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要首頁 治要講堂 治要專題 治要書檔 治要桌卡 English


治要綱目

君道 修身:
戒貪 勤儉 懲忿
遷善 改過 敦親
反身 尊賢 納諫
杜讒邪 審斷

臣術:
立節 盡忠
勸諫 舉賢

貴德:
尚道 孝悌 仁義
誠信 正己 度量
謙虛 謹慎 交友
學問 有恆 處世


為政:
務本 知人 任使
至公 教化 禮樂
愛民 民生 法古
綱紀 賞罰 法律
慎武 將兵 征伐


敬慎:
微漸 風俗 治亂
鑒戒 應事
慎始終 養生

明辨:
邪正 人情 才德
朋黨 辨物 因果
 

 



  > 首頁 > 治要綱目 > 貴德 > 正己


貴德 > 正己

君子敬以直內,義以方外,敬義立而德不孤。(卷一 周易)

【白話】君子以恭敬持重來端正自己的內心,以正當適宜來規範外在的事物。能夠做到內心恭敬、處事適宜,他的德業就廣博而不孤立(眾人也會以敬、義回應他)。

 


子曰:「苟正其身,於從政乎何有?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卷九 論語)

【白話】孔子說:「果真能夠端正自己本身,從事政治何難之有?若不能正己,如何正人?」

 


天覆之,地載之,聖人治之。聖人之身猶日也,夫日圓尺,光盈①天地。聖人之身小,其所燭遠②,聖人正己,而四方治矣。(卷三十六 尸子)

【註釋】①盈:充滿。 ②燭遠:光照遠方。比喻澤及遠方。

【白話】上天覆蓋萬物,大地承載萬物,聖人治理萬物。聖人就好像太陽一樣,太陽看起來只像圓周一尺那麼大的圓,卻能光明普照天地萬物。聖人的身體雖小,卻能光照千里,恩澤遠方。聖人端正自己的思想、言行,天下就能得到治理。

 


孔子,匹夫①之人耳,以樂道正身不懈之故,四海之內,天下之君,微②孔子之言,無所折中③。(卷十九 漢書七)

【註釋】①匹夫:古代指平民中的男子。亦泛指平民百姓。 ②微:如果沒有。 ③折中:取正,用為判斷事物的準則。

【白話】孔子,不過是個普通百姓,因為不懈地追求聖賢之道端正自身的緣故,如今四海之內,天下的君主,如果沒有孔子的言論,就沒有辦法調和太過與不及,以使處事得當合理。

 


故不仁愛則不能群,不能群則不勝物,不勝物則養不足。群而不足,爭心將作。上聖①卓然,先行敬讓博愛之德者,眾心悅而從之。從之成群,是為君矣;歸而往之,是為王矣。(卷十四 漢書二)

【註釋】①上聖:猶前聖。指前代的帝王與聖賢。

【白話】所以不仁愛,就不能形成和睦的群體,不能形成和睦群體就無法善用外物,不能善用外物,人們生活所需就會不足。組成了群體而生活所需不足,爭鬥之心就會產生。前代的聖人高遠地率先躬行敬讓博愛之德,人民就心悅誠服地跟隨他。跟隨他的人愈來愈多,形成了群體,這個人就成了首領;遠近的人都爭著前來歸附他,這個人就成為王者了。

 


修厥身,允德①協②於下,惟明后。言修其身,使信德合於群下,惟乃明君。先王子惠③困窮,民服厥命,罔有弗悅。言湯子愛困窮之人,使皆得其所,故民心服其教令,無有不欣喜也。奉先④思孝,接下思恭。以念祖德為孝,以不驕慢為恭也。視遠惟明,聽德⑤惟聰。言當以明視遠,以聰聽德。(卷二 尚書)

【註釋】①允德:誠信之德。 ②協:協和。 ③子惠:慈愛、施以仁惠。子,待如己子,慈愛。 ④奉先:祭祀祖先。 ⑤聽德:謂聽用有德之言。

【白話】注重自身修養,以誠信之美德諧和民眾,這才是英明的帝王。先王像愛護子女一樣愛護困苦貧窮之人,人民都順從他的命令,沒有不高興的。奉祀祖先,必心存孝敬;接近臣民,必心存謙恭。能夠看得長遠,才叫做眼明;能夠聽從有德之人的善言,才叫做耳聰。

 


未有身治正而臣下邪者也。……未有閨門①治而天下亂者也。……未有左右正而百官枉者也。……未有功賞得於前,眾賢布於官而不治者也。……未有德厚吏良而民畔②者也。(卷二十 漢書八)

【註釋】①閨門:宮苑、內室的門。借指宮廷、家庭。 ②畔:通「叛」。違背、背離。

【白話】不曾有君主自身修治中正而臣下奸邪的。……不曾有君主宮廷內修整而天下混亂的。……不曾有左右近臣正直而百官不正的。……不曾有論功行賞實行在前,眾多有才智的人安置在官位上而國家不太平的。……不曾有君主德行淳厚、官吏賢良,而百姓叛亂的。

 


救寒莫如重裘①,止謗莫如自修,斯言信矣。(卷二十六 魏志 下)

【註釋】①重:音chong/ㄔㄨㄥˊ,添加、複疊。

【白話】諺語說:要防止寒冷,沒有比多穿幾件皮袍更有效的了;要止息謗言,沒有比修養自己的德行更好的了。這話真是不虛啊!

 


 

曾子曰:「敢問何謂七教?」孔子曰:「上敬老,則下益孝;上尊齒①,則下益悌;上樂施,則下益寬;上親賢,則下擇友;上好德,則下無隱;上惡貪,則下恥爭;上廉讓,則下知節。此之謂七教也。七教者,治民之本也。政教定,則本正矣。凡上者,民之表也,表正則何物不正!」(卷十 孔子家語)

【註釋】①齒:指人的年齡。

【白話】曾子說:「敢問什麼是七教?」孔子說:「君上尊敬老人,臣民就更加孝親;君上尊敬年長者,臣民就更加友愛兄長;君上樂善好施,臣民就更加寬厚;君上親近賢士,臣民就重視擇友;君上注重道德修養,臣民就不會做不可告人的事;君上厭惡貪婪,臣民就恥於相爭;君上清廉謙讓,臣民就知道堅守節操。這就是七教。七教是治理人民的根本。政治教化的原則確定了,那麼根本就端正了。凡是在上位者,皆是人民的表率,表率端正,還有什麼事物不端正!」

 


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令,教令也。(卷九 論語)

【白話】孔子說:「當政者本身言行端正,能做出表率模範,不用發號施令,人民自然起身效法,那麼政令將會暢行無阻;如果當政者本身言行不正,雖下命令,人民也不會服從遵守。」

 


故君子為政,以正己為先,教禁①為次。(卷四十七 政要論)

【註釋】①教禁:教化和禁令。

【白話】君子治理政務,首先要端正自己的思想言行,其次才是推行教育和禁令。

 


子曰:「下之事上也,不從其所令,而從其所行。言民化行,不拘於言也。上好是物,下必有甚矣。甚者,甚於君也。故上之所好惡,不可不慎也,是民之表也。」言民之從君,如影之逐表。(卷七 禮記)

【白話】孔子說:「下級為上級辦事,並非只是機械地服從他的命令,而是看著上級的行為而效法他。上級愛好某一事物,下級一定有比他更加愛好的。所以上位者所喜好、厭惡的態度,不能不謹慎,因為這都是民眾的表率。」

 


我有公心焉,則士民不敢念其私矣;我有平心焉,則士民不敢行其險矣;我有儉心焉,則士民不敢放其奢矣。此躬行之所徵者也。(卷四十五 昌言)

【白話】上位者有公正之心,下屬百姓就不敢有謀私的念頭;在上位者能有平等之心,下屬百姓就不敢行險,心存僥倖;上位者有節儉之心,下屬百姓就不敢放縱享受、奢侈浪費。這是在上位者以身作則所起的作用。

 


太公曰:「將有三禮。冬日不服裘,夏日不操扇,天雨不張蓋幕,名曰三禮也。」(卷三十一 六韜)

【白話】太公說:「將帥有『三禮』必須親身力行來做表率。冬天不穿皮衣,夏天不執扇子,下雨天不張傘蓋,這才能與士卒同甘共苦,以上稱為遵守三種禮法。」因為將帥不行禮法,就無法體會到士卒的冷暖。

 


孔子曰:「君子有三恕。有君不能事,有臣而求其使,非恕也;有親弗能孝,有子而求其報,非恕也;有兄弗能敬,有弟而求其順,非恕也。士能明於三恕之本,則可謂端身矣。」端,正也。(卷十 孔子家語)

【白話】孔子說:「君子有三個方面要心存推己及人的恕道。有君主不能忠心奉事,卻要求部屬供他使喚,這就不是恕道;對父母不能力盡孝道,卻要求孩子回報恩德,這就不是恕道;有兄長不能夠尊敬,卻要求弟弟順從自己,這也不是恕道。讀書人能明白忠於君、孝於親、悌於兄,這些是恕道的根本,那就可以說是端正自己了。」

 


是故君子有諸①己,而後求諸人;無諸己,而後非諸人。(卷七 禮記)

【註釋】①諸:之於。

【白話】因此,有德行的領導人,一定是自己先有了善行,然後再帶動別人行善;一定是先要求自己沒有惡行,然後再禁止別人作惡。

 


君子能為可貴,不能使人必貴己;能為可信,不能使人必信己;能為可用,不能使人必用己。故君子恥不修,不恥見①污;恥不信,不恥不見信;恥不能,不恥不見用。是以不誘於譽,不恐於誹,率②道而行,端然正己,不為物傾側③,夫是之謂誠④君子。(卷三十八 孫卿子)

【註釋】①見:用在動詞前,表示被動。相當於被、受到。 ②率:遵行、遵循。 ③傾側:偏側不正。 ④誠:真正、確實。

【白話】君子能做到值得人尊重,但不能讓別人必定尊重自己;能夠做到值得人信任,但不能讓別人必定信任自己;能夠做到值得任用,但不能讓別人必定任用自己。所以君子以不修養品德為恥,不以被污辱為恥;以不守信用為恥,不以不被信任為恥;以沒有才能為恥,不以不被任用為恥。因此不被虛有美譽所引誘,不被誹謗而恐懼,遵循正道而行,端正自身,不被外物所動搖,這才稱得上是真正的君子。

 


榮辱之責,在乎己,而不在乎人。(卷四十 韓子)

【白話】招致光榮或侮辱的責任,全在自己,不在別人。

 


家人。《象》曰:……君子以言有物①,而行有恆。家人之道,修於近小而不妄者也。故君子言必有物,而口無擇言;行必有恆,而身無擇行也。(卷一 周易)

【註釋】①物:事物的內容、實質。

【白話】家人卦。《象傳》說:……為人領導、父母或老師,時時保持言語真實誠懇,而且力行要有始有終。

 


衣冠中,故朝無奇僻之服;所言義,故下無偽上之報;身行順,治事公,故國無阿(e/ㄜ)黨①之義。三者,君子常行也。(卷三十三 晏子)

【註釋】①阿黨:逢迎上意,徇私枉法;比附於下,結黨營私。

【白話】國君的衣冠中規中矩,因此朝廷內就不會出現奇裝異服;所說的話符合道義,因此臣下就不會謊報下情;自身行為遵循道義,處事公正,那麼國家就不會有阿諛奉承、結黨營私的現象。以上這三點,乃國君日常的行為規範。

 


故聲無小而不聞,行無隱而不形。玉在山而木草潤,淵生珠而崖不枯。為善積也,安有不聞者乎?   (卷三十八 孫卿子)

【白話】聲音不因為小,而沒有人聽到;德行不因為隱藏,而不被發現。寶玉蘊藏在山中,山上的草木都得到滋潤;深潭裡有了珍珠,連潭岸都不會乾枯。由此可知,行善貴在日積月累,哪有不為人知的道理呢?

 





網站鏈接: 尋根之旅馬來西亞中華文化教育中心 •學習群書治要網 e-mail: amtb@amtb.tw 瀏覽建議:IE 6.0以上瀏覽器 螢幕解析度1000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