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要首頁 治要講堂 治要專題 治要書檔 治要桌卡 English


治要綱目

君道 修身:
戒貪 使命 勤儉
懲忿 遷善 改過
敦親 反身 尊賢
納諫 杜讒邪 審斷


臣術:
立節 盡忠
勸諫 舉賢

貴德:
尚道 孝悌 仁義
誠信 正己 度量
謙虛 謹慎 交友
學問 有恆 處世


為政:
務本 知人 任使
至公 教化 禮樂
愛民 民生 法古
綱紀 賞罰 法律
慎武 將兵 征伐
武事

敬慎:
微漸 風俗 治亂
鑒戒 應事
慎始終 養生

明辨:
邪正 人情 才德
朋黨 辨物 因果
 

 



  > 首頁 > 治要綱目 > 君道 修身 > 審斷


君道 修身 > 審斷

聖人擇可言而後言,擇可行而後行。偷ヾ得利而後有害,偷得樂而後有憂者,聖人不為也。故聖人擇言必顧其累,擇行必顧其憂。(卷三十二 管子)

【註釋】ヾ偷:苟且(只圖眼前,得過且過)。

【白話】聖人選擇可以說的話,然後才說;選擇可以做的事,然後才做。只圖眼前得到利益而將來會有禍害,只圖眼前得到快樂而將來會有憂患的事,聖人是不會做的。所以,聖人選擇說什麼話,一定會考慮到它可能造成的麻煩;選擇做什麼事,一定會考慮到它可能帶來的憂患。


上下離而不和,故雖自安,必且危之。故曰:上下不和,雖安必危。(卷三十二 管子)

【白話】臣下不親近他們的國君,百姓不相信他們的官吏,上下離心不相和睦,雖然自認為安定,也必將走向危亡。所以說:上下不和,雖一時安定,也必將危亡。


今不務明其義,而徒設其祿,可以獲小人,難以得君子。君子者,行不苟合ヾ,立不易方ゝ,不以天下枉道ゞ,不以樂生害仁,安可以祿誘哉?雖強縛(縛作搏)執之,而不獲已,亦杜口佯愚,苟免不暇。國之安危將何賴(賴下有焉字)?(卷四十六 中論)

【註釋】ヾ苟合:不依道義行事,只知阿諛迎合。ゝ易方:改變做人之常道。方:道理;常規。ゞ枉道:違背正道。

【白話】(君王)如今若不致力修明仁義,而空設高官厚祿,可以得到小人,但難以得到君子。所謂君子,不會阿諛迎合而不以道義行事,處世不改變做人之常道,不為世人的喜好而違背道義,不為保全自己的生命而損害仁愛,怎麼可以用高官俸祿去誘惑他呢?即使用強制的手段控制他,也不能讓他屈服,他也只是閉口不言,佯裝愚鈍,苟且讓自己避免傷害都來不及,沒有餘力再幫助國家。(到此地步),國家的安危又將依賴什麼呢?


人臣有三罪:一曰導(導下有非字);二曰阿失ヾ;三曰尸寵ゝ。以非先(先作引)上,謂之導;從上之非,謂之阿;見非不言,謂之尸。導臣誅,阿臣刑,尸臣絀ゞ。(卷四十六 申鑒)

【註釋】ヾ阿失:曲從(君上的)過失。ゝ尸寵:謂臣見君非而不諫,徒被寵幸。ゞ絀:音「處」,chù ㄔㄨˋ。通「黜」,貶退,廢除。

【白話】臣子有三種罪:一是引導君主做不正當的事情;二是一意迎合君主的過失;三是不盡忠直之道而取寵。用不正當的言行引導君主稱為導;順從君主做不正當的事情稱為阿;見到不正當的事情不規勸稱為尸。引導君主幹不正當事的臣子應被誅殺,阿意迎合的臣子應當被處罰,在其位而不盡忠勸諫的臣子應當被罷免。


臧孫曰:「季孫之愛我,疾疢ヾ也;志相順從,身之害。孟孫之惡我,藥石ゝ也。志相違戾,猶藥石療疾。美疢不如惡石。夫石猶生我;愈己疾也。疢之美,其毒滋ゞ多。孟孫死,吾亡無日矣。」(卷五 春秋左氏傳中)

【註釋】ヾ疾疢:疢音「趁」,chèn ㄔㄣˋ。病害。疢:煩熱;疾病。ゝ藥石:藥劑和砭石,泛指藥物。ゞ滋:愈益;更加。

【白話】臧武仲說:「季武子喜歡我(志意相投,順從我意),猶如使我沒有痛苦地患上熱病;孟莊子厭惡我(志意相違),猶如治癒我疾苦的藥石。沒有痛苦的熱病不如使人痛苦的藥石。藥石還能治病,使我活下去;患熱病而不知痛苦,它的毒害就更深了。如今孟莊子死了,我離滅亡也沒有多少日子了。」


善善而不能用,惡惡而不能去。彼善人知其貴己而不用則怨之;惡人見其賤ヾ己而不好ゝ則仇之。夫與善人為怨,惡人為仇,欲毋亡,得乎?(卷四十四 桓子新論)

【註釋】ヾ賤:輕視,鄙視。ゝ好:音「號」,hào ㄏㄠˋ。喜愛,愛好。

【白話】領導人喜歡善人卻不去任用,憎惡惡人卻不去罷免。那些善人知道他看重自己卻不被任用,就會抱怨他;惡人看到他鄙視自己而得不到他的喜歡,就會怨恨他。與善人結怨,與惡人結仇,想不滅亡,可能嗎?


慶鄭曰:「背施ヾ,無親;幸災ゝ,不仁;貪愛,不祥ゞ;怒鄰,不義々。四德皆失,何以守國?」(後補卷四 春秋左氏傳上)

【註釋】ヾ背施:背棄恩施。ゝ幸災:因別人遭災而高興。ゞ貪愛,不祥:貪所愛之貨利而不以與人,則禍殃將至。々怒鄰,不義:使鄰國忿怒,不合道義。

【白話】晉大夫慶鄭說:「背棄別人的恩惠就會失去親近自己的人;對別國的災害幸災樂禍就是不仁;貪所愛之貨利而不捨得給人就是不祥;激怒鄰國就是不義。這四種道德都丟失了,靠什麼來保護國家呢?」


陽門ヾ之介夫ゝ死,陽門,宋國門也。介夫,甲胄衛士。司城ゞ子罕入而哭之哀。子罕,樂喜也。晉人之覘々宋者,反ぁ報於晉侯曰:「陽門之介夫死,而子罕哭之哀,而民悅,殆不可伐也。」覘,窺視也。孔子聞之曰:「善哉,覘國乎!」善其知微。(卷七 禮記)

【註釋】ヾ陽門:宋國的城門名。ゝ介夫:披甲的衛士。ゞ司城:即司空,主管城郭。々覘:音「詹」,zhān ㄓㄢ。窺看,偵查。ぁ反:通「返」。

【白話】宋國陽門有個衛士死了,司空子罕進到靈堂內哭得很悲傷。當時潛伏在宋國的情報人員回去後向晉侯報告說:「陽門有個衛士死了,而子罕哭得很傷心,人民都受他感動(此時宋國上下一心),恐怕不能去討伐他們啊!」孔子聽說之後,說:「好啊(能夠見微知著),他真是善於觀察國情啊!」


 

天下之國,莫不皆有忠臣謀士也,或喪師敗軍,危身亡國者,誠在人主之聽,不精不審。(卷四十八 體論)

【白話】天下所有的國家都是有忠臣和謀士的,其中有折損軍隊、吃了敗仗,危及自身乃至亡國的,實在是因為君主聽了各種建議之後的決斷,不嚴密、不詳究。


夫讒人似實,巧言如簧ヾ,使聽之者惑,視之者昏。夫吉凶之效,在乎識善;成敗之機,在於察言。(卷二十四 後漢書四)

【註釋】ヾ巧言如簧:簧音「黃」,huáng ㄏㄨㄤˊ。形容人言辭巧妙動聽,猶如笙中之簧。簧,笙、竽、管等樂器中振動發聲的薄片,用竹、金屬或其他材料製成。

【白話】讒奸之人看似誠實,花言巧語好像笙簧,讓聽到的人迷惑,讓看到的人昏聵。吉和凶的效驗,在於有能力認識何者是善;成或敗的關鍵,在於能夠詳審何者論述正確。


凡有血氣ヾ,苟不相順,皆有爭心。隱而難分,微而害深者,莫甚於言矣。君人ゝ者將和眾ゞ定民,而殊其善惡,以通天下之志者也,聞言不可不審也。(卷四十九 傅子)

【註釋】ヾ血氣:血液和氣息。ゝ君人:為人君主;治理人民。ゞ和眾:使百姓和順。

【白話】大凡有血氣的萬物,如果彼此不和順,就會有競爭之心。人們交往中隱晦而難以分辨、細小卻有大害的,莫過於言語。做君主的要協調眾人、安定百姓、分別善惡,以通達天下人的心志,對聽到的話就不能不加以詳察。


不用之法,聖主不行;不驗ヾ之言,明主不聽也。(卷四十一 淮南子)

【註釋】ヾ不驗:不切實際;沒有效驗。

【白話】不合時宜的法度,聖明的君王不會施行;不切實際的言論,賢明的君王不會聽信。


主察異言,乃覩其萌;主聘儒賢,奸雄乃遁ヾ;主任舊齒ゝ,萬事乃理;主聘巖穴ゞ,士乃得實。故傅說陟而殷道興,四皓至而漢祚長,得治之實也。(卷四十 三略)

【註釋】ヾ遁:逃亡、逃跑。ゝ舊齒:年高望重者;老臣、舊臣。ゞ巖穴:指巖穴之士,即隱士。

【白話】君主能明察反常的言論,才能看到禍亂的萌芽。君主能聘任賢能的儒士,奸雄就會逃亡;君主信任久經考驗的老臣,萬事才能治理得好;君主訪求不求名利的隱士,這些士人的實德才得以宣揚,進而發揮教化的作用。


齊侯問於晏子曰:「為政何患?」對曰:「患善惡之不分。」公曰:「何以察之?」對曰:「審擇左右,左右善,則百僚ヾ各獲其所宜,而善惡分矣。」孔子聞之曰:「此言信矣。善進則不善無由入矣,不善進則善亦無由入矣。」(卷四十三 說苑)

【註釋】ヾ百僚:百官。

【白話】齊侯向晏子問道:「執政最要擔心的是什麼?」晏子回答說:「擔心好人、壞人分不清。」齊侯說:「怎麼樣來考察他們呢?」晏子回答說:「審慎地選擇左右親信,如果左右親信好,那麼百官就會各自得到其所適合的位置,這樣好人、壞人也就能辨別清楚了。」孔子聽後說:「這話確實如此。賢善之人得到進用,那麼不善之人就沒有辦法進來;如果不善之人得到進用,那麼賢善之人也就沒有辦法進來了。」


眾人之唯唯,不若直士之愕愕ヾ。(卷八 韓詩外傳)

【註釋】ヾ愕愕:直言無諱的樣子。

【白話】眾士的唯唯諾諾,不如一位正直士人的直言諫諍。


人主莫不欲得賢而用之,而所用者不免於不肖;莫不欲得奸而除之,而所除者不免於罰賢。若是者,賞罰之不當,任使之所由也。人主之所賞,非謂其不可賞也,必以為當矣;人主之所罪,非以為不可罰也,必以為信ヾ矣。智不能見是非之理,明不能察浸潤ゝ之言,所任者不必智,所用者不必忠,故有賞賢罰暴之名,而有戮能養奸之實,此天下之大患也。(卷五十 袁子正書)

【註釋】ヾ信:果真、確實。ゝ浸潤:浸音「進」,jìn ㄐㄧㄣˋ。逐漸滲透。引申為積久而發生作用。

【白話】君主無不想得到賢才並任用他們,但所任用的人中總是難免有不賢的人;君主無不想抓住奸人而鏟除他們,但被鏟除的人中總是難免有賢能的人。像這種情況出現,是因為賞罰失當、委任官員不妥造成的。君主所獎賞的,並不是明知道這個人不應該獎賞,而偏要獎賞他,一定自以為獎賞得十分恰當;君主所懲罰的,並不是明知道這個人不該懲罰,卻偏要懲罰他,一定是認為懲罰得恰到好處。問題在於君主的智慧不能分辨是非曲直,其賢明的程度還不能夠識別漸漸滲透的讒言,所委任的人就未必真有智慧,所用的人未必忠誠,所以雖然名義上是賞賜賢能而懲罰暴徒,實際上卻往往懲罰了賢者而姑息了奸人,這是天下的大患啊!

 


 

金玉滿堂ヾ,莫ゝ之能守,嗜欲傷神,財多累身。富貴而驕,還自遺ゞ咎々。夫富當振ぁ貧,貴當憐賤。而反驕恣,必被禍患也。功成名遂あ身退ぃ,天之道也。言人所為,功成事立,名跡稱遂,不退身避位,則遇於害,此乃天之常道。譬如日中則移,月滿則虧,物盛則衰,樂極則哀也。(卷三十四 老子)

【註釋】ヾ金玉滿堂:形容極為富有。ゝ莫:沒有誰。ゞ遺:留下。々咎:音「就」,jiù ㄐㄧㄡˋ。災禍,不幸之事。ぁ振:通「賑」。あ遂:成就、成功。ぃ身退:退位,不再眷戀。

【白話】金玉滿堂、豐富的物質生活,很難長久地保有,富貴時生活驕縱奢侈,就給自己種下禍根。功成名就之後,懂得不居功貪位,適時退下,才符合大自然的運行之道。


夫聽察ヾ者,乃存亡之門戶ゝ,安危之機要ゞ也。若人主聽察不博,偏受所信,則謀有所漏,不盡良策;若博其觀聽,納受無方々,考察不精,則數ぁ有所亂矣。(卷四十八 體論)

【註釋】ヾ聽察:聽取及考察各種意見。ゝ門戶:比喻事物的關鍵。ゞ機要:關鍵、要領。々無方:沒有方法。ぁ數:策略。

【白話】聽和察,是國家存亡安危的關鍵。假如君主不能廣泛地聽取和明察,只接受親信者的言論,那麼謀劃必定有疏漏,不能盡收好的策略;假如能廣泛地聽取和明察,但採納的方法不對,考察也不精確,謀略計劃必然混亂無章。


孔子曰:「眾好之必察焉,眾惡之必察焉。」故聖人之施舍也,不必任眾,亦不必專己ヾ,必察彼己之謂(謂作為),而度之以義,故舉無遺失,而功無廢滅也。(卷四十四 潛夫論)

【註釋】ヾ專己:固執己見。ゝ度:音「奪」,duó ㄉㄨㄛˊ。考慮、推測。ゞ舉:推薦、選用。

【白話】孔子說:「眾人都喜歡他,一定要仔細考察詳情;眾人都厭惡他,一定要仔細考察詳情。」聖人對人才的取捨,不一定都聽取大眾之言,也不一定要堅持己見,而是一定要考察這個人的作為,並以道義來衡量,所以選拔賢才時沒有遺漏,政事就不會敗壞喪亡。


人君之大患也,莫大乎詳於小事,而略於大道ヾ;察於近物,而暗於遠數ゝ。自古及今,未有如此而不亡也。(卷四十六 中論)

【註釋】ヾ大道:指最高的治世原則,包括倫理綱常等。ゝ遠數:深遠的謀劃。

【白話】君主最大的弊病,莫過於詳察小事而忽略了治國的重要綱領;莫過於只看到眼前的事物,卻忽略長遠的謀劃。從古至今,只要如此,沒有不滅亡的。


景公問晏子曰:「古者離散其民而隕ヾ失其國者,其常行ゝ何如?」對曰:「國貧而好大,智薄而好專;尚讒諛而賤賢人,樂簡慢ゞ而輕百姓;國無常法,民無經紀々;好辨以為智,刻民以為忠;流湎ぁ而忘國,好兵而忘民;肅於罪誅,而慢於慶賞;樂人之哀,利人之害;德不足以懷人,政不足以匡あ民;賞不足以勸善,刑不足以防非。此亡國之行也。今民聞公令如寇讎ぃ,此古之離其民隕其國常行也。」(卷三十三 晏子)

【註釋】ヾ隕:音「允」,yǔn ㄩㄣˇ。失去,喪失。ゝ常行:時常有的行為。ゞ簡慢:輕忽怠慢。々經紀:綱常、條理。ぁ流湎:湎音「免」,miǎn ㄇㄧㄢˇ。放縱而無節制。あ匡:音「框」,kuāng ㄎㄨㄤ。輔助、糾正。ぃ寇讎:仇敵、敵人。

【白話】齊景公問晏子說:「古代離散百姓而喪失其國的君主,他常見的行為是怎樣的?」晏子回答說:「國家貧窮卻好大喜功,智慧淺薄卻獨斷專行;好聽信讒諛之言而輕視賢人,好輕慢而忽略百姓;國家沒有固定的法律,百姓沒有行為準則;把喜好爭辯當作智慧,把苛虐百姓當作忠誠;放縱無度而荒廢國事,喜好用兵而不顧人民;嚴於判罪誅殺,疏於賞賜有功;把別人的哀傷當作歡樂,靠損害別人謀取利益;道德微薄不足以安撫百姓,政令苛刻不足以教導百姓;賞賜不足以勸人行善,刑罰不足以防範違法行為。這就是亡國的做法。現在百姓聽了國家的政令如同見了仇敵,這就是古代造成離散百姓、喪失國家的常見行為。」





網站鏈接: 尋根之旅馬來西亞漢學院 •學習群書治要網 e-mail: amtb@amtb.tw 瀏覽建議:IE 6.0以上瀏覽器 螢幕解析度1000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