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要首頁 治要講堂 治要專題 治要書檔 治要桌卡 English


治要綱目

君道 修身:
戒貪 勤儉 懲忿
遷善 改過 敦親
反身 尊賢 納諫
杜讒邪 審斷

臣術:
立節 盡忠
勸諫 舉賢

貴德:
尚道 孝悌 仁義
誠信 正己 度量
謙虛 謹慎 交友
學問 有恆 處世


為政:
務本 知人 任使
至公 教化 禮樂
愛民 民生 法古
綱紀 賞罰 法律
慎武 將兵 征伐


敬慎:
微漸 風俗 治亂
鑒戒 應事
慎始終 養生

明辨:
邪正 人情 才德
朋黨 辨物 因果
 

 



  > 首頁 > 治要綱目 > 貴德 > 孝悌


貴德 > 孝悌

夫孝敬仁義,百行之首,而立身之本也。孝敬則宗族安之,仁義則鄉黨①重之。此行成於內,名著於外者矣。(卷二十六 魏志下)

【註釋】①鄉黨:同鄉、鄉親。

【白話】孝敬、仁義,是各種品行當中最重要的,也是為人處世的根本。能孝敬,則家族內部就會安定;有仁義,則會受到鄉親們的尊重。這就是德行養成於自身,好的名聲就會顯揚在外了。


夫人為子之道,莫大於寶身①全行②,以顯父母。(卷二十六 魏志下)

【註釋】①寶身:珍惜身軀。 ②全行:品行完美無缺。

【白話】為人子之道,沒有比愛惜自己的身體,保持良好的品行,從而讓父母因子女賢德而得到榮耀更重要的了。


曾子曰:「孝子之養老,樂其耳目,安其寢處,以其飲食忠養①之。父母之所愛亦愛之,父母之所敬亦敬之。」(卷七 禮記)

【註釋】①忠養:指盡心誠敬奉養父母,不僅僅是照顧父母的身體而已。

【白話】曾子說:「孝子奉養父母,敬備禮樂以使父母的耳目愉悅,要使父母的寢處起居安適,對於飲食各方面,都要盡心仔細地照料和侍奉。父母所鍾愛的自己也應鍾愛,父母所恭敬的自己也恭敬。」


人之事親也,不去乎父母之側,不倦乎勞辱①之事,唯父母之所言也,唯父母之所欲也。於其體之不安,則不能寢;於其飡②之不飽,則不能食。孜孜③為此,以沒其身。(卷四十五 昌言)

【註釋】①勞辱:猶勞苦。亦指勞苦之事。 ②飡:同「餐」。 ③孜孜:勤勉,不懈怠。

【白話】人子侍奉雙親,不離開父母的身旁,不厭煩勞苦之事,恭恭敬敬聽從父母的話不違背,體恤父母的需要盡力侍奉。父母身體不安,自己就無法安睡;父母沒吃飽,自己就無法進食。勤勉不懈於此,終身不改。


禮以將其力,敬以入其忠。《詩》言:「夙興①夜寐,毋忝②爾所生。」不恥其親,君子之孝也。(卷三十五 曾子)

【註釋】①興:起身。 ②忝:音tiǎn/ㄊ一ㄢˇ,羞辱。

【白話】遵照禮儀來盡力侍奉父母,要把恭敬融入盡孝的真誠心裡。《詩經•小雅•小苑》說:「早起晚睡勤奮不懈,無愧於生養你的父母。」說的是孝子一刻也不放鬆自己,不讓父母蒙受羞恥,這是君子的孝。


曾子曰:「若夫慈愛、恭敬、安親①、揚名,則聞命矣,敢問子從父之命,可謂孝乎?」子曰:「是何言與!是何言與!昔者,天子有爭②臣七人,雖無道,不失其天下;七人者,謂大師、大保、大傅、左輔、右弼、前疑、後丞。維持王者,使不危殆。諸侯有爭臣五人,雖無道,不失其國;大夫有爭臣三人,雖無道,不失其家;尊卑輔善,未聞其官。士有爭友,則身不離於令③名;令,善也。士卑無臣,故以賢友助已。父有爭子,則身不陷於不義。故當不義則爭之。從父之命,又焉得為孝乎?」委曲從父命,善亦從善,惡亦從惡,而心有隱,豈得為孝乎。(卷九 孝經)

【註釋】①安親:使父母安寧;孝養父母。 ②爭:音zheng/ㄓㄥˋ。通「諍」。諍諫、規勸。 ③令:善、美好。

【白話】曾子說:「關於慈愛、恭敬、安親、揚名的道理,學生已經聽您講過了,請問為人子的一切都聽從父母的命令,可以說是孝嗎?」孔子說:「這是什麼話!這是什麼話!在古時候,天子有七位直言諫諍之臣,即便天子無道,還不會失掉其天下;諸侯有五位直言諫諍之臣,即便諸侯無道,還不會失掉其國;卿大夫有三位直言諫諍之家臣,即便大夫無道,還不會失掉其家;士人若有直言規勸的朋友,則自己不會失掉美好的名聲;如果父母有以道義勸諫自己改過的兒女,自身就不會陷於不義。所以面對父母、領導、朋友不合道義的思想言行,應當要勸諫。一味盲從父母的號令,怎麼能夠稱為孝呢?」


夫兄弟者,左右手也。譬人將鬥而斷其右手,而曰我必勝,若是者可乎?夫棄兄弟而不親,天下其孰親之?(卷二十五 魏志上)

【白話】兄弟之間就像人的左右手。比如有人將要打鬥時,卻砍斷自己的右手,反而說我一定能取勝,像這樣可能嗎?拋棄親兄弟而不親近,天下人還有誰可以親近呢?


 

孝悌①之至,通於神明,光于四海,無所不通。孝至於天,則風雨時;孝至於地,則萬物成;孝至於人,則重譯來貢,故無所不通也。(卷九 孝經)

【註釋】①孝悌:孝順父母,友愛兄弟。

【白話】真正能夠把孝敬父母、友愛兄弟之道做到盡善盡美,就會感通天地神明,四海之內充滿道德的光輝,沒有一個地方不受孝道的感化。

 


 蓼(ㄌㄨˋ)蓼者莪(ㄜˊ),匪①莪伊蒿(ㄏㄠ)。興也。蓼蓼,長大貌也。莪已蓼蓼長大,我視之反謂之蒿,興者,喻憂思心不精識其事也。哀哀父母,生我劬勞②。哀哀者,恨不得終養父母,報其生長己之苦也。無父何怙③?無母何恃?出則啣恤④,入則靡⑤至。恤,憂也,孝子之心,怙恃父母,依依然以為不可斯須無也,出門則思之憂,旋入門又不見,如入無所至也。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ㄈㄨˇ)我畜我,長我育我,顧我復我,出入腹我。鞠,養也。顧,旋視也。復,反覆也。腹,懷抱。欲報之德,昊天罔極。之猶是也,我欲報父母是德,昊天乎我心無極也。(卷三 毛詩)

【註釋】①匪:通「非」。不,不是。 ②劬(ㄑㄩˊ)勞:勞累、勞苦。 ③怙(ㄏㄨˋ):依賴、憑恃。 ④啣恤:含哀,心懷憂傷。 ⑤靡:不、沒。

【白話】那片長長的莪蒿,原來是青蒿,心中充滿憂思,竟把青蒿都看錯了。我可憐的父母啊,為了養育我,勞苦憔悴!沒有父親,我可以依靠誰?沒有母親,我可以仰賴誰?行走在外,心中悲痛;回到家中,房屋空曠,再也見不到父母,就像沒有到家一樣。父親啊!您生下我;母親啊!您養育我,你們撫育我、疼愛我,長養我、教育我,反復顧看我、掛念我,出入都懷抱著我。想要報答父母含辛茹苦拉扯我長大的深恩,卻再也沒有這個機會了,蒼天啊蒼天,我心常所憶念,痛切至極,沒有停止之時。

 


 孝有三:小孝用力,中孝用勞①,大孝不匱②。勞,猶功。思慈愛忘勞,可謂用力矣;尊仁安義,可謂用勞矣;博施備物,可謂不匱矣。思慈愛忘勞,思父母之慈愛己,而自忘己之勞苦。父母愛之,喜而弗忘;父母惡之,懼而無怨;無怨,無怨於父母之心也。父母有過,諫而不逆;順而諫之。父母既③沒④,必求仁者之粟以祀之。此之謂禮終。喻貧困猶不取惡人之物以事己(己作亡)親。(卷七 禮記)

【註釋】①勞:功勞、功績。 ②不匱:不竭;不缺乏。 ③既:已經。 ④沒:通「歿」。死。

【白話】孝道有三種層次:小孝用體力,中孝用功勞,大孝永不匱乏,能使天下人永遠保持孝心孝行的精神。想到父母慈愛養育之恩,竭力供養而忘記自身的疲勞,這可稱為用力;盡本分去利益大眾,使人民尊重仁德、安行道義,這可稱為用勞;廣施德教,使四海之內豐衣足食,人民各自安守本分地禮敬祭祀父母,這可稱為不匱。父母喜愛我們,做子女的一定是高興而且不敢忘懷;父母嫌棄我們,做子女的應該深加警惕而沒有埋怨;父母有了過失,要婉言勸諫而不能忤逆;父母去世之後,必以正當所得的食物來祭祀他們。這才是有始有終的孝親之禮。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立身行道①,揚名於後世,以顯父母,孝之終也。夫孝,始於事親,中於事君,終於立身。(卷九 孝經)

【註釋】①立身行道:修養自身,奉行道義。立身,建立自身做人處世的基礎。

【白話】人的身軀、四肢、毛髮、皮膚都是父母給予的,應當謹慎愛護,不敢毀損傷害,這是實行孝道的開始。自身有所建樹,實行正道,把名聲顯揚於後世,使父母獲得榮耀,則是實行孝道最終的目標。所以實行孝道,開始於侍奉雙親,推廣於侍奉君王,最終的目的則是立身行道。

 


在上不驕,高而不危;諸侯在民上,故言在上,敬上愛下,謂之不驕,故居高位而不危殆也。制節謹度,滿而不溢。費用約儉,謂之制節。奉行天子法度,謂之謹度。故能守法而不驕逸也。高而不危,所以長①守貴也;居高位能不驕,所以長守貴也。滿而不溢,所以長守富也。雖有一國之財而不奢泰,故能長守富。富貴不離其身,富能不奢,貴能不驕,故云不離其身。然後能保其社稷,上能長守富貴,然後乃能安其社稷。而和其民人。薄賦斂,省傜役,是以民人和也。蓋諸侯之孝也。《詩》云:「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戰戰,恐懼。兢兢,戒慎。如臨深淵,恐墮。如履薄冰,恐陷。(卷九 孝經)

【註釋】①長:長久、永久。

【白話】身居高位能敬上愛下而沒有傲慢之心,儘管地位再高,也不會發生傾覆的危險;能節儉守法,即使財富再充裕,也不會奢侈浪費。處於高位而沒有傾覆的危險,這樣就能長久保持尊貴的地位;財物充裕而不浪費,這樣就能長久守住財富。能使財富和尊貴不離於身,然後才能保住自己的國家,使人民和樂相處。這就是諸侯應盡的孝道!《詩經》說:「時時要戒慎恐懼,好比行走在深潭的旁邊,又好像踏在薄冰的上面,唯恐會陷落,所以凡事都要謹慎小心,提高警覺。」

 


非先王之法服①不敢服②,非先王之法言③不敢道,不合詩書,不敢道。非先王之德行不敢行。不合禮樂,則不敢行。是故非法不言,非詩書,則不言非道不行。非禮樂,則不行。口無擇言④,身無擇行⑤,言滿天下無口過,行滿天下無怨惡。三者備矣,然後能守其宗廟。法先王服,言先王道,行先王德,則為備矣。蓋卿大夫之孝也。詩云:「夙夜匪⑥懈,以事一人。」夙,早也。夜,暮也。一人,天子也。卿大夫當早起夜卧,以事天子,勿懈惰。(卷九 孝經)

【註釋】①法服:古代根據禮法規定的不同等級的服飾。 ②服:穿著。 ③法言:合乎禮法的言論。 ④口無擇言:說話皆合道理,無需經過選擇。 ⑤身無擇行:所作所為都遵循法道,自然形成習慣,無須刻意選擇。 ⑥匪:同「非」。不,不是。

【白話】(卿大夫)非符合古聖先王禮法原則的服裝不敢穿,非符合古聖先王禮法原則的言論不敢講,非古聖先王的道德行為不敢行。所以,不合禮法的話不講,不合道德的行為不行。說話無須刻意選擇,都合乎道理,行為無須刻意選擇,都遵循法道,縱使言語傳遍天下,也不會口中有失,即使所作所為天下皆知,也不會有怨恨厭惡。服飾、言語、行為三者都能遵守禮法道德,完備無缺,然後就能守住其祭祀先祖的宗廟。這就是卿大夫的孝道。《詩經》說:「要早晚勤奮不懈,來事奉天子。」

 


故以孝事君則忠,移事父孝,以事於君,則為忠也。以敬事長則順。移事兄敬,以事於長,則為順矣。忠順不失,以事其上,事君能忠,事長能順,二者不失,可以事上也。然後能保其祿位,而守其祭祀,蓋士之孝也。(卷九 孝經)

【白話】用奉事父母的孝心來奉事國君,必能做到忠誠,用奉事兄長的敬心來奉事上級,必能做到順從。忠誠與順從,都做到沒有什麼缺憾和過失,用這樣的態度去事奉國君和上級,就能保住自己的俸祿和職位,守住宗廟的祭祀,這就是士人應盡的孝道。

 


因①(因上舊有子曰二字。刪之。)天之道,春生夏長,秋收冬藏,順四時以奉事天道。分地之利。分別五土,視其高下,此分地之利。謹身節用,以養父母。行不為非,為謹身;富不奢泰,為節用。度財為費,父母不乏也。此庶人之孝也。故自天子至于庶人,孝無終始,而患不及己者,未之有也。總說五孝,上從天子,下至庶人,皆當孝無終始。能行孝道,故患難不及其身。未(未下九字恐有脫誤)之有者,言未之有也。(卷九 孝經)

【註釋】①因:順、順應。

【白話】利用節氣的自然規律,充分辨別土地的好壞和適應情況,以獲取最大的收成。謹慎遵禮,節省用度,以此來供養父母,這就是老百姓應盡的孝道。因此,上自天子下至老百姓,孝道是不分尊卑,超越時空永恆存在,無始無終的。孝道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而擔心自己做不到,那是不可能的事。

 


子曰:「孝子之事親,居則致①其敬;養則致其樂;樂竭歡心以事其親。病則致其憂;喪則致其哀;祭則致其嚴②;五者備矣,然後能事親。」(卷九 孝經)

【註釋】①致:盡。 ②嚴:尊敬、尊重。

【白話】孔子說:「孝子事奉父母親,日常居家的時候,應盡恭敬的心去侍候;奉養的時候,應盡和悅的心去服侍;父母生病時,應盡憂慮的心去照料;父母去世,應盡哀痛的心去料理後事;祭祀時,應盡嚴肅的心去祭祀。以上五點完全做到,才算是盡到事奉雙親的責任。」

 


曾子曰:「身也者,父母之遺體①也。行父母之遺體,敢不敬乎?居處不莊,非孝也;事君不忠,非孝也;蒞官②不敬,非孝也;朋友不信,非孝也;戰陳③無勇,非孝也。五者不遂④,災及於親,敢不敬乎?」遂,猶成也。卷七 禮記)

【註釋】①遺體:人的身體,都是父母遺留下來的骨肉,故稱為「遺體」。 ②蒞官:到職、居官。 ③戰陳(ㄓㄣˋ):交戰對陣。陳,通「陣」。 ④遂:完成。

【白話】曾子說:「人的身體,是父母生下來的。用父母生下來的身體去做事,怎麼敢不慎重呢?生活起居不莊重,不是孝的表現;為國君效力不忠誠,不是孝的表現;身任官職而不認真負責,不是孝的表現;跟朋友交往而不講信用,不是孝的表現;作戰時沒有勇敢精神,不是孝的表現。這五個方面做不好,就會損及父母的名聲,怎敢不慎重呢?」

 


壹舉足而不敢忘父母,壹出言而不敢忘父母。壹舉足而不敢忘父母,是故道而弗徑,舟而不游,不敢以先父母之遺體行危殆。壹出言而不敢忘父母,是故惡言不出於口,忿言不及(及作反)於身。不辱其身,不羞其親,可謂孝矣!徑,步邪趨疾也。卷七 禮記)

【白話】每踏出一步都不敢忘記父母,每開口說話都不敢忘記父母。每踏一步不敢忘記父母,所以只走正道而不走邪僻的捷徑,有船可乘就不涉水過河,不敢用父母遺留給我們的身體冒險。每開口說話不敢忘記父母,因此不會口出惡言,招致別人的辱罵。對於自己的言行舉止都能這樣謹慎小心,不侮辱自己的名聲,也不使父母遭到羞辱,這可稱得上是孝了。

 


故不愛其親,而愛他人者,謂之悖①德。人不能愛其親,而愛他人親者,謂之悖德。不敬其親,而敬他人者,謂之悖禮。不能敬其親,而敬他人之親者,謂之悖禮也。(卷九 孝經)

【註釋】①悖:違逆、違背。

【白話】不愛自己的父母,而去愛其他人,這就叫做違背道德。不尊敬自己的父母,而去尊敬別人,這就叫做違背禮法。

 





網站鏈接: 尋根之旅馬來西亞中華文化教育中心 •學習群書治要網 e-mail: amtb@amtb.tw 瀏覽建議:IE 6.0以上瀏覽器 螢幕解析度1000x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