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空老法師答疑解惑|因果篇17

淨空老法師 淨空法師 2014
廣為分享,功德無量:

問:今天佛門內有少數同修違背了戒律,橫生見解,甚至藉口攻擊排遣他人,這非但不能莊嚴佛淨土,而是動搖了同修們的信心,甚至招致世人對佛教的諷刺。古德說「寧攪千江水,不動道人心」,請問這樣做有何因果責任?

答:你去看菩薩戒經就清楚了。不信佛,就不是佛弟子,剃頭出家受了戒,還造這些罪業,果報就可想而知。可是我們也不必去毀謗他,也不必去批判他,「道不同,不相為謀」,我們可以遠離。他的勢力大,我們道場就讓給他,這個天下決定會有容身之處。佛會護念真正修道人,龍天善神也會保佑,絕對不會走投無路。生活清苦一點不要怕,用苦難來磨鍊自己,才會有成就。(21-090-0074)

問:《地藏經》講因果報應。現在人沒有不造惡的,都下地獄了,人應該愈來愈少,為什麼反倒愈來愈多?

答:這個問題你不要著急,真的,人將會愈來愈少。我是在很多年前,看到法國有一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的預言,書名叫《諸世紀》,中文的譯本。它裡面就講到,這個世界有很嚴重的災難,而且他預言,這個災難發生在一九九九年、二千年。災難的嚴重程度呢?他說這個地球上的人大概差不多都快死完了,剩下來的人是大七之數。有人說大七應該是七個億,我們曉得現在世界的人口大概將近七十億,換句話說,十個人當中只留下一個。還有些人講,這個大七不是七億,是七千萬,如果七千萬,那一百個人當中只剩下一個。到那個時候,活人會羨慕死去的人,這樣的悽慘!

但是一九九九年過去了,二千年也過去了,那個時候我正在新加坡。新加坡有一個天主教神學院的院長,他感到很奇怪,他說明明這兩年有災難,怎麼會沒有了呢?提出這麼一個問題。我說因為全世界的人都看過這個預言,都知道這個時候有災難,全世界的所有一切宗教信徒(別的不說),在這期間當中大家都誠心誠意祈禱,這個力量大!這種祈禱能夠把這個災難化解,至少會把這個災難往後延遲,我相信我這個解答他能夠滿意。可是這兩年過去了,現在人心又變得更壞:那個預言是假的,不可靠!惡業愈造愈盛,再要來一次災難,恐怕比那個預言講的還要殘酷,還要可怕。這是可能的,不是不可能。

所以現在世界上各地方都在尋求方法,怎樣去化解衝突、怎樣促進安定和平?只要有這樣的機會,我絕對不放過,我總想去盡一點力量。我參加過一些學者專家的座談會,聯合國的一些和平會議,我參與之後,聽到這些人所說的方法,能不能解決問題?不能!這種問題絕對不是幾個人在房間裡面討論討論、研究研究,世界和平就來了,衝突就沒有了,不可能的事情。我給他們提出建議,這個問題要真正解決,要靠教育。什麼教育?印光老法師在民國初年,幾乎是一個世紀之前,他就看到了,我們不能不佩服祖師的智慧、祖師的眼光,他看得清楚。你看他是淨土宗的一代祖師、一代高僧,他一生所講的、所弘揚的,不是佛經,佛經當然也說,但不是全心全力,他全心全力從事什麼?從事《了凡四訓》、《太上感應篇》、《安士全書》的流通事業。

一九七七年,我第一次到香港講經,住在倓虛老法師於九龍界限街的中華佛教圖書館。我來的時候,老和尚已經往生了,負責圖書館的人是暢懷法師。我們從那個時候認識,也成了很好的朋友,暢懷是個很好的法師。我在這個圖書館裡看到弘化社出版的很多書,因為印祖跟我們的關係非常密切,我的老師是印祖的學生,我們稱他為祖師,一般人稱師公。有這樣密切的關係,這是直接的承傳,所以對於他老人家流通的這些經書、善書,我就非常注意。

他印的版本好,錯字很少,算是近代流通經書的善本。我看版權頁,這三部書他印了幾十版,每一版至少都是五萬冊,多的高達十萬冊。我概略統計一下,他這三種書,在那個時代,印的數量超過三百萬冊,我都呆了。所有的佛書、佛經、經論,他所印的分量頂多一萬冊不得了,他這個書印了逾三百萬冊。這是什麼意思?《了凡四訓》不是佛經,算是儒家東西;《感應篇》、《安士全書》前面一半,《文昌帝君陰騭文》,算是道教的。所以我說老和尚已經推行多元文化,已經不是一個宗教,儒佛道這三家他都把它們結合在一起。我想了很久,我就想到,大概這個世間的災難非常嚴重,儒、佛要想救這個世間,已來不及了。為什麼?學儒、學佛你都要把道理搞通,你才能回心轉意,你才能夠改過自新。可是這是一門學問,沒有十年、二十年的功夫,收不到效果。最好的辦法是因果教育,所以這三種書叫因果教育。

老法師在末法時期提倡因果教育來救世間,正確!人要知道因果報應,他起心動念就會收斂,他就不敢做壞事。所以這三樣東西他極力來提倡,我們體會到他的意思。但是現在世界愈來愈不相信因果,科學技術發達,現在人信科學。基督教、天主教在中國很盛行,在外國不盛行,中國人相信,外國人不相信,外國人甚至宣布上帝已經死亡。科學第一,你看人可以到月球,可以到其他星球上去,不信上帝了,這個事情麻煩大了。如果真的走向這個方向,這個世界最後就是外國宗教裡面所講的末日,末日就是整個世界毀滅從頭再來。諾查丹瑪斯的預言就兌現了,很可怕。

我們要挽救,用什麼方法?還是印光老法師的辦法。但是現在我們不要去印書,印書全世界七十億人,你能不能印七十億本書,人手一冊?人手一冊,他也未必會看,這三本書雖然是很淺顯的文言文,現在人看有障礙。所以我這些年來提倡,最好是把它拍成電視連續劇,從電視台來播放,來教導大家,用這個方法。這有人響應,最早響應的是馬來西亞,把《了凡四訓》拍成電視劇,兩集。時間太短了,只有兩個小時,兩片,我看過了,拍的不錯,我也很讚歎。第二次,是北京這些演藝人員發心,做了六片,教材擴充了一點。可是電視台要播放,我聽說至少要二十集,二十集以上電視台歡迎;至少不能少過十六集,少過十六集電視台不接受。

所以,我這次到北京,去幹什麼?就是幹這個事情。我找到游本昌,演濟公的游本昌,我認識他,他以前到新加坡找過我,我也曾經幫助過他。他的「濟公遊記」第二次這個東西,我幫助過他,我們有這麼一段交情。所以我就講,這次我把我這個想法、看法告訴他,你給我搞一套電視劇,二十集。他過去做電視劇時,大概一集人民幣三十萬,二十集就六百萬。我說六百萬沒問題,但是我要求他,我們這個東西要能達到國際水準,國內的水準還不行,要走向國際,大家都能夠看,都喜歡。成本提高沒有問題。我說成本可以提高,找最好的演員,我們估計是一千萬上下,你給我做這個東西。

他寫了兩次劇本的大綱,我都不滿意,我說不行,都退回去了。最後我教他什麼?一定要袁了凡真人真事。所以我告訴他,你要到嘉善去,了凡先生是嘉善人,他的後代還在,袁炳坤。今年八十多歲,跟我打過電話,通過信,沒有見過面。我說你找他,他一定會把他家祖宗的事蹟提供給你做參考。他去了,也拜了了凡先生的墓,我說要把他的墳墓將來在片頭上打出來,真人真事。你看看他的命是怎樣被孔先生算定的?怎麼樣遇到雲谷禪師把命運改過來,善因善果,他是做給我們看。游本昌去了,現在很有信心。從嘉善回去之後,要到寶坻,因為了凡先生做過寶坻的知縣,縣誌裡頭一定還有資料,把它統統找出來,再去寫劇本。這一批人現在對這樁事非常熱心,我說好,我在財力上會全力支持你。

這部電視劇拍好之後,我說我們接著拍第二部,《太上感應篇》。《太上感應篇》就比這個好做,因為它的故事很多。《感應篇》做三十集,《安士全書》做三十集,三部電視劇總共做八十集。這是一筆很大的財力,我全部支援你,你好好的給我做,達到國際標準。做好之後,我們是以華語古裝劇的形式演出,下面像我們現在看到的外國電影一樣,打中文字幕、英語字幕、西班牙語字幕、阿拉伯語字幕,在電視上向全世界播放。印光大師的願望!希望因果教育能夠教全世界的人,這個世界就有救。這個事情急!得趕緊做,我到北京去就是幹這個事情。我們跟游本昌居士在一起開了三次會,鼓勵他,教他怎麼個做法。如果不做,現在人真的像《地藏經》上所講的,「閻浮提眾生,起心動念,無不是罪,無不是業」,真的墮落,不得了!(20-0246-0001)

⭕️ 淨空老法師專集 https://www.amtb.tw
⭕️ 儒釋道文化教育 https://rsd.amtb.tw
⭕️ 華藏淨宗弘化網 https://www.hwadz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