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要首頁 治要講堂 治要專題 治要書檔 治要桌卡 English


治要綱目

君道 修身:
戒貪 使命 勤儉
懲忿 遷善 改過
敦親 反身 尊賢
納諫 杜讒邪 審斷


臣術:
立節 盡忠
勸諫 舉賢

貴德:
尚道 孝悌 仁義
誠信 正己 度量
謙虛 謹慎 交友
學問 有恆 處世


為政:
務本 知人 任使
至公 教化 禮樂
愛民 民生 法古
綱紀 賞罰 法律
慎武 將兵 征伐
武事

敬慎:
微漸 風俗 治亂
鑒戒 應事
慎始終 養生

明辨:
邪正 人情 才德
朋黨 辨物 因果
 

 



  > 首頁 > 治要綱目 > 君道 修身 > 杜讒邪


君道 修身 > 杜讒邪

否。〈彖〉ヾ曰:「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上下不交,而天下無邦也。內陰而外陽,內柔而外剛,內小人而外君子。小人道長,君子道消也。」(卷一 周易)

【註釋】ヾ〈彖〉:tuàn ㄊㄨㄢˋ。此處為否卦的彖辭。孔子所作彖辭,統論一卦之義,或說其卦之德,或說其卦之義,或說其卦之名。

【白話】否卦〈彖傳〉說:「天地不能通氣,萬物就不能生長;君臣之間不溝通,(上下的觀念就很難達成一致,必然會導致民心離散),政權也就不能存在了。坤代表柔,是內卦;乾代表剛,是外卦。卦象表明:自私自利的小人在位,而賢德的君子在野。象徵小人道長,君子道消的情況。(這是一個國家、團體要衰敗的徵兆。)」


僕臣ヾ正,厥ゝ后ゞ克々正;僕臣諛,厥后自聖。言僕臣皆正,則其君乃能正。僕臣諂諛,則其君乃自謂聖。后德惟ぁ臣,弗德惟臣。君之有德,惟臣成之。君之無德,惟臣誤之。言君所行善惡,專在左右也。爾無昵あ于憸人ぃ,充耳目之官,迪い上以非先王之典。汝無親近憸利小子之人,充備侍從,在視聽之官,導君上以非先王之法也。(卷二 尚書)

【註釋】ヾ僕臣:臣屬;臣僚。ゝ厥:代詞,其。ゞ后:君主;帝王。々克:能夠。ぁ惟:介詞,也作「唯」、「維」,相當於「以」、「由於」。あ昵:音「逆」,nì ㄋㄧˋ。親近;親昵。ぃ憸人:憸音「先」,xiān ㄒㄧㄢ。小人,姦佞的人。憸:姦佞;邪僻。い迪:開導;引導。

【白話】(周穆王任命伯冏為太僕正來領導身邊的侍御人員,策命書中說:)身邊的僕從和近臣都是中正之士,其君主也會保持中正;僕從和近臣諂媚,君主就會自以為聖明。君主有德在於臣下,君主失德也在於臣下。你不要親近姦佞小人,不要讓他們擔任充當君王耳目的職位,以免誘導君王違背先王的典制。


臣聞天下之禍,不由於外,皆興於內。是故虞舜升朝ヾ,先除ゝ四凶ゞ,然後用十六相々。明惡人不去,則善人無由ぁ進也。(卷二十三 後漢書三)

【註釋】ヾ升朝:上朝,到朝廷議事。ゝ除:驅除;肅清。ゞ四凶:相傳為堯舜時代四個惡名昭彰的部族首領,後世多用以比喻凶狠貪婪的朝臣。々十六相:即十六族。指古代傳說的高陽氏的後代八愷(音「凱」,kǎi ㄎㄞˇ)和高辛氏的後代八元,為舜向堯推薦的十六個賢臣。因其各有大功,皆賜氏族,故稱。ぁ無由:沒有門徑,沒有辦法。

【白話】(傅燮上疏勸諫說:)臣聽說天下的禍患,並不是由外引起的,都是由內產生的。所以虞舜上朝議事,首先驅除四位惡名昭彰的部族首領,然後任用十六位賢臣。表明如果惡人不除去,善人就無法得到進用。


方正之臣得用,則姦邪之臣困ヾ傷矣。是方正之與姦邪,不兩進之勢也。姦邪之在主之側者,不能勿惡之;惟惡之,則必候主間ゝ而日夜危之。人主弗察而用其言,則忠臣無罪而困死,姦臣無功而富貴。故曰:忠臣死於非罪,而邪臣起於非功。(卷三十二 管子)

【註釋】ヾ困:陷在艱難困苦裡,或受環境、條件等因素限制住。ゝ間:音「見」,jiàn ㄐㄧㄢˋ。嫌隙,隔閡。

【白話】品行正直的臣子得到進用,那麼姦邪之臣就會困窘而毀敗了。這就是正直之臣與姦邪之臣不能同時進用的形勢。姦邪之臣在君主身邊,就不能不憎惡正直的忠臣;既然憎惡,就必然窺伺君主與忠臣有隔閡的時機而日夜圖謀危害。如果君主不能明察而聽用姦邪之言,忠臣就會無罪而被迫害至死,姦臣就會無功而得到富貴。所以說:忠臣往往死於無罪,邪臣往往興起於無功。


世俗之人,聞譽則悅,聞毀則戚ヾ,此眾人之大情ゝ。有同己則喜,異己則怒,此人之大情。故佞人ゞ善為譽者也,善順從者也。人言是,亦是之;人言非,亦非之。從人之所愛,隨人之所憎。故明君雖能納正直,未必親正直;雖能遠佞人,未必能疏佞人。故舜、禹者,以能不用佞人,亦未必憎佞人。語曰:「佞辨惑物々,舜、禹不能得憎。」不可不察乎!(卷三十七 尹文子)

【註釋】ヾ戚:憤恚,憤怒。ゝ眾人之大情:社會大眾的普遍心理。ゞ佞人:善於花言巧語、阿諛奉承的人。々物:人;眾人。

【白話】世上的一般人,聽到別人讚譽自己就高興,聽到別人批評自己就生氣,這是人之常情。別人的意見與自己的意見相同就高興,不同就惱怒,這也是人之常情。所以佞人都善於說讚美的話,都善於迎合他人。別人說正確,他也說正確;別人說不正確,他也說不正確。迎合別人所愛好的,附和別人所憎惡的。所以賢明的君主雖然能重用正直無私的人,但不一定願意親近他們;雖然不重用姦邪之人,但不一定願意疏遠他們。因此,即使像虞舜、夏禹這樣賢明的君主,也只能做到不用姦邪之人,卻不一定會憎惡姦邪之人。古話說:「巧辯之人能夠迷惑人心,虞舜、夏禹也做不到很理智地憎惡他們。」對此不能不明察呀!


或問:「佞孰為大?」傅子曰:「行足以服ヾ俗,辨足以惑眾,言必稱乎仁義,隱其惡心而不可卒見,伺ゝ主之欲微合之,得其志敢以非道陷善人,稱之有術,飾之有利,非聖人不能別。此大佞也。其次,心不欲為仁義,言亦必稱之,行無大可非,動不違乎俗,合主所欲而不敢正也,有害之者然後陷之。最下佞者,行不顧乎天下,唯求主心,使文巧辭自利而已,顯然害善,行之不怍ゞ。」(卷四十九 傅子)

【註釋】ヾ服:使信服;使佩服。ゝ伺:窺伺,窺探,觀察。ゞ怍:音「做」,zuò ㄗㄨㄛˋ。慚愧。

【白話】有人問:「什麼樣的人才算最大的佞臣?」傅子回答:「行為足以讓社會大眾信服,詭辯足以迷惑眾人,言論必稱仁義,隱藏其險惡之心而人不能一下子看透,窺探君主的欲望暗中巧妙迎合,得志時敢用不道義的方式陷害好人,以一定的策略方法稱歎自己種種害善之行,以利益國家為由掩飾自己害善之舉,若不是聖人則不能識別。這種人是最大的佞臣。其次,內心不想實行仁義,言談卻必稱仁義,行為沒有讓人引起大的非議的,行動也不違背世俗習慣,迎合君主的私欲而不敢去矯正,有危害自己的人則會加以陷害。最下等的佞臣,是其作為不顧忌天下人的非議,只求迎合君主心意,言語華美而虛浮不實,以求利己而已,很明顯地殘害賢善之臣,但我行我素,毫不覺得慚愧。」


齊桓公問於管仲ヾ曰:「國何患?」對曰:「患夫社鼠ゝ。」桓公曰:「何謂也?」對曰:「夫社束木而塗之,鼠因往託焉。熏之則恐燒其木,灌之則恐壞其塗。此鼠所以不可得殺者,以社故也。夫國亦有社鼠,人主左右是也。內則蔽善惡於君上,外則賣權重於百姓。不誅之則為亂,誅之則為人主所案據,腹有之ゞ,此亦國之社鼠也。」(卷四十三 說苑)

【註釋】ヾ齊桓公問於管仲:事又見《晏子春秋》,問者為景公,答者為晏子。ゝ社鼠:社廟中的鼠,比喻有所依恃的小人。社:社壇,祭祀土地神之處。ゞ誅之則為人主所案據,腹有之:《群書治要》「天明本」斷句為:「誅之則為人主所案,據腹有之」。清代王念孫先生校勘《晏子春秋》,認為「案」字當與下文「據」字連讀為「案據」,意思是「安定之」。今從之。「腹有之」,《說苑》通行本作「腹而有之」,《韓詩外傳》作「覆而育之」。指保護和豢養他們。

【白話】齊桓公問管仲道:「治理國家所擔心的是什麼?」管仲回答說:「擔心社廟的老鼠。」桓公問:「什麼意思呢?」管仲回答說:「那社廟是用木頭排列後再塗上泥做成的,老鼠便棲身其中。若用煙熏牠,則害怕會燒壞木頭;若用水灌牠,又害怕沖壞了塗在上面的泥。這裡面的老鼠之所以不能被殺死,是因為社廟的緣故。國家也有社鼠,君主身邊的親信就是。他們在宮內對君主隱瞞一切善惡情況,在宮外就仗勢欺人,壓榨百姓。不誅殺他們就會造成禍亂,要殺掉他們,他們又被君主所庇護,君主保護和豢養他們,這些人就是國家的社鼠。」


 

是故為人君者,所與遊ヾ必擇正人,所觀覽必察正象,放鄭聲ゝ而弗聽,遠佞人ゞ而弗近,然後邪心不生,而正道可弘也。(卷二十五 魏志上)

【註釋】ヾ遊:交遊、結交。ゝ鄭聲:原指春秋戰國時鄭國的音樂。鄭國的音樂多為靡靡之音,故稱放蕩不雅正的音樂為「鄭聲」。ゞ佞人:佞,nìng ㄋㄧㄥˋ。善於花言巧語、阿諛奉承的人。

【白話】所以說,做君主者,他所交往的一定要挑選正直的人,所觀看的一定要選擇正大光明的景象,拋開庸俗的音樂而不聽,疏遠諂媚的人而不接近,這樣才能使邪惡之心不生,而正道也可以得到弘揚了。


或問:「天子守在四夷ヾ,有諸?」曰:「此外守也,天子之內守在身。」曰:「何謂也?」曰:「至尊者,其攻之者眾焉,故便僻ゝ御侍ゞ,攻人主而奪其財;近幸妻妾,攻人主而奪其寵;逸遊伎藝,攻人主而奪其志;左右小臣,攻人主而奪其行;不令々之臣,攻人主而奪其事。是謂內寇。」(卷四十六 申鑒)

【註釋】ヾ四夷:古代華夏族對四方少數民族的統稱,指東夷、西戎、南蠻、北狄。ゝ便僻:便,pián ㄆㄧㄢˊ。僻音「譬」,pì ㄆㄧˋ。指君主左右受寵幸的小臣。ゞ御侍:帝王侍從。々不令:不善,不肖。

【白話】有人問:「天子的守衛在於防禦四方夷狄的入侵,是嗎?」答:「這只是對外的防禦,天子對內的防禦在於自身。」問:「此話怎講?」答:「處於至高無上地位的人,『進攻』他的人很多。逢迎諂媚的侍從攻人主之心,而競相取得其財利;人主親近的妻妾嬪妃攻人主之心,而爭奪其寵愛;放縱遊樂的歌妓藝人攻人主之心,使其玩物喪志;人主左右的小臣攻人主之心,使其品行不端;心懷不善之臣攻人主之心,使其貽誤大事。這些可說是內部的盜寇。」


奸臣因以似象之言而為之容說ヾ,人主不能別也,是而悅之,惑亂其心,舉動日繆ゝ,而常自以為得道,此有國之常患也。夫佞邪之言,柔順而有文;忠正之言,簡直而多逆。(卷五十 袁子正書)

【註釋】ヾ容說:說音「月」,yuè ㄩㄝˋ。曲意逢迎,以取悅於上。說,同「悅」。ゝ繆:音「謬」,miù ㄇㄧㄡˋ。錯誤、乖誤。

【白話】奸臣用乍聽起來像是正道的話來諂媚君主,君主沒有能力辨別,以為是對的而心生歡喜,混亂了自己的心思,行為日益乖離正道,卻還總認為自己做得合乎道義,這是君主們的通病。那些奸佞們的言語,柔和順心而有文采;忠正臣子的話,簡樸直接而多半聽來逆耳。


諂媚小人,歡笑以贊善;面從ヾ之徒,拊節ゝ以稱功。益ゞ使惑者不覺其非,自謂有端晏々之捷、過人之辨ぁ而不寤あ,斯乃招患之旌ぃ。(卷五十 抱朴子)

【註釋】ヾ面從:謂當面順從。ゝ拊節:拊音「府」,fǔ ㄈㄨˇ。即擊節,形容十分讚賞。拍、擊。節,古樂器中擯(音「鬢」,bìn ㄅㄧㄣˋ)制節拍的器具,用竹編成,擊之成聲。ゞ益:更加。々端晏:指子貢和晏子。ぁ辨:通「辯」。指辯論的才能。あ寤:音「勿」,wù ㄨˋ。通「悟」,覺悟,認識到。ぃ旌:音「經」,jīng ㄐㄧㄥ。

【白話】諂媚的小人,總是笑著稱讚叫好;當面奉承的人,總是擊節稱讚功德。更使迷惑的人覺察不出自己的錯誤,自認有著和子貢、晏子一樣的敏捷,以及超越常人的辯才,而不能醒悟,這些正是招致禍患的旗幟。


昔李斯教秦二世曰:「為人主而不恣睢ヾ,命之曰天下桎梏ゝ。」二世用之,秦國以覆,斯亦滅族。(卷二十六 魏志下)

【註釋】ヾ恣睢:恣音「疵」,cī ㄘ。睢音「雖」,suī ㄙㄨㄟ。放縱暴戾。ゝ桎梏:桎音「至」,zhì ㄓˋ。梏音「故」,gù ㄍㄨˋ。古代用來拘繫犯人手腳的刑具,在手上戴的為梏,在腳上戴的為桎,類似於近世的腳鐐手銬。

【白話】從前李斯告訴秦二世說:「當了君主若不能放任自己、無拘無束,這就叫做把天下變成束縛自己的腳鐐手銬。」秦二世採用了他的話,秦國因此而滅亡,李斯也被滅族。


用賢人而行善政,如或譖ヾ之,則賢人退而善政還ゝ。(卷十五 漢書三)

【註釋】ヾ譖:zèn ㄗㄣˋ。讒毀、誣陷。ゝ還:罷歇、止息。

【白話】任用賢德的人施行清明的政治,如果有人進讒言毀謗他,那賢人就會離去,而善政也就廢止了。


 

聞言未審,而以定善惡,則是非有錯,而飾辯ヾ巧言ゝ之流起矣。(卷四十九 傅子)

【註釋】ヾ飾辯:粉飾巧言,說虛浮不實的話。ゝ巧言:動聽而不實在的話。

【白話】聽取言論未客觀判斷,就輕易論定善與惡,是非容易顛倒,而賣弄言語、巧辯的風氣就會興起。


夫ヾ人主莫不愛愛己,而莫知愛己者之不足愛也。故惑小臣ゝ之佞ゞ,而不能廢也;忘(忘疑忌)違己之益己,而不能用也。(卷四十七 劉廙々政論)

【註釋】ヾ夫:音「服」,fú ㄈㄨˊ。文言文中的發語詞,表提示作用。ゝ小臣:指職位低的官吏。ゞ佞:nìng ㄋㄧㄥˋ。花言巧語、諂媚巴結。々廙:音「意」,yì ㄧˋ。

【白話】君主沒有不寵幸那些喜愛自己的人,卻不知道喜愛自己的人不該寵幸。所以迷戀於卑微小臣的諂媚,而不能遠離罷黜;感受不到不順己意的人是有益於自己的,而不願意任用他們。





網站鏈接: 尋根之旅馬來西亞漢學院 •學習群書治要網 e-mail: amtb@amtb.tw 瀏覽建議:IE 6.0以上瀏覽器 螢幕解析度1000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