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要首頁 治要講堂 治要專題 治要書檔 治要桌卡 English


治要綱目

君道 修身:
戒貪 使命 勤儉
懲忿 遷善 改過
敦親 反身 尊賢
納諫 杜讒邪 審斷


臣術:
立節 盡忠
勸諫 舉賢

貴德:
尚道 孝悌 仁義
誠信 正己 度量
謙虛 謹慎 交友
學問 有恆 處世


為政:
務本 知人 任使
至公 教化 禮樂
愛民 民生 法古
綱紀 賞罰 法律
慎武 將兵 征伐
武事

敬慎:
微漸 風俗 治亂
鑒戒 應事
慎始終 養生

明辨:
邪正 人情 才德
朋黨 辨物 因果
 

 



  > 首頁 > 治要綱目 > 明辨 > 人情


明辨 > 人情

聖王深識人情,而達治體,故其稱曰:「不以一眚ヾ掩大德。」又曰:「赦小過,舉賢才。」又曰:「無求備於一人。」(卷三十 晉書下)

【註釋】ヾ眚:音「省」,shěng ㄕㄥˇ。過失。

【白話】聖王都深刻明瞭人之常情,而且通曉為政之道,所以他們說:「不要因小的過錯來掩蓋大的德行。」又說:「饒恕小的過失,任用有賢德的人。」又說:「對於一個人不能求全責備。」


 

自古有國有家者,咸欲修德政以比隆ヾ盛世,至於其治,多不馨香。非無忠臣賢佐,闇於治體ゝ也,由主不勝ゞ其情,弗能用耳。夫人情憚難而趣々易,好同而惡異,與治道相反。(卷二十七 吳志上)

【註釋】ヾ比隆:同等興盛。ゝ治體:治國的綱領、要旨。ゞ不勝:制伏不住。々趣:趨向、歸向。

【白話】自古以來有國的諸侯、有家的卿大夫,都想實施德政來達到與古代盛世同樣的興盛,但是他們治理的成果,大多都不美好。這不是因為沒有忠誠賢明的輔臣,以及不懂得治國的要領,而是由於君主不能克制自己的私情,不能任用忠臣及遵從治國正道。人之常情總是害怕困難而趨向容易,喜好別人贊同而厭惡異議,這與治國之道剛好相反。


夫小臣之欲忠其主也,知愛之而不能去其嫉妒之心,又安能敬有道,為己願稷契之佐哉。(卷四十七 劉廙政論)

【白話】那些小臣們想效忠他的君主,只知道偏愛君主,而不能去掉自己的嫉妒心理,又怎能恭敬有德有才之人,願意自己成為稷、契這樣的輔佐之臣呢?


 

人有六情ヾ,失之則亂,從之則睦。故聖王之教其民也,必因ゝ其情,而節之以禮;必從其欲,而制之以義。義簡而備,禮易而法,去ゞ情不遠,故民之從命也速。(卷八 韓詩外傳)

【註釋】ヾ六情:人的六種欲求。《韓詩外傳》卷五:「人有六情:目欲視好色,耳欲聽宮商,鼻欲嗅芬香,口欲嗜甘旨,其身體四肢欲安而不作,衣欲被文繡而輕暖。此六者,民之六情也。」ゝ因:順、順應。ゞ去:距離。

【白話】人有六種欲求,違背了,國家就會紊亂,合理地順從就能帶來和睦。所以聖王教化人民,一定會依據人情事理,而用禮法加以節制;也一定會隨順人民願望,而用道義加以規範。義理簡明而又完備,禮法易行而有規則,與人情相距不遠,所以人民就很容易遵從國家的法令。


今彼有惡而己不見,無善而己愛之者,何也?智不周ヾ其惡,而義不能割其情也。(卷四十七 劉廙政論)

【註釋】ヾ周:遍、遍及。

【白話】事奉君主左右的近臣有不良行為,而君主卻看不見,沒有做出利益國家的善行而君主卻溺愛他,這是什麼原因呢?因為君主的智慧難以盡見這些近臣為惡的一面,而行道義的決心還不能達到割捨私情。

 


行善者則百姓悅,行惡者則子孫怨。是以明者,可以致ヾ遠,否者以失近。(卷四十 新語)

【註釋】ヾ致:招致、招引。

【白話】君王能行善政,百姓就會喜悅;君王作惡,連子孫都會埋怨。所以明白這個道理的君王,可以使遠方的人歸附且影響久遠;假如違背,連最親近的人也會失去。

 


我聞忠善以損怨,為忠善,則怨謗息也。不聞作威以防怨。欲毀鄉校,即作威也。(卷五 春秋左氏傳中)

【白話】我聽說忠誠善良可以減少人民的怨言和批評,沒聽說倚仗威勢能防止抱怨的。

 


周公謂魯公ヾ曰:魯公,周公之子,伯禽也。「君子不施ゝ其親,施,易也,不以他人之親,易己之親。不使大臣怨乎不以ゞ。以,用也,怨不見聽用也。故舊無大故,則不棄也。無求備於一人。」大故,謂惡逆之事也。(卷九 論語)

【註釋】ヾ魯公:周公的兒子伯禽。最初,周武王分封魯國給弟弟周公旦,之後因周公留輔天子而改封周公長子伯禽為魯侯。ゝ施:音「使」,shǐ ㄕˇ。棄置,忘卻。ゞ以:任用。

【白話】周公對兒子伯禽說:「君子不疏遠他的親族,不讓大臣抱怨不被任用。對老臣舊友,如果沒有惡逆等重大罪過,就不要遺棄他。不要對人事事要求做到完善無缺。」

 


君子所惡乎異者三:好生事也,好生奇也,好變常也。好生事則多端而動眾,好生奇則離道而惑俗,好變常則輕法而亂度。故名不貴苟傳,行不貴苟難。純德無慝ヾ,其上也;伏而不動,其次也;動而不行,行而不遠,遠而能復,又其次也;其下遠而已矣(已矣作不近也三字)。(卷四十六 申鑒)

【註釋】ヾ慝:音「特」,tè ㄊㄜˋ。邪惡。

【白話】君子所厭惡的異常行為有三種:喜歡生事、喜歡製造奇言怪論、喜歡改變常規。喜歡生事,就會製造事端而興師動眾;喜歡製造奇言怪論,就會離經叛道而惑亂風俗;喜歡改變常規,就會輕視法令而擾亂制度。因此人的名聲暫且得到流傳並不顯得可貴,勉強做了難以做到的事也並不顯得可貴。(只有遵循禮義才是可貴的。)純正的德行毫無偏邪,這是最上等的;能伏住邪念而心不妄動,是次等的;心有妄念而不行動,雖有行動但不遠離正道,遠離正道了還能及時回頭,又再其次;最下等的是與正道愈來愈遠而不自知。

 





網站鏈接: 尋根之旅馬來西亞漢學院 •學習群書治要網 e-mail: amtb@amtb.tw 瀏覽建議:IE 6.0以上瀏覽器 螢幕解析度1000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