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要首頁 治要講堂 治要專題 治要書檔 治要桌卡 English


治要綱目

君道 修身:
戒貪 勤儉 懲忿
遷善 改過 敦親
反身 尊賢 納諫
杜讒邪 審斷

臣術:
立節 盡忠
勸諫 舉賢

貴德:
尚道 孝悌 仁義
誠信 正己 度量
謙虛 謹慎 交友
學問 有恆 處世


為政:
務本 知人 任使
至公 教化 禮樂
愛民 民生 法古
綱紀 賞罰 法律
慎武 將兵 征伐


敬慎:
微漸 風俗 治亂
鑒戒 應事
慎始終 養生

明辨:
邪正 人情 才德
朋黨 辨物 因果
 

 



  > 首頁 > 治要綱目 > 為政 > 務本


為政 > 務本

楚莊王ヾ問詹何曰:「治國奈何?」詹何蓋隱者也。詹何對曰:「何(本書何作臣)明於治身,而不明於治國也。」楚王曰:「寡人得奉宗廟ゝ社稷ゞ,願學所以守之。」詹何對曰:「臣未嘗聞身治而國亂者也,又未嘗聞身亂而國治者也。故本在身,不敢對以末。」楚王曰:「善。」(卷三十四 列子)

【註釋】ヾ楚莊王:又稱荊莊王。楚穆王之子,春秋五霸之一。ゝ宗廟:祭祀祖宗的屋舍。ゞ社稷:社,土地神;稷,穀神。土地與穀物是國家的根本,古代立國必先祭社稷之神,後「社稷」成為國家的代稱。

【白話】楚莊王問詹何說:「請問該如何治理國家?」詹何回答說:「我只明白修身的道理,不明白治國的道理。」楚王說:「寡人得以供奉宗廟、掌管國家,希望學到保住它的方法。」詹何回答說:「我不曾聽說君主自身修養很好而國家卻混亂的,也不曾聽說君主自身修養不好而國家卻大治的,所以治國的根本在於君主自身的修養,至於別的細枝末節我就不敢跟您講了。」楚王說:「你講得很好。」


民心莫不有治道,至於用之則異矣。或用乎人,或用乎己。用乎己者,謂之務本;用乎人者,謂之追(追作近下同)末。君子之治之也,先務其本,故德建而怨寡;小人之治之也,先追其末,故功廢而仇多。(卷四十六 中論)

【白話】每個人心裡都有治理的措施,至於怎樣使用,就各不相同了。有人用於修治他人,有人用於修治自己。用於治己,叫做務本;用於治人,叫做逐末。君子處理事情,首先是先致力於根本(治己),所以能夠建立德行、功業而很少與人結怨;小人處理事情是先追求末節(治人),所以不能建立功業且又很多怨仇。


為治之本務,在於安民。安民之本,在於足用。足用之本,在於勿奪時。勿奪時之本,在於省事。省事之本,在於節欲。節欲之本,在於反性。(卷四十一 淮南子)

【白話】治理國家的根本,在於使百姓安定。安定百姓的根本,在於使百姓衣食豐足。百姓衣食豐足的根本,在於不使其失去農時。不使百姓失去農時的根本,在於減少徭役。減少徭役的根本,在於君主節制物欲。節制物欲的根本,在於返歸其清淨無欲的天性。


能成霸王者,必得勝者也。能勝敵者,必強者也。能強者,必用人力者也。能用人力者,必得人心者也。能得人心者,必自得ヾ者也。能自得者,必柔弱者也。(卷三十五 文子)

【註釋】ヾ自得:自得其道。

【白話】老子說:「能成就霸業的人,一定是獲得勝利的人。能勝敵的人,一定是強者。能成為強者的人,一定是能運用別人力量的人。能運用別人力量的人,一定是贏得人心的人。能夠贏得人心的人,一定是符合道義的人。符合道義的人,一定是心地柔和謙順的人。」


聖王宣德流化ヾ,必自近始。朝廷不備,難以言治;左右不正,難以化遠。(卷十九 漢書七)

【註釋】ヾ流化:流布教化。

【白話】聖王宣揚仁德推行教化,必然要從身邊近處開始。朝廷還不具備德義,難以談治理好天下;左右的臣子不夠端正,難以使教化遠播。


凡為天下治國家,必務其本也。務本莫貴於孝。人主孝,則名章榮,天下譽。譽,樂。人臣孝,則事君忠,處官廉,臨難死。士民孝,則耕芸疾,守戰固,不疲北ヾ。夫執一術而百喜至,百邪去,天下從者,其唯孝乎!(卷三十九 呂氏春秋)

【註釋】ヾ北:敗逃。

【白話】大凡人君統治天下、治理國家,一定要致力於根本。致力於根本,沒有比孝更重要的。君主孝敬父母,名聲就顯揚榮耀,天下就安樂。臣子孝敬父母,事奉國君就會忠誠盡責,居官就會清正廉潔,臨難就能拼死效命。士人和百姓孝敬父母,耕種便會努力,守衛作戰則能意志堅定,不會敗逃。掌握一種方法而能使百善皆至,百邪皆去,天下順從,這種方法大概只有孝道了!


治之本仁義也,其末,法度也。先本後末,謂之君子;先末後本,謂之小人。法之生也,以輔義。重法棄義,是貴其冠履,而忘其頭足也。(卷三十五 文子)

【白話】治國的根本是推行仁義,其次才是施行法度。以根本為先、以枝節為後的人,稱為君子;以枝節為先、以根本為後的人,稱為俗人。法律的產生,是為了輔助道義的推行。如果重視法律而拋棄仁義,這如同重視帽子和鞋子,卻忘記了自己的頭和腳。


政以得賢為本,理ヾ以去穢ゝ為務。(卷二十三 後漢書三)

【註釋】ヾ理:治理、整理。ゝ穢:惡人、醜類。

【白話】為政以得到賢能之人為根本,治國以去除奸邪之人為要務。


有亂君,無亂國;有治人ヾ,無治法。羿之法未亡也,而羿不世中;禹之法猶存,而夏不世王。故法不能獨立,得其人則存,失其人則亡。法者,治之端ゝ也;君子者,法之源也。故有君子,則法雖省,足以遍矣;無君子,則法雖具,足以亂矣。故明主急得其人,而闇主急得其勢。急得其人,則身逸而國治,功大而名美;急得其勢,則身勞而國亂,功廢而名辱。(卷三十八 孫卿子)

【註釋】ヾ治人:指能治理國家的人才。ゝ端:開始。

【白話】有造成國家混亂的昏君,沒有本來就混亂的國家。有能治理好國家的人才,沒有不需人治就可以使國家安定的方法。后羿的射法沒有亡失,但后羿不能讓世世代代的人都百發百中;禹王的治國之法仍然存在,但夏朝不能世世代代稱王天下。所以治國之法不能獨自存在,得到了能施行的人才能存在,失去了能施行的人就亡失了。治國之法,是治理國家的開端;君子,是治國之法的本源。所以有君子,則法令雖然簡略,也足夠治理好一切;沒有君子,即使法令非常完備,也足以使得社會混亂。所以賢明的君主急於得到能治國的君子,而昏庸的君主急於得到權勢。急於得到能治國的君子,於是自身安逸而國家大治,功業偉大而且聲名美好;急於得到權勢,就會身勞心累而國家混亂,功業毀壞而且名聲敗壞。


君之所慎者四:一曰大位(位作德)不至仁,不可授國柄;二曰見賢不能讓,不可與尊位;三曰罰避親貴,不可使主兵;四曰不好本事,不務地利,而輕賦斂,不可與都邑。此四務者,安危之本也。(卷三十二 管子)

【白話】君主所應謹慎對待的問題有四:一是標榜道德但卻做不到仁,這樣的人不可授予國家大權;二是見到賢者而不能謙讓,這樣的人不可賜予高貴的爵位;三是執行刑罰時卻避開親戚、權貴,這樣的人不可讓他統率軍隊;四是不重視農業、不注重地利,而隨意徵收賦稅,這樣的人不可讓他擔任地方長官。這四條要務是國家安危的根本。


食者民之本也,民者國之本也,國者君之本也。(卷四十一 淮南子)

【白話】糧食,是人民生存的根本;人民,是國家存在的根本;國家,是君主立身的根本。


夫君尊嚴而威,高遠而危;民者卑賤而恭,愚弱而神。惡之則國亡,愛之則國存。御民者必明此要。(卷四十八 體論)

【白話】為君者,儘管莊重嚴肅而威懾天下,但是卻居高處遠而充滿危險;為民者,雖然地位卑下而對人恭順,愚鈍軟弱卻有難以預測的力量。君主不尊重百姓,國家就會滅亡;君主愛護百姓,國家就會生存發展。治理民眾的人一定要明白這個道理。


案ヾ今年計,子弟殺父兄,妻殺夫者,凡二百二十二人。臣愚以為此非小變也。今左右不憂此,乃欲發兵報纖介ゝ之忿於遠夷,殆ゞ孔子所謂「吾恐季孫之憂,不在顓臾,而在蕭牆之內者也々」。(卷十九 漢書七)

【註釋】ヾ案:通「按」,依據、按照。ゝ纖介:細微。ゞ殆:大概。々吾恐季孫之憂,不在顓臾,而在蕭牆之內:顓音「專」,zhuān ㄓㄨㄢ。顓臾,魯附庸國。蕭牆,古代宮室內作為屏障的矮牆。藉指內部。蕭,通「肅」。此處引用《論語•季氏》中,冉有、子路向孔子報告季氏將伐顓臾,孔子的答話。

【白話】據今年的統計,子弟殺死父兄、妻子殺死丈夫的事情,就有二百二十二人,我認為這不是小變故啊。現在在皇帝身邊的臣子不憂慮這樣的情況,卻打算發兵報復邊遠地方微小的怨恨,這大概就是孔子所說的「我恐怕季孫氏的憂患不在顓臾,而在自己內部」的道理吧。


夫用天之道,分地之利,六畜生於時,百物取於野,此富國之本也……故為政者,明督工商,勿使淫偽;困辱游業ヾ,勿使擅利;寬假ゝ本農,而寵遂ゞ學士。則民富而國平矣。(卷四十四 潛夫論)

【註釋】ヾ游業:流動的職業。如行商等。ゝ寬假:寬容、寬縱。ゞ寵遂:使之尊榮顯達。

【白話】利用自然的時節,分清土地的高下優劣(加以利用),各種牲畜的生長符合時令,萬物收穫於田野,這就是使國家富強的根本……因此執政者應明確監督工匠與商人,不要讓他們弄虛作假;限制貶低商業等流動的行業,不要讓他們獨佔利益;寬待務農之人,使博通聖賢學問之士尊貴榮顯。這樣,就會使百姓富足、國家太平了。


 

孔子曰:「凡為天下國家者,有九經ヾ焉,曰:修身也,尊賢也,親親也,敬大臣也,體群臣也,子庶人也,來百工也,柔遠人也,懷諸侯也。修身則道立,尊賢則不惑,親親則諸父昆弟不怨,敬大臣則不眩ゝ,體群臣則士之報禮重,子庶民則百姓勸,來百工則財用足,柔遠人則四方歸之,懷諸侯則天下畏之。」

公曰:「為之奈何?」孔子曰:「齊莊盛服,非禮不動,所以修身也;去讒遠色,賤貨而貴德,所以尊賢也;爵其能,重其祿,同其好惡,所以篤ゞ親親也;官盛任使,所以敬大臣也;盛其官,任而使之也。忠信重祿,所以勸士也;忠信者,與之重祿也。時使薄斂,所以子百姓也;日省月考,既稟々稱事ぁ,所以來百工也;既稟食之,各當其職事也。送往迎來,嘉善あ而矜ぃ不能,所以綏い遠人也;綏,安也。繼絕世,舉廢邦,朝聘ぅ以時,厚往而薄來,所以懷諸侯也。治天下國家有九經焉,其所以行之者一也。」(卷十 孔子家語)

【註釋】ヾ九經:治國平天下的九項準則。ゝ眩:迷惑、迷亂。ゞ篤:加厚、增厚。々既稟:既音「細」,xì ㄒㄧˋ。稟音「廩」,lǐn ㄌㄧㄣˇ。即「餼廩」,古代官府發給的米粟之類的糧食。既,通「餼」。生的糧食。稟,通「廩」。米粟之類的糧食。ぁ稱事:與事功相稱。あ嘉善:褒獎善人。ぃ矜:憐憫。い綏:安、安撫。ぅ朝聘:古代諸侯親自或派使臣按期朝見天子。《禮記》:「諸侯之於天子也,比年一小聘,三年一大聘,五年一朝。」

【白話】孔子說:「治理天下國家,有九條重要綱領:修正己身,尊重賢人,親愛家族,禮敬大臣,體恤眾臣,愛民如子,招徠各行工匠,撫慰遠方人民,安定各地諸侯。修正己身,則可樹立品德,不為外在名利所動搖;尊重賢人,如此小人自然遠離,君王就不受奸臣迷惑而做出錯誤決策;親愛家族,則叔伯、兄弟之間受到恩澤,自然不會有怨言嫌隙;禮敬大臣,如此和合共識、以禮相待,朝政就不會迷亂顛倒;體恤眾臣,則眾臣必深懷感恩而盡心報效;愛民如子,則百姓受到鼓舞而互相勸善;招徠各行工匠,國家才會富裕充足;撫慰遠方民族,則四方人民受到恩惠,自然會歸順依附;安定各地諸侯,則天下人民敬畏誠服。」

哀公問:「該如何做到呢?」孔子說:「內心嚴肅誠敬,外表整齊端莊,不合禮義的事絕對不幹,這是修正己身之法;摒棄讒言、遠離女色,輕財物而重道德,這是尊重賢人之法;根據才能授以爵位,增加俸祿,理解對方的好惡,這是增進家族和睦之法;授予高官、委以重任,這是禮敬大臣之法;忠誠信實者,給予優厚俸祿,這是勸進賢士之法;農閒時節才役使人力,並減收賦稅,這是愛民如子之法;經常考核工作,並依考績發給酬勞,這是招徠各行工匠之法;款待來往的各方族群,獎勵善行而憐憫弱勢,這是撫慰邊遠人民之法;延續斷絕的世系,振興衰廢的國家,平時維持外交禮節,進貢雖薄而答禮豐厚,這是安撫諸侯之法。總之,治理天下國家有九條重要的綱領,而實行的關鍵,只在一個真誠。」


民惟邦本,本固邦寧。言人君當固民以安國也。(卷二 尚書)

【白話】人民是國家的根本,唯有根本穩固,國家才會安寧。


文武之政,布ヾ在方策ゝ。其人存,則其政舉;其人亡,則其政息。故為政在於得人。取人以身,修身以道,修道以仁。(卷十 孔子家語)

【註釋】ヾ布:陳、陳列。ゝ方策:簡冊、典籍。亦作「方冊」。方,古代書寫文字用的木版。策,古代用以記事的竹、木片,編在一起的叫「策」。

【白話】周文王和周武王的施政道理及方法,都記載於典籍上。如果有像文武聖王那樣的人存在,那麼仁政便能實行;如果聖王消失了,那麼仁政便會跟著止息。所以施政的關鍵在於獲得聖賢人才。要想得到人才必須以修養己身來感召,修養己身必在於遵循道德倫理,遵循道德倫理的下手處,在於以仁愛存心。


昔者成王,幼在襁褓ヾ之中,召ゝ公為大ゞ保,周公為太傅,太公為太師。保保其身體;傅傅之德義;師導之教訓:此三公職也。於是為置三少,少保少傅少師,是與太子宴者也。故乃孩提有識,三公三少,明孝仁禮義,以導習之,逐去邪人,不使見惡行。於是皆選天下之端士,孝悌博聞有道術者,以衛翼々之,使與太子居處出入。故太子乃生而見正事,聞正言,行正道,左右前後皆正人。……孔子曰:「少成若天性,習貫ぁ如自然。」(卷十六 漢書四)

【註釋】ヾ襁褓:襁音「搶」,qiǎng ㄑㄧㄤˇ。褓音「保」,bǎo ㄅㄠˇ。背負嬰兒用的寬布帶和包裹嬰兒的被子。ゝ召:音「紹」,shào ㄕㄠˋ。ゞ大:音「太」,tài ㄊㄞˋ。々衛翼:猶輔佐。ぁ貫:亦作「慣」。

【白話】從前周成王年幼在襁褓中,便請來召公做太保,周公做太傅,太公做太師。保,是保護太子的身體;傅,是以道德仁義來教導他;師,是以聖賢教誨來啟發他,這就是三公的職責。於是又設立「三少」,少保、少傅、少師,這是與太子生活在一起的人。所以當太子幼年懂事時,三公、三少就講明孝、仁、禮、義的道理,引導他落實,並驅逐奸邪之人,不讓太子見到不好的行為。因此選出天下品行端正的君子,以及孝順友悌、見聞廣博、有學問道德的人,保護輔助他,讓他們陪伴太子朝夕相處、同出同入。所以當太子生下來,所見的都是正事,所聽的都是正言,所行的都是正道,在他左右前後都是正人君子。……孔子說:「從小養成的品德就像天性一樣,自然而然會變成習慣。」


國無賢佐俊士,而能以成功立名、安危繼絕ヾ者,未嘗有也。故國不務大,而務得民心;佐不務多,而務得賢俊。得民心者民往之,有賢佐者士歸之。(卷四十三 說苑)

【註釋】ヾ繼絕:繼絕世的略語。指恢復已滅絕的宗祀,承續已斷絕的後代。

【白話】國家沒有賢能的大臣輔佐和優秀的人才協助,而能成就功業且建立名聲,平定危亂且延續已滅絕的國家,是從來沒有的事。所以國家不必求大,而在求得民心;輔佐的大臣不必求多,而在求得賢良俊才。得民心的人,人民自然會擁護他;有賢臣輔佐的人,志士仁人自然來歸附他。


公問曰:「敢問人道誰為大?」孔子對曰:「夫ヾ人道政為大。夫政者正也。君為正,則百姓從而正矣。」……公曰:「敢問為政如之何?」孔子對曰:「夫婦別,父子親,君臣信。三者正,則庶物ゝ從之矣。」(卷十 孔子家語)

【註釋】ヾ夫:音「服」,fú ㄈㄨˊ。ゝ庶物:眾物、萬物。指各種事物。

【白話】哀公問孔子說:「請問人道之中什麼最重要?」孔子回答說:「人道之中,政治最重要。政的意思就是端正。君主自己先端正了,百姓也就跟著端正。」……哀公問道:「請問如何處理政事?」孔子回答說:「夫婦職責有所區別,父子之間互相親愛,君臣上下互相信任。這三個人倫關係端正了,則萬事萬物的關係也會跟著理順。」


天地為大矣,不誠則不能化萬物;聖人為智矣,不誠則不能化萬民;父子為親矣,不誠則疏;君上為尊矣,不誠則卑ヾ。夫ゝ誠者,君子之守,而政事之本也。(卷三十八 孫卿子)

【註釋】ヾ卑:輕視,賤視。ゝ夫:音「服」,fú ㄈㄨˊ。

【白話】天地可以說是最博大了,但不真誠就不能化育萬物;聖人可以說是最睿智了,但不真誠就不能教化萬民;父子可以說是最親近了,但不真誠就會疏遠;君王可以說是最尊貴了,但不真誠就不會被人尊重。因此真誠,乃君子遵循的品德操守,更是治理國家的根本。


子路曰:「衛君ヾ待子而為政,子將奚先?」問往將何所先行之也。子曰:「必也,正名乎!正百事之名也。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ゝ;禮以安上,樂以移風,二者不行,則有淫刑濫罰矣。刑罰不中,則民無所措手足。」(卷九 論語)

【註釋】ヾ衛君:指衛靈公的孫子出公輒。因其父蒯聵謀害靈公正妻南子事敗而出奔,他承襲祖父衛靈公擔任該國君主。ゝ中:音「重」,zhòng ㄓㄨㄥˋ。適當、恰當。

【白話】子路問孔子:「如果衛國的君主打算請您去輔助他治國,不知您將以何事為先?」孔子說:「那一定是先正名,使名分與事實(身分等)相符。如果名不正,則言語不能順理成章;言不順,辦事就不易成功;辦事不成功,禮樂的教化就不能興起;禮樂不興起,刑罰就會用之不當;刑罰不當,人民就會感覺手足無措,天下就亂了。」


〈彖〉曰:「家人,女正位乎內,男正位乎外ヾ,天地之大義也。家人有嚴君焉,父母之謂也。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婦婦,而家道正,正家而天下定矣。」(卷一 周易)

【註釋】ヾ女正位乎內,男正位乎外:女,指六二;男,指九五。這是以二、五兩爻得正於內外卦之象,說明女主家內事,男主家外事,以此來釋卦名。

【白話】〈彖傳〉上說:「『家人卦』,象徵女子守著正道,居於家內,相夫教子;男子守著正道,處理外務,承擔經濟重擔;男女各自安守正道,這是天地間的義理。家庭中有嚴明的君長,這就是指父母親。父親善盡父道,兒子善盡孝道,兄長善盡為兄之道,弟弟也善盡為弟之道,丈夫善盡夫道,妻子善盡婦道,這樣一來,家道就能端正,所有家庭都能端正家道,那麼天下就安定了。」


夫富民者,以農桑為本,以遊業ヾ為末;百工者,以致用為本,以巧飾為末;商賈者,以通貨為本,以鬻奇ゝ為末。三者守本離末,則民富;離本守末,則民貧;貧則阨ゞ而忘善,富則樂而可教。教訓者,以道義為本,以巧辨為末;辭語者,以信順々為本,以詭麗ぁ為末;列士あ者,以孝悌為本,以交遊ぃ為末;孝悌以致養い為本,以華觀為末;人臣者,以忠正為本,以媚愛ぅ為末。五者守本離末,則仁義興;離本守末,則道德崩う。(卷四十四 潛夫論)

【註釋】ヾ遊業:流動的職業。如行商等。ゝ鬻奇:鬻音「育」,yù ㄩˋ。出售稀見貨物。ゞ阨:音「餓」,è ㄜˋ。困厄、困窘。々信順:真實而通達。ぁ詭麗:奇異華麗。あ列士:古時上士、中士和下士的統稱。ぃ交遊:交際,結交朋友。い致養:奉養親老。ぅ媚愛:取悅、取寵。う崩:敗壞。

【白話】要使百姓富裕,以農事生產為本,以流動的職業為末;各種工藝,以實用為本,以雕琢裝飾為末;買賣經商,以流通貨物為本,以出售珍奇貨物來謀利為末。這三者若能守住根本、遠離枝末,百姓就會富裕;如果遠離根本而守住枝末,百姓就會貧窮;百姓貧窮就會陷入困境而無心行善,百姓富裕就會安樂而容易教化。教育訓導,以道德仁義為本,以巧言善辯為末;言論話語,以誠信順理為本,以奇異華麗為末;知識分子,以孝順父母、友愛兄弟為本,以交友應酬為末;落實孝悌,以盡心奉養為本,以圖表面、講排場為末;身為部屬,以忠誠正直為本,以諂媚討好為末。這五者讓人們守住根本、遠離枝末,仁義的風氣就會興盛;假如遠離根本而守住枝末,道德就會敗壞。


夫仁義禮制者,治之本也;法令刑罰者,治之末也。無本者不立,無末者不成。夫禮教之治,先之以仁義,示之以敬讓ヾ,使民遷善ゝ日用ゞ而不知也。(卷五十 袁子正書)

【註釋】ヾ敬讓:恭敬謙讓。ゝ遷善:去惡為善,改過向善。ゞ日用:每天應用、日常應用。

【白話】仁義禮制,是治理國家的根本;法令刑罰,是治理國家的枝葉。沒有根本就不能長久建立,沒有枝葉就不能穩定建設。以禮義教化治國,首先要實行仁義,帶頭做到恭敬謙讓,使人民在日常生活中不知不覺就遷善改過。


孔子曰:「行己有六本焉,然後為君子。立身有義矣,而孝為本;喪紀ヾ有禮矣,而哀為本;戰陣ゝ有列矣,而勇為本;治政有理矣,而農為本;居國有道矣,而嗣ゞ為本;繼嗣不立,則亂之源也。生財有時矣,而力為本。置本不固,無務豐末;親戚不悅,無務外交;事不終始,無務多業。反本修跡々,君子之道也。」(卷十 孔子家語)

【註釋】ヾ喪紀:喪事。ゝ戰陣:交戰對陣。ゞ嗣:君位或職位的繼承人。々反本修跡:依據四部叢刊《孔子家語》,為「反本修邇」。回到事物的根本,從近處做起。

【白話】孔子說:「立身處世要先遵循六個根本準則,然後才能成為君子。立身合乎仁義,而孝是立身的根本;喪事要有禮節,而哀痛是喪事的根本;作戰布陣有行列,而勇是戰陣的根本;治理政務需有條理,而農業是政治的根本;安定國家有方法,而慎選繼承人是安國的根本;創造財富有一定的時機,而付出勞力是致富的根本。根本不能鞏固,就不要追求枝末小事的完美;親戚之間都不能團結和睦,就不要致力於跟外人交往;做事情有始無終,就不要去從事多種事業。因此,回歸根本從近處做起,這是君子應該採取的原則和方法。」所以假如本末倒置,不只徒勞無功,還會產生嚴重的流弊問題。


諸葛亮之為相國ヾ也,撫百姓,示義軌,約ゝ官職,從權制ゞ,開誠心,布公道。盡忠益時者,雖讎々必賞;犯法怠慢者,雖親必罰;服罪輸情者,雖重必釋;遊辭巧飾者,雖輕必戮。善無微而不賞,惡無纖而不貶。庶事精練,物理其本,循名責實ぁ,虛偽不齒あ。終於邦域之內,咸畏而愛之。刑政雖峻,而無怨者,以其用心平,而勸戒明也。可謂識治之良才,管蕭之亞匹ぃ矣。(卷二十七 蜀志)

【註釋】ヾ相國:古官名。後為宰相的尊稱。ゝ約:少、省減。ゞ權制:權宜之制,臨時制定的措施。々讎:音「愁」,chóu ㄔㄡˊ。仇敵。ぁ循名責實:依照其名來責求其實,要求名實相符。あ不齒:不與同列、不收錄。ぃ亞匹:同一流人物。

【白話】諸葛亮擔任宰相時,安撫百姓,明示禮義規範,精簡官職,採用權宜的法制,以真誠待人,處事大公無私。對於盡忠、有益國家的,即使是仇人也必定獎賞;觸犯法令、怠忽職守的,即使是親信也必定懲罰;誠懇認罪的,即使罪行嚴重也必定從寬開釋;巧言掩過的,即使罪行輕微也必定嚴懲不貸。就算善行再微小也要獎賞,惡行再微細也要指責。精通熟習各項政事,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並依照職位來要求實效,弄虛作假之徒不予錄取。最終在蜀國境內,人人都敬畏和愛戴他。刑罰政令雖然嚴厲,人民卻毫無怨言,正是因為他處事公平,而且勉勵、禁戒都非常明確。他真可以說是懂得治理國家的優秀人才,能與管仲、蕭何相媲美了。


子曰:「夫孝,德之本也,人之行莫大於孝,故曰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教人親愛莫善於孝,故言教之所由生。(卷九 孝經)

【白話】孔子說:「孝道,是德行的根本,一切教化都是從孝道的基礎上產生出來的。」


君子務ヾ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仁之本與ゝ!先能事父兄,然後仁可成。(卷九 論語)

【註釋】ヾ務:從事、致力。ゝ與:通「歟」。句末語助詞。

【白話】君子為人必專心致力於根本,根本建立了,道德就會隨之產生。孝順父母、友愛兄弟,就是仁的根本啊!


子曰:「君子之事親孝,故忠可移於君;欲求忠臣,出孝子之門,故可移於君。事兄悌,故順可移於長;以敬事兄則順,故可移於長也。居家理ヾ,故治可移於官。君子所居則化,所在則治,故可移於官也。是以行ゝ成於內,而名立ゞ於後世矣。」(卷九 孝經)

【註釋】ヾ居家理:指處理家事有條有理、家務管理得好。理,正、治理。ゝ行:指孝、悌和善於理家三種優良的品行。ゞ立:建立、樹立。

【白話】孔子說:「君子奉事父母能盡孝道,因此能把這種孝敬心轉移去效忠君主;奉事兄長能盡悌道,因此能將這種恭敬心推移去順從長官;家居生活治理得當,因此能把治家的經驗移於處理政務。所以,在家中養成了孝、悌和善於理家的品行,在外才能建功立業,美好的名聲自然會顯揚於後世。」


孔子曰:「事親孝,故忠可移於君。」是以求忠臣,必於孝子之門。(卷二十二 後漢書二)

【白話】孔子說:「奉事父母做到孝順恭敬,因此能把這種孝敬心轉移去效忠君主。」所以尋找忠臣,一定要從有孝子的家庭中選拔。


夫知為人子者,然後可以為人父;知為人臣者,然後可以為人君;知事人者,然後可以使人。(卷十 孔子家語)

【白話】懂得如何做一個好兒子,然後才知道如何做一個好父親;懂得如何做一個好臣下,然後才知道如何做一個好君主;唯有懂得如何事奉人,然後才懂得如何任用人。


曾子曰:「慎終追遠ヾ,民德歸厚。」慎終者,喪盡其哀。追遠者,祭盡其敬。人君行此二者,民化其德,皆歸於厚也。(卷九 論語)

【註釋】ヾ慎終追遠:辦理父母喪事,要依禮盡哀;祭祀祖先,要恭敬虔誠。終,指父母喪事。遠,指祖先。

【白話】曾子說:「對於父母過世的喪葬能謹慎守禮、竭盡哀思,對於已故的父母及祖先,都能依禮依時恭敬虔誠地追思懷念,不忘根本,則風俗民情必然趨向淳厚善良。」


水泉深,則魚鱉歸ヾ之;樹木盛,則飛鳥歸之;庶ゝ草茂,則禽獸歸之;人主賢,則豪桀歸之。故聖王不務歸之者,而務其所歸。務人使歸之,末也;務其所行可歸,本也。(卷三十九 呂氏春秋)

【註釋】ヾ歸:趨、歸附。ゝ庶:眾多。

【白話】泉水很深,魚鱉就會聚集生存;樹木茂盛,飛鳥就會群集築巢;草叢茂密,禽獸就會依附棲息;君主賢明仁德,各方的豪傑自然會歸順效忠。所以,聖明的君主不求各方都來歸附,而是盡力創造使人們歸附的條件。


夫為政者,莫善於清ヾ其吏也。(卷四十七 劉廙政論)

【註釋】ヾ清:清廉、清白。這裡是使官吏清廉。

【白話】治理政事,沒有比使官吏清廉更好的了。


子貢問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貢曰:「必ヾ不得已而去,於斯三者何先?」曰:「去兵。」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不信不立。」死者,古今常道,人皆有之,治邦不可失信。(卷九 論語)

【註釋】ヾ必:倘若、如果。

【白話】子貢問如何治理政事。孔子說:「備足糧食,充實軍備,取信於民。」子貢說:「如果迫不得已要去掉一項,在這三項中先去掉哪一項?」孔子說:「去掉軍備。」子貢說:「如果迫不得已再去掉一項,在剩下的兩項中先去掉哪一項?」孔子說:「去掉糧食。自古以來人都免不了死亡,假使人民不信任政府,國家的威信就建立不起來了。」由此可知,只要人民信賴政府,雖無充足的糧食,仍然可與國家共患難。一旦除去了信用,縱無外患,也有內亂,國家就不能安穩了。


我有三寶ヾ,持而保之。老子言我有三寶,抱持而保倚之。一曰慈,愛百姓若赤子。二曰儉,賦斂若取之於己。三曰不敢為天下先。執謙退,不為唱ゝ始也。(卷三十四 老子)

【註釋】ヾ三寶:三種寶貴之物。ゝ唱:倡導、發起。後作「倡」。

【白話】老子說:我有三種法寶,要保持而且要永遠守住。一是仁慈,二是節儉,三是凡事謙讓處下,不敢自傲居於天下人的前面。





網站鏈接: 尋根之旅馬來西亞漢學院 •學習群書治要網 e-mail: amtb@amtb.tw 瀏覽建議:IE 6.0以上瀏覽器 螢幕解析度1000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