhī ㄓ。敬。⑪式:用,施行。⑫九圍:九州。⑬競:爭競,指為名利而爭逐奔走。亦泛指互相爭勝。⑭絿:音「求」,qiú ㄑㄧㄡˊ。急躁。⑮敷政:布政,施行教化。⑯優優:寬和貌。⑰百祿:指多福。⑱遒:聚合;聚集。

【白話】湯王禮賢下士非常急切,聖王誠敬之德與日俱增。他嚴以律己而寬以待人,對上天心懷恭敬。於是上天派他來治理天下,為天下人做最好的榜樣。從不爭強好勝急於求成,既不剛強暴戾也非柔弱不禁。施政溫和而且寬厚,才有這千祥雲集百福駢(pián ㄆㄧㄢˊ)臻。


古者天子諸侯有事,必告ヾ於廟(廟下有朝字ゝ)。有二史,右史記事(事字作動),左史記言。事(事字作動)為《春秋》,言為《尚書》。君舉ゞ必記,臧否々成敗,無不存焉。下及士庶,苟有茂異ぁ,咸在載籍。或欲顯而不得,欲隱而名章。得失一朝,榮辱千載。善人勸焉,淫人懼焉。故先王重之,以副賞罰,以輔法教。宜於今者,官以其方,各書其事,歲盡則集之於《尚書》。各備史官,使掌其典。(卷四十六 申鑒)

【註釋】ヾ告:禱告;祭告。ゝ廟下有朝字:此「朝」字應與下文「有二史」連讀為「朝有二史」。ゞ舉:言行;舉動。々臧否:臧音「髒」,zāng ㄗㄤ。否音「痞」,pǐ ㄆㄧˇ。善惡;得失。ぁ茂異:德才出眾。亦指德才出眾的人。

【白話】古代天子、諸侯遇到大事的時候,一定祭告宗廟。朝中設有兩名史官,右史官記錄天子或諸侯的行動,左史官記錄天子或諸侯的言論。所記之事結集為《春秋》,所記之言結集為《尚書》。凡天子或諸侯的一言一行,一定會被記錄下來,其善惡成敗,沒有不存錄的。往下延伸到官吏平民,若德才出眾,都載入典籍。有人想顯揚卻不能,有人想隱藏反而名聲顯著。得失只是一時的事,但光榮或恥辱卻流傳千年。善良的人得到鼓勵,作惡的人有所畏懼。所以前代帝王重視編纂史書,用它來配合獎賞懲罰,用它來輔助法制教化。對於適宜於當今社會的,各官衙部門可沿襲這一方法,各自記錄他們的事情,年終時就集合在《尚書》之中。各部門可以自設史官,讓他們掌管他們的典籍。


曾子ヾ曰:「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恭王之謂也ゝ。孔子曰:「朝聞道,夕死可矣。」於是以開後嗣,覺來世,猶愈沒身不寤者也。(卷四十二 新序)

【註釋】ヾ曾子:即曾參,字子輿,春秋末期魯國南武城(今山東省平邑縣)人,孔子的弟子,世稱「曾子」。ゝ恭王之謂也:楚恭王就是這樣。本段上文講到,楚恭王平時不喜歡與勸諫他的侍從筦(音「管」,guǎn ㄍㄨㄢˇ)蘇相處,而喜歡一直順從討好他的申侯伯。臨終時,則下令賜予筦蘇很高的爵位,同時趕快驅逐申侯伯。

【白話】曾子曾經說:「人將要死去的時候,說出來的話也是善意的。」楚恭王就是這樣。孔子也曾說過:「假如一個人早上聽聞了仁道,即使晚上就死去了,也就沒白來人間一趟。」楚恭王的做法可以啟發後人,警惕來世,總比那些至死還不覺悟的人強得多了。


 

故為高必因丘陵,為下必因川澤,為政不因先王之法,可謂智乎?言因自然,既用力少,而成功多。是以惟仁者宜在高位,不仁而在高位,是播惡於眾也。仁者能由先王之道。不仁者逆道,則播揚其惡於眾人也。(卷三十七 孟子)

【白話】堆高就一定要憑藉本來就突起的丘陵,掘深就一定要憑藉本來就低陷的川澤,而治理政事卻不依據古代聖王之道,能算得上明智嗎?因此,只有有仁德的人才能居於高位,如果沒有仁德而又居於高位,這樣就會把他的禍害傳播到民眾身上。


昔帝堯,上世之所謂賢君也。堯王ヾ天下之時,金銀珠玉弗服,錦繡文綺ゝ弗衣ゞ,奇怪異物弗視,玩好之器弗寶,淫佚之樂弗聽,宮垣々室屋弗崇,茅茨ぁ之蓋不剪,衣履不敝盡不更為,滋味あ重累ぃ不食,不以役作之故,留い耕種之時,削心約志,從事乎無為,其自奉ぅ也甚薄,役賦也甚寡。故萬民富樂而無飢寒之色,百姓戴う其君如日月,視其君如父母。(卷三十一 六韜)

【註釋】ヾ王:音「忘」,wàng ㄨㄤˋ。統治、稱王。ゝ文綺:綺音「起」,qǐ ㄑㄧˇ。華麗的絲織物。ゞ衣:音「意」,yì ㄧˋ。穿。々宮垣:垣音「原」,yuán ㄩㄢˊ。泛指房舍或其他建築物的圍牆。特指皇宮的圍牆。垣:指牆、城牆。ぁ茅茨:茨音「詞」,cí ㄘˊ。茅草蓋的屋頂。亦指茅屋。あ滋味:美味。ぃ重累:累音「壘」,lěi ㄌㄟˇ。猶重疊。相同的東西層層相積。形容多。い留:拖延、擱置。ぅ自奉:謂自身日常生活的供養。う戴:尊奉、擁戴。

【白話】從前的堯帝,上古時代的人們稱他是賢君。堯帝統治天下時,不佩戴金銀珠玉,不穿著錦繡華美的衣服,不觀賞珍貴奇異的物品,不珍藏供玩賞的寶器,不聽恣縱逸樂的音樂,不修建高大的圍牆和宮室,不修剪茅草覆蓋的屋頂,衣服鞋子不破舊就不去更換,美味佳餚過多就不去食用,不因工役勞作的緣故而耽誤百姓耕種的農時,去除私心、約束欲望,致力於無為之治。堯帝自身日常生活的供養則很微薄,徵用勞役賦稅也很少,所以天下萬民富足安樂而沒有飢寒的面色。百姓尊奉他們的君主如同日月一樣,看待他們的君主如同父母一般。


五德以時合散(散作教),以為民紀,古之道也。仁義勇智信,民之本,隨時而施舍,為民綱紀,古之所傳政道也。(卷三十三 司馬法)

【白話】將五德(此指仁、義、勇、智、信)適時地付諸教育,作為人民行為的準則,這是自古以來的法則。


 

學古入官,議事以制,政乃弗迷。言當先學古訓,然後入官治政,凡制事必以古義,議度終始,政乃不迷錯也。(卷二 尚書)

【白話】學習古訓才可以做官治理政務,根據古代的典章制度議論政事,政治就不會迷惑錯誤。


野諺曰:「前事之不忘,後事之師。」是以君子為國,觀之上古,驗之當世,參以人事,察盛衰之理,審權勢之宜,去就有序,變化應時,故曠日ヾ長久,而社稷ゝ安矣。(卷十一 史記上)

【註釋】ヾ曠日:歷時。ゝ社稷:稷音「計」,jì ㄐㄧˋ。本指土神和穀神。因社稷為帝王所祭拜,後用來泛稱國家。

【白話】俗話說:「記取過去的經驗教訓,就是以後做事的借鑒。」因此君子治理國家,考察於上古的歷史,驗證以當代的情況,還要通過人事加以檢驗,從而了解興盛衰亡的規律,審慎權衡與之相適應的形勢,取捨有條理,並順應時代制定相應策略,因此歷時長久而國家安定。


武王問尚父曰:「五帝之戒可聞乎?」尚父曰:「黃帝之時戒曰,吾之居民上也,搖搖恐夕不至朝;堯之居民上,振振如臨深川;舜之居民上,兢兢如履薄冰;禹之居民上,慄慄恐不滿日;湯之居民上,戰戰恐不見旦。」王曰:「寡人今新并殷居民上,翼翼懼不敢怠。」(卷三十一 陰謀)

【白話】周武王問尚父:「古代帝王的自我警戒可以告訴我嗎?」尚父說:「黃帝時的警戒說,『我領導人民,憂慮不安,唯恐傍晚到不了明天早晨』;堯帝領導人民,戰戰兢兢好像走在很深的大川邊;舜帝領導人民,小心謹慎好像走在薄冰上;禹王領導人民,戰戰慄慄唯恐治理過不了今天;湯王領導人民,敬慎畏懼唯恐見不到天亮。」武王說:「我現在剛兼併了殷國,處於民眾之上,對他們恭敬謹慎,戒懼而不敢怠慢。」





網站鏈接: 尋根之旅馬來西亞漢學院 •學習群書治要網 e-mail: amtb@amtb.tw 瀏覽建議:IE 6.0以上瀏覽器 螢幕解析度1000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