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要首頁 治要講堂 治要專題 治要書檔 治要桌卡 English


治要綱目

君道 修身:
戒貪 勤儉 懲忿
遷善 改過 敦親
反身 尊賢 納諫
杜讒邪 審斷

臣術:
立節 盡忠
勸諫 舉賢

貴德:
尚道 孝悌 仁義
誠信 正己 度量
謙虛 謹慎 交友
學問 有恆 處世


為政:
務本 知人 任使
至公 教化 禮樂
愛民 民生 法古
綱紀 賞罰 法律
慎武 將兵 征伐


敬慎:
微漸 風俗 治亂
鑒戒 應事
慎始終 養生

明辨:
邪正 人情 才德
朋黨 辨物 因果
 

 



  > 首頁 > 治要綱目 > 敬慎 > 鑒戒


敬慎 > 鑒戒

目也者,遠察天際,而不能近見其眥①。心亦如之。君子誠知心之似目也,是以務鑒於人以觀得失。(卷四十六 中論)

【註釋】①眥:音zì/ㄗˋ,眼角,上下眼瞼的接合處。

【白話】人的眼睛,遠望可以看到天的盡頭,而近看卻看不到自己的眼角。人心也是這樣。君子深知人心也像眼睛一樣,因此,努力以人為鑒,來了解自己的過失。


古之人目短於自見,故以鏡觀面;智短於自知,故以道正己。目失①鏡,則無以正鬚眉;身失道,則無以知迷惑。(卷四十 韓子)

【註釋】①失:違背、離開。

【白話】古時候的人,因為眼睛不足以看見自己,所以用鏡子來觀察面容;因為智慧不足以認識自己,所以用道德仁義來端正自己的思想言行。眼睛失去鏡子,就沒有辦法端正容顏;身行離開道德仁義,就無法覺察自己的迷惑。


子曰:「由,汝聞六言六蔽①乎?」對曰:「未。」「居②,吾語汝。好仁不好學,其蔽也愚;仁者愛物,不知所以裁之,則愚也。好智不好學,其蔽也蕩③;蕩,無所適守。好信不好學,其蔽也賊④;父子不知相為隱之輩。好直不好學,其蔽也絞⑤;好勇不好學,其蔽也亂;好剛不好學,其蔽也狂⑥。」狂,妄抵觸人也。(卷九 論語)

【註釋】①蔽:壅蔽、覆障、弊端的意思。②居:坐。古人鋪席於地,兩膝著席,臀部壓在腳後跟上,謂之「坐」。③蕩:放蕩無操守。④賊:傷害。⑤絞:急切。⑥狂:狂妄牴觸他人。

【白話】孔子說:「由,你聽說過六種事有六種壅蔽的道理嗎?」子路直起身回答說:「沒有。」孔子說:「坐吧,我告訴你。好仁而不好學,其弊病是不分善惡,如同愚人;好智而不好學,其弊病是放蕩不羈而無操守;好信而不好學,其弊病是死守信諾而傷害道義情理;好直而不好學,其弊病是急躁而好揭短;好勇而不好學,其弊病是錯亂種種規矩;好剛而不好學,其弊病是狂妄而容易冒犯他人。」


孔子曰:「士有五:有埶①尊貴者,有家富厚者,有資勇悍者,有心智慧者,有貌美好者。埶尊貴,不以愛民行義理②,而反以暴傲;家富厚,不以振窮③救不足,而反以侈靡無度;資勇悍,不以衛上攻戰④,而反以侵淩私鬥;心智慧,不以端計數⑤,而反以事奸飾詐⑥;貌美好,不以統朝蒞民⑦,而反以蠱⑧女從欲⑨。此五者,所謂士失其美質⑩也。」(卷八 韓詩外傳)

【註釋】①埶:「勢」的古字,指權勢。②義理:合於倫理道德的行事準則。③振窮:救助困窮的人。④攻戰:猶作戰、戰鬥。⑤計數:謀略。⑥飾詐:謂作假騙人。⑦蒞民:管理百姓。⑧蠱:誘惑、迷亂。⑨從欲:縱欲。從,「縱」的古字。⑩美質:美好的本質。

【白話】孔子說:「士人有五類:有的權勢尊貴,有的家境富裕,有的本性勇敢,有的天資聰明,有的容貌美好。權勢尊貴的人,不利用他的權位去愛護百姓、依照倫理道德行事,反而利用權勢暴戾傲慢、欺壓百姓;家境富裕的人,不利用他的財富去救濟貧窮困乏的人,反而利用財富來過奢侈糜爛、沒有節制的生活;本性勇敢的人,不利用他的勇敢保衛國君、和入侵者戰鬥,反而憑藉勇力來欺侮別人,進行私人間的爭鬥;天資聰明的人,不利用他的明察來策劃政治的措施,反而憑藉智謀來從事奸邪的事,作假騙人;容貌美好的人,不利用他的威儀統率朝廷官吏、治理人民,反而用它來誘惑女子,放縱情欲。這五種人,可說是士人中喪失了其美好稟賦的人。」

 


動則三思,慮而後行,重慎出入,以往鑒來。言之若輕,成敗甚重。(卷二十六 魏志下)

【白話】一舉一動都要反覆思考後再行動,出入都要慎重(不放縱個人喜好),用過去的歷史教訓作為將來的借鑒。這些話說起來好像很輕鬆,但對於事業成敗影響卻很重大。

 


覽往事之成敗,察將來之吉凶,未有干名①要②利,欲而不厭③,而能保世④持家⑤,永全福祿者也。(卷二十六 魏志下)

【註釋】①干名:求取名位。干,求。②要:音yāo/ㄧㄠ,求取。③厭:通「饜」,滿足。④保世:謂保持爵祿、宗族或王朝的世代相傳。⑤持家:保持家業。

【白話】觀察往事的成敗,考察將來的吉凶,還沒有追名逐利,貪婪而不知滿足,卻能保持家道世代相傳並長久享有福祿的人。

 


周公曰:「吾聞之於政也,知善不行者則謂之狂,知惡不改者則謂之惑。夫狂與惑者,聖王之戒也。」(卷三十一 鬻子)

【白話】周公說:「我聽說關於為政方面的事,知道是好事而不施行的叫做狂,知道是惡行而不改正的叫做惑。狂與惑是聖王所戒除的。」

 


昔桀紂滅由妖婦,幽厲亂在嬖妾①。先帝覽②之,以為身戒,故左右不置婬邪之色,後房無曠積之女。(卷二十八 吳志下)

【註釋】①嬖妾:愛妾。②覽:《三國志》通行本作「鑒」。

【白話】從前夏桀、商紂的滅亡是由於迷戀妖艷的婦人,周幽王、周厲王時發生動亂,是因為寵幸愛妾。先帝吸取這些教訓,以此作為自身的借鑒,所以身邊不安置淫邪的美色,後宮沒有積聚多餘的女子。

 


天下有三危:少德而多寵,一危也;材下而位高,二危也;身無大功而有厚祿,三危也。(卷四十一 淮南子)

【白話】天下有三種危險情況:缺少德行卻倍受尊寵,是第一種危險;才能低下卻地位高貴,是第二種危險;自身沒有大功卻享有優厚俸祿,是第三種危險。

 


夫與死人同病者,不可生也;與亡國同行者,不可存也。豈虛言哉?何以知人且病?以其不嗜食也。何以知國之將亂?以其不嗜賢也。(卷四十四 潛夫論)

【白話】與死人患同一種病的人,不能活下來;與亡國之君行為相同的君主,其國家也不能長存。這難道是空話嗎?怎麼知道人將要生病呢?通過他不愛吃飯就可知曉。怎麼知道國家將會動亂呢?通過君主不愛賢才就能看出。

 


國得百姓之力①者富,得百姓之死②者強,得百姓之譽者榮。三得(三得舊皆作三德,改之)者具,而天下歸之;三得者亡,而天下去之。(卷三十八 孫卿子)

【註釋】①力:勤、盡力。②死:謂為某事或某人而犧牲性命。

【白話】國家若能得到百姓的效力就會富足,若能得到百姓拼命效死就會強盛,若能得到百姓的稱譽就會榮耀。三者具備,那麼天下的人民都將歸順;三者無一,那麼天下的人民就會背離。

 


為雕文刻鏤,技巧華飾,以傷農事,王者必禁之。(卷三十一 六韜)

【白話】在器物上刻鏤花紋圖案、追求精巧的技能和華麗的裝飾,而妨害農業,聖明的君主一定會嚴加禁止。


 

夫(ㄈㄨˊ)君者舟也,民者水也;水所以載舟,亦所以覆舟。君以此思危,則危可知矣。(卷十 孔子家語)

【白話】君主好比是船,百姓就好比是水;水可以載船,也可以使船翻覆。君主由此來思考危機,那麼危險就可想而知了。


天子之子不患不富貴不患人不敬畏患於驕盈不聞其過不知稼穡(ㄙㄜˋ)之艱難耳。至於甚者,乃不知名六畜,可不勉哉!(卷二十九 晉書上)

【註釋】①驕盈:傲慢自滿。 ②稼穡:耕種和收穫。泛指農業勞動。 ③六畜:指馬、牛、羊、雞、狗、豬。

【白話】將要繼承王位的太子,不擔憂不富貴,不擔憂別人不敬畏,要憂患的是過於驕奢而聽不到自己的過失,不知道農耕勞動的艱辛。更過分的,甚至連六畜的名字都不知道,這樣還不應該勉力上進嗎?


孟子曰:「離婁子(無婁子之子)①之明,公輸子②之巧,不以規矩③,不能成方圓;師曠④之聰,不以六律⑤,不能正五音;堯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言當行仁恩之政,天下乃可平。……故曰,徒善不足以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但有善心而不行之,不足以為政。但有善法度,而不施之,法度亦不能獨自行。(卷三十七 孟子)

【註釋】①離婁子:傳說中的視力特別強的人。 ②公輸子:春秋時魯國巧匠公輸班,或稱魯班。班,或作「般」、「盤」。 ③規矩:校正圓形和方形的兩種工具。 ④師曠:春秋晉國樂師。善於辨音。 ⑤六律:相傳黃帝時伶倫截竹為管,以管之長短分別聲音的高低清濁,樂器的音調皆以此為準。樂律有十二,陰陽各六,陽為律,陰為呂。六律即黃鐘、太簇、姑洗、蕤賓、夷則、無射。

【白話】孟子說:「就算有離婁先生的極佳視力,有公輸先生的高超手藝,如果不用圓規和曲尺,也不能精確的畫出方形、圓形;就算有師曠的辨音聽力,如果不按六律,也不能校正五音;即使有堯舜的道德修養,如果不實行仁慈的政治措施,也不能治理好天下。……所以說,只有善心還不足以從事政治,只有好的政治制度,它也不可能自己實行。」


文王問太公曰:「君國主民者,其所以失之者,何也?」太公曰:「不慎所與也。人君有六守三寶。六守者,一曰仁,二曰義,三曰忠,四曰信,五曰勇,六曰謀,是謂六守。」文王曰:「慎擇此六者,奈何?」太公曰:「富之而觀其無犯,貴之而觀其無驕,付之而觀其無轉(轉作專),使之而觀其無隱,危之而觀其無恐,事之而觀其無窮。富之而不犯者,仁也;貴之而不驕者,義也;付之而不轉者,忠也;使之而不隱者,信也;危之而不恐者,勇也;事之而不窮者,謀也。人君慎此六者以為君用。君無以三寶借人,以三寶借人,則君將失其威。大農大工大商,謂之三寶。六守長則國昌,三寶完則國安。」(卷三十一 六韜)

【白話】周文王問姜太公:「治理國家和人民的君主,都想長久保住天下,卻為何會失去呢?」太公說:「那是因為不能謹慎選擇適當的人才。凡為人君者,必須注意六守以選拔人才,並謀劃三寶以經營事業。所謂六守,一是仁,二是義,三是忠,四是信,五是勇,六是謀,這就稱為六守。」文王又問:「如何慎重選擇符合六種德行的人呢?」太公說:「給他財富,觀察他是否不觸犯禮法;給他高貴的地位,觀察他是否不驕傲自大;授予他重任,觀察他是否不獨裁專權;使他處理事務,觀察他是否不隱瞞實情;讓他身處危難,觀察他是否能臨危不懼;讓他處理事變,觀察他是否能應變無窮。富裕而不觸犯禮法,是心中存有天理之公,這就是仁;高貴而不驕傲自大,是心中存有義理之明,這就是義;授予職權而不獨裁專政,是心中存有忠誠之操,這就是忠;處理事務而不隱瞞實情,是心中存有誠信之行,這就是信;身處危難而能不恐懼,是心中有勇往不屈之意,這就是勇;處理事變而能應對不窮,是心中具有機智之略,這就是謀。人君應慎重選拔具有這六項的人,加以重用。君主不可將處理三寶之權利給與他人;給與他人,君主將喪失權威。三寶乃是大農、大工、大商三種經濟組織。具有六守之賢才眾多,則國家昌盛;三寶之經濟制度完備,國家就能安定。」


景公問晏子曰:「臨國①蒞民②,所患何也?」對曰:「所患者三:忠臣不信,一患也;信臣不忠,二患也;君臣異心,三患也。是以明君居上,無忠而不信,無信而不忠者,是故君臣無獄(無獄作同欲 ),而百姓無恐(恐作怨)也。」(卷三十三 晏子)

【註釋】①臨國:治理國事。 ②蒞民:管理百姓。

【白話】景公問晏子說:「執掌國政管理人民,應該憂慮的是什麼?」晏子回答說:「應該憂慮的事有三件:忠誠愛國的臣子不被信任,這是憂慮之一;受信任的臣子不忠誠,這是憂慮之二;國君與臣子不同心,這是憂慮之三。所以賢明的國君身居高位,沒有忠臣不受信任,也沒有受信任卻不忠心的現象,因此君臣同一條心,百姓也就沒有怨言了。」


子墨子曰:「國有七患。七患者何?城郭①溝池②不可守,而治宮室,一患也;邊國至境,四鄰莫救,二患也;先盡民力無用之功,賞賜無能之人,三患也;仕者持祿,遊者憂佼(佼作反)③,君脩法討臣,臣懾(ㄕㄜˋ)④而不敢咈⑤,四患也;君自以為聖智,而不問事,自以為安強而無守備,五患也;所信者不忠,所忠者不信,六患也;蓄種菽(ㄕㄨˊ)粟,不足以食之,大臣不足以事之,賞賜不能喜,誅罰不能威,七患也。以七患居國,必無社稷;以七患守城,敵至國傾。七患之所當,國必有殃。」(卷三十四 墨子)

【註釋】①城郭:城牆。城指內城的牆,郭指外城的牆。 ②溝池:護城河。 ③憂佼:依據清朝孫詒讓《墨子閑詁》,為「愛佼」,意思是愛私交。佼,通「交」。 ④懾:恐懼。 ⑤咈:違背、違逆。

【白話】墨子說:「國家有七種禍患。這七患是什麼呢?內外城池都不能有效防禦,卻修建宮室,這是第一種禍患;敵兵壓境,四面鄰國不願救援,這是第二種禍患;把民力耗盡在無用的事情上,賞賜沒有才能的人,這是第三種禍患;做官的人只求保住俸祿,遊學的士人只顧結交朋黨,國君修訂法律來懲治臣子,臣子畏懼而不敢直言勸諫,這是第四種禍患;國君自以為聖明睿智而不過問政事,自以為國家安穩強盛而不做防禦準備,這是第五種禍患;國君信任的人不忠誠,忠於國君的人卻不被信任,這是第六種禍患;儲藏和種植的糧食,不足以養活人民,大臣不足以承擔事務,賞賜不能使人高興,誅罰不能使人畏懼,這是第七種禍患。治國出現這七種禍患,必定亡國;守護城池出現這七種禍患,敵軍一到必定淪陷。這七種禍患存在於哪個國家,哪個國家必定遭殃。」


十過:一曰,行小忠,則大忠之賊也。二曰,顧小利,則大利之殘也。三曰,行僻自用,無禮諸侯,則亡身之至也。四曰,不務聽治,而好五音,則窮身之事也。五曰,貪愎喜利,則滅國殺身之本也。六曰,耽於女樂,不顧國政,則亡國之禍也。七曰,離內遠遊,忽於諫士,則危身之道也。八曰,過而不聽於忠臣,而獨行其意,則滅高名,為人笑之始也。九曰,內不量力,外恃諸侯,則削國之患也。十曰,國小無禮,不用諫臣,則絕世之勢也。(卷四十 韓子)

【白話】十種過錯:一是奉行對私人的小忠,那就會損害大忠。二是只顧小利,那就會破壞大利。三是行為乖僻又自以為是,對待諸侯無禮,那就會走向自取滅亡的道路。四是不致力於國事,而沉迷在聲樂中,那會讓自己陷入窮途末路。五是貪婪固執又追求私利,那是亡國喪身的禍根。六是沉迷於女色歌舞,不顧國家的政事,就會遭受亡國的災禍。七是離開朝廷到遠方遨遊,忽略諫議大臣的勸言,那是危害自身的做法。八是有過錯而不肯聽忠臣的勸諫,卻一意孤行,那就是自毀名譽,受人譏笑的開始。九是不考量國內的力量,而依賴國外的諸侯,那就有國土被分割的憂患。十是國家弱小而不講禮義,又不任用直言的諫臣,那是斷絕後嗣的趨勢。


亡國之主必(必下有自字)驕,必自智,必輕物①。自謂有過人智,故輕物,物,人也。(卷三十九 呂氏春秋)

【註釋】①物:人、眾人。

【白話】亡國的君主,必定是自大驕傲,怠慢賢士;必定是自作聰明,專獨剛愎;必定是輕視一切人,所以才會招來禍患。


故禮煩則不莊業眾則無功令苛則不聽禁多則不行。(卷三十九 呂氏春秋)

【白話】禮節太過繁瑣就不莊重,事業繁重則績效不彰,政令太苛刻則人民就不聽從,禁令過多就無法執行。


鳥窮則噣獸窮則攫人窮則詐馬窮則逸。自古及今,未有窮其下而能無危者也。(卷十 孔子家語)

【註釋】①窮:困窘、窘急。 ②逸:逃跑。

【白話】鳥被逼到困境就會用嘴啄鬥,獸被逼到困境就會用爪奪取,人被逼到困境就會出現欺詐行為,馬被逼到困境就會逃奔。從古至今,沒有逼迫臣民走投無路,而君王自己卻能沒有危險的。


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壯也,血氣方剛,戒之在鬥;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得,貪得也(卷九 論語)

【白話】孔子說:「君子有三件應該警惕戒備的事:少年時,血氣尚未穩定,應該警戒,不要把精力放縱在色欲上;到壯年時,血氣正旺盛,應該警戒,不要爭強鬥勝,而應以此飽滿的體力精神用於正當的事業;到老年時,血氣已經衰退,應該警戒,不要貪得無厭。」


古人闔棺之日然後誄(ㄌㄟˇ)不以前善沒(ㄇㄛˋ)後惡也。(卷二十九 晉書上)

【註釋】①誄:哀祭文的一種。是敘述死者生前德行、功業的文體。 ②沒:掩蓋。

【白話】古人蓋棺之後,再來寫誄文哀悼,論定品行,不用以前的善行掩蓋後來的過惡。


君子有三鑒:鑒乎前,鑒乎人,鑒乎鏡。前惟訓,人惟賢,鏡惟明。(卷四十六 申鑒)

【白話】君子有三種借鑒:明鑒於前事,明鑒於他人,明鑒於銅鏡。以前事為明鑒,可吸取教訓;以他人為明鑒,可效法賢德;以銅鏡為明鑒,可看清自我。





網站鏈接: 尋根之旅馬來西亞中華文化教育中心 •學習群書治要網 e-mail: amtb@amtb.tw 瀏覽建議:IE 6.0以上瀏覽器 螢幕解析度1000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