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要首頁 治要講堂 治要專題 治要書檔 治要桌卡 English


治要綱目

君道 修身:
戒貪 使命 勤儉
懲忿 遷善 改過
敦親 反身 尊賢
納諫 杜讒邪 審斷


臣術:
立節 盡忠
勸諫 舉賢

貴德:
尚道 孝悌 仁義
誠信 正己 度量
謙虛 謹慎 交友
學問 有恆 處世


為政:
務本 知人 任使
至公 教化 禮樂
愛民 民生 法古
綱紀 賞罰 法律
慎武 將兵 征伐
武事

敬慎:
微漸 風俗 治亂
鑒戒 應事
慎始終 養生

明辨:
邪正 人情 才德
朋黨 辨物 因果
 

 



  > 首頁 > 治要綱目 > 君道 修身 > 敦親


君道 修身 > 敦親

《易》曰:「家道正,而天下定ヾ。」由內及外,先王之令典ゝ也。(卷二十五 魏志上)

【註釋】ヾ家道正而天下定:《易.家人》原文為:「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婦婦,而家道正;正家,而天下定矣。」ゝ令典:好的典章制度。

【白話】《易經》中說:「家庭的規矩端正了,天下就會安定。」由家內而影響到天下,這是古代明君好的典章法度啊!


立愛惟親,立敬惟長,始于家邦,終于四海。言立愛敬之道,始於親長,則家國並化,終洽四海也。(卷二 尚書)

【白話】建立仁愛心從侍奉父母做起,建立恭敬心從對待長者做起,這樣愛敬之風起始於家庭和邦國,最終必將擴展到整個天下。(要樹立愛敬之道,必得從家中的親人長輩開始,這樣家庭和國家同時都被美德所化,和諧、融洽之風最終必將通達於天下。)


是故人道親親,言先有恩。親親故尊祖,尊祖故敬宗,敬宗故收族ヾ,收族故宗廟嚴,宗廟嚴故重社稷,重社稷故愛百姓ゝ,愛百姓故刑罰中,刑罰中故庶民安,庶民安故財用足,財用足故百志成,百志成故禮俗刑ゞ,禮俗刑然後樂。收族,序以昭穆也。嚴,猶尊也。百志,人之志意所欲也。刑,猶成也。《詩》云:「不々顯不承ぁ?無斁あ於人斯ぃ。」此之謂也。斁,厭也。言文王之德,不顯乎?不承先人之業乎?言其顯且承之,樂之無厭。(卷七 禮記)

【註釋】ヾ收族:凝聚全體家族成員。ゝ百姓:百官。ゞ刑:成。々不:副詞。表否定。一說通「丕」,大。ぁ承:尊奉、繼承。一說通「烝(音「爭」,zhēng ㄓㄥ)」,美好。あ斁:音「意」,yì ㄧˋ。厭棄。此為《詩經.周頌.清廟》之詩句。《詩經》此字作「射」,當以「斁」字為正。ぃ斯:語氣詞。

【白話】由此可見,人倫大道的根本在於親愛自己的父母;親愛自己的父母,所以尊崇祖先;尊崇祖先,所以敬重宗主、敬循宗法;敬重宗主、敬循宗法,所以能以上下、親疏之序團結族人;以上下、親疏之序團結族人,所以宗廟祭禮肅穆莊嚴;宗廟祭禮肅穆莊嚴,所以能以國家社稷為重;以國家社稷為重,就能愛護百官;愛護百官,刑罰就能公平得當;刑罰公平得當,民眾就能安居樂業;民眾安居樂業,就能使財用充足;財用充足,則君主和民眾各種良善的願望都能達成;君民各種善願都達成,則禮儀風俗就自然形成;禮俗形成了,然後人人都能安樂。《詩經.周頌.清廟》說:「文王的德行難道不光明,難道不能承繼先人的事業?人們永遠熱愛他而沒有人厭棄他啊!」說的正是這個道理。


夏為天子十有餘世,殷為天子二十餘世,周為天子三十餘世,秦為天子二世而亡。人性不甚相遠也,何三代之君,有道之長,而秦無道之暴ヾ也?其故可知也。古之王者,太子迺ゝ生,固ゞ舉以禮,使士負之,有司々齊肅ぁ端冕あ,見于天也;過闕ぃ則下,過廟い則趍ぅ,孝子之道也。故自為赤子う,而教固已行矣。(卷十六 漢書四)

【註釋】ヾ暴:短促。ゝ迺:音「乃」,nǎi ㄋㄞˇ。始,才。ゞ固:副詞,就。々有司:官吏,古代設官分職,各有專司,故稱。ぁ齊肅:莊重敬慎。齊:同「齋」,指莊重;嚴肅恭敬。あ端冕:玄衣和大冠,古代帝王、貴族的禮服。ぃ闕:宮門、城門兩側的高台,中間有道路,台上起樓觀。い廟:指宗廟的前殿,宗廟是先祖靈位的所在。ぅ趍:音「區」,qū ㄑㄩ。同「趨」。古代的一種禮節,以碎步疾行表示敬意。う赤子:嬰兒。

【白話】(賈誼上疏說:)夏朝天子傳了十幾世,殷朝天子傳了二十多世,周朝天子傳了三十多世,秦朝天子傳到第二世就滅亡了。人的本性相差並不很大,為什麼夏、商、周三代的君主治國有道而長久,而秦朝之君卻無道又突然滅亡呢?那原因是可以知道的。古代的君王,在太子剛出生時,就用符合禮法的行動來給他示範。讓人背著太子,有關官員則恭敬肅穆、衣冠整齊,拜見上天;經過門闕時就下車步行表示禮貌,經過宗廟時就恭敬地小步疾行,這是孝子所行之道。所以從太子還是嬰孩時,教育就已經在進行了。


凡三王ヾ教世子ゝ,必以禮樂。樂所以脩內ゞ也,禮所以修外々也。禮樂交錯於中,發形於外。(卷七 禮記)

【註釋】ヾ三王:指夏禹、商湯、周文王。ゝ世子:天子或諸侯之嫡(音「敵」,dí ㄉㄧˊ)子中的儲君稱謂。ゞ脩內:指消融其邪慝(音「特」,tè ㄊㄜˋ)之氣,增進其內心修養。脩:同「修」。々修外:指陶冶其恭肅之儀,培養其溫潤文雅之象。

【白話】夏禹、商湯、周文王三王教育世子,都是把禮樂作為必修的課程。樂是陶冶薰修內在心性的,禮是恭肅修治外在言行舉止的。禮與樂的修養交匯於內心,必定會表現於外在的行為。


石碏ヾ諫曰﹕「臣聞愛子,教之以義方,弗納于邪。驕、奢、淫、泆ゝ,所自邪也。四者之來,寵祿ゞ過也。」(後補卷四 春秋左氏傳上)

【註釋】ヾ石碏:碏音「卻」,què ㄑㄩㄝˋ。春秋時衛國賢臣。衛莊公寵妾所生的兒子州吁(音「須」,xū ㄒㄩ)有寵而好武,石碏進諫,莊公不聽。石碏之子石厚與州吁交往,石碏禁止,亦不聽從。莊公去世後太子完即位,稱衛桓公,十幾年後,州吁弒桓公而自立為君。因衛國上下都不擁護州吁,石厚便向父親請教安定君位之法。石碏假意建議石厚跟隨州吁去陳國,通過陳桓公朝覲周天子。旋即請陳國拘留兩人,由衛國派右宰醜殺了州吁,又使家宰獳羊肩殺了石厚。《左傳》稱其「大義滅親」,是一位「純臣」。ゝ泆:音「意」,yì ㄧˋ。安逸不勞。ゞ寵祿:謂給予寵幸和富貴。

【白話】大夫石碏勸諫莊公說:「我聽說真正愛護孩子,就用道義來教育他,不使他步入邪路。驕傲、奢侈、縱欲、放逸,這樣就會走上邪路。這四種惡行的由來,是因為給予寵愛和富貴過度的緣故。」


袞ヾ病困,令世子曰:「汝幼少,未聞義方,早為人君,但知樂不知苦,必將以驕奢為失也。接大臣,務以禮;雖非大臣,老者猶宜答拜;事兄以敬,恤弟以慈。兄弟有不良之行,當造膝ゝ諫之;諫之不從,流涕喻之;喻之不改,乃白其母;若猶不改,當以奏聞,並辭國土。與其守寵罹禍,不若貧賤全身也,此亦謂大罪惡耳。其微過細愆,故當奄覆之。嗟乎!小子,慎脩乃身,奉聖朝以忠貞,事太妃以孝敬。閨闈ゞ之內,奉令於太妃;閫閾々之外,受教於沛王ぁ。無怠乃心,以慰余靈。」(卷二十六 魏志下)

【註釋】ヾ袞:曹袞,三國時期曹魏宗室,魏武帝曹操之子,魏文帝曹丕異母弟,母杜夫人。ゝ造膝:到膝前,指到他身邊。ゞ閨闈:闈音「圍」,wéi ㄨㄟˊ。內室。亦特指婦女居住的地方。々閫閾:閫音「捆」,kǔn ㄎㄨㄣˇ。閾音「育」,yù ㄩˋ。謂婦女所居內宅的門戶。ぁ沛王:曹林,曹操之子,與曹袞同為杜夫人之子。青龍三年,曹袞有疾,明帝遣太妃、沛王曹林同來省疾。

【白話】曹袞病重之時,教令繼承自己王位的兒子說:「你年紀尚小,還不懂得為人處世的道理,過早成為人主,若知道享樂而不知道吃苦,必將會因為驕傲奢侈犯下過失。接待大臣時,務必要遵照禮儀,即使不是大臣,對年老的人也應該回拜;奉事兄長要恭敬,照顧弟弟要慈愛。兄弟有不良的行為,應當到他身邊促膝談心勸諫他;若勸諫不聽,就要流著淚開導他;開導他還不改,那就要稟告他的母親。如果仍然不改,就應當上奏天子,並削奪其封國土地。與其讓他保持著恩寵而遭禍,不如身處貧賤而保全性命。當然這說的是大的罪惡。至於微細的過錯,就應當為他們掩蓋。唉,兒子啊!要謹慎的修養自身,事奉朝廷要忠誠堅貞,侍奉太妃要孝順恭敬。家裡的事應遵從太妃的指令,外面的事要接受伯父沛王的教導。你不要讓心懈怠下來,以此來慰藉我的靈魂。」


關關ヾ雎鳩ゝ,在河之洲ゞ。興也。關關,和聲也。雎鳩,王雎也。鳥摯而有別,后妃悅樂君子之德,無不和諧,又不淫其色,若雎鳩之有別焉,然後可以風化天下。夫婦有別,則父子親。父子親,則君臣敬。君臣敬,則朝廷正。朝廷正,則王化成也。窈窕々淑ぁ女,君子あ好仇ぃ。窈窕,幽閑也。淑,善也。仇,逑也(仇逑也作仇匹也)。后妃有關雎之德,是幽閑貞專之善女,宜為君子仇逑也(仇逑也作匹逑也)。(卷三 毛詩)

【註釋】ヾ關關:鳥類雌雄相和的鳴聲,後亦泛指鳥鳴聲。ゝ雎鳩:雎音「居」,jū ㄐㄩ。一種水鳥,傳說此鳥配偶固定,情意專一。ゞ洲:水中的陸地。々窈窕:窈音「咬」,yǎo ㄧㄠˇ。窕音「挑」,tiǎo ㄊㄧㄠˇ。嫻靜美好。ぁ淑:指女子貞靜柔善。あ君子:此處指周文王。ぃ好仇:好音「郝」,hǎo ㄏㄠˇ。仇音「求」,qiú ㄑㄧㄡˊ。美好理想的配偶。仇:同「逑」,伴侶;配偶。今本《詩經》作「好逑」。

【白話】小島上雙棲的雎鳩相對而唱,發出關關的和鳴。那傱R善良的女子,才是君子理想的配偶。(夫婦是人倫之始,娶得有德的女子,然後可以風化天下,所以文王思得賢女幫助治國。)


 

刑ヾ于寡妻ゝ,至于兄弟,以御ゞ于家邦。刑,法也。寡妻,寡有之妻,言賢也。御,治也。文王以禮法接待其妻,至于其宗族,以此又能為政,治於家邦。(卷三 毛詩)

【註釋】刑:法。指以禮法相待(依鄭玄箋(音「監」,jiān ㄐㄧㄢ)註)。寡妻:嫡(音「敵」,dí ㄉㄧˊ)妻。御:治理。

【白話】修養德行首先給自己的妻子做個好榜樣,處處以禮法相待,由此擴展到作為兄弟們的表率,進而就可以用來治理一家一國了。


君之於世子也,親則父也,尊則君也。有父之親,有君之尊,然後兼天下而有之。(卷七 禮記)

【白話】君王對於世子,從親疏關係而言是父親,從尊卑關係而言則為君王。君王對於世子既具有父親的親愛,又具有君王的尊嚴,然後才能君臨天下、擁有百姓。


《傳》曰:「周之同盟ヾ,異姓為後。」誠骨肉之恩,爽ゝ而不離。親親ゞ之義,寔々在敦固。未有義而後其君,仁而遺其親者也。(卷二十六 魏志下)

【註釋】同盟:《左傳•隱公十一年》及《三國志•陳思王植傳》通行本均作「宗盟」。宗盟,指天子與諸侯的盟會。爽:差失、不合。親親:親愛親屬。寔:音「十」,shí ㄕˊ。同「實」。確實、實在。

【白話】《左傳》上說:「周朝天子與諸侯盟會,異姓諸侯排列在後。」實在是因為骨肉之間恩情深厚,即使有過失也不會離棄。親愛親屬的道理,確實應當敦厚堅貞。未曾有忠義的臣子會怠慢君主,也未曾有仁德之人會遺棄自己的親人。


君子篤於親,則民興於仁;故舊不遺,則民不偷ヾ。興,起也。能厚於親屬,不遺忘其故舊,行之美者也,則皆化之,起為仁厚之行,不偷薄。(卷九 論語)

【註釋】偷:澆薄、不厚道。

【白話】在位的君子,若能厚待他的父母兄弟,民眾就會興起仁愛之風;不遺棄他的舊友故交,民眾就不會對人冷淡無情。


 

子曰:「愛親者,不敢惡於人;愛其親者,不敢惡於他人之親。敬親者,不敢慢於人。己慢人之親,人亦慢己之親,故君子不為也。愛敬盡於事ヾ親,盡愛於母,盡敬於父。而德教加於百姓,敬以直內,義以方外,故德教加於百姓也。(形作刑)ゝ于四海,形,見也。德教流行,見四海也。蓋ゞ天子之孝也。《呂刑》云:『一人有慶々,兆民ぁ賴之。』」《呂刑》,尚書篇名。一人謂天子。天子為善,天下皆賴之。(卷九 孝經)

【註釋】事:侍奉。形:見。今本《孝經》作「刑」。「刑」通「形」。蓋:乃是、實在是。慶:善。兆民:古稱天子之民,後指萬民、百姓。

【白話】孔子說:「天子真正親愛自己的父母,也就不敢厭惡別人的父母;真正尊敬自己的父母,也就不敢輕慢別人的父母。天子竭盡愛敬之心去侍奉父母,將這種德行教化推行到百姓身上,全國都能看到德教產生的良好影響,這就是天子的孝道啊!《尚書.呂刑》裡說:『天子有愛敬父母的善德,天下萬民都會仰賴他,國家便能長治久安。』」


昔三代明王之必敬妻子ヾ也,蓋有道焉。妻也者,親之主也;子也者,親之後也;敢不敬與?是故君子無不敬也。敬也者,敬身為大;身也者,親之支ゝ也,敢不敬與?不敬其身,是傷其親;傷其親,是傷其本也;傷其本,則支從而亡。三者,百姓之象ゞ也。言百姓之所法而行。身以及身,子以及子,妃以及妃,君修此三者,則大化々愾ぁ於天下。愾,滿也。(卷十 孔子家語)

【註釋】妻子:妻子和兒女。親之支:父母的支派。《禮記》「親之支」作「親之枝」,分枝的意思。象:效法、仿效。大化:廣遠深入的教化。愾:音「慨」,kài ㄎㄞˋ。

【白話】以往夏商周三代的聖明君主必定尊重愛護妻子與兒女,是有道理的。妻子,是祭祀祖宗、照顧父母的主婦;兒子,是祖先的後代;怎能不尊重呢?所以君主對妻兒沒有不尊重的。談到尊重,最重要的是尊重自己。自身是父母衍生的支派,怎能不尊重呢?不自重,就是傷害父母;傷害父母,就是傷害了根本;傷害了根本,枝幹就隨之枯亡。這三者:自身、妻子、兒女,百姓和君主同樣擁有,自然會效法君主的榜樣。珍重自身推及到珍重百姓,親愛兒女推及到親愛百姓的兒女,尊重妻子推及到尊重百姓的妻子,君王做好這三件事,那麼深遠的教化,才能推廣到普天之下。


帝王之於親戚,愛雖隆ヾ,必示之以威ゝ;體雖貴,必禁之以度ゞ。(卷二十四 後漢書四)

【註釋】隆:深厚。威:尊嚴、威嚴。指流露出使人敬畏的氣勢、態度。度:法度、規範。

【白話】君主對於親屬,愛護雖然深厚,但一定要有威嚴,否則親屬就會傲慢;親屬的身分雖然尊貴,但一定要用法度來制約,否則親屬會橫行無忌。


所貴於善者,以其有禮義也;所賤於惡者,以其有罪過也。今以所貴者教民,以所賤者教親,不亦悖ヾ乎?(卷四十五 昌言)

【註釋】悖:音「背」,bèi ㄅㄟˋ。謬誤、荒謬。

【白話】人們尊崇的美好行為,是因為它合乎禮義;厭棄的不良行為,是因為它違背常理。現在用所尊崇的來教化百姓,卻用所厭棄的來教導皇親,不是很反常嗎?





網站鏈接: 尋根之旅馬來西亞漢學院 •學習群書治要網 e-mail: amtb@amtb.tw 瀏覽建議:IE 6.0以上瀏覽器 螢幕解析度1000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