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大心欲弘揚佛法者,首宜將此義,盡力宣說|淨空老法師開示

金剛經的智言慧語|淨空法師開示
廣為分享,功德無量:

  【發大心欲弘揚佛法者,首宜將此義,盡力宣說,徹底闡明。俾大眾漸得明了,多入佛門。則化全世界為大同國,化盡法界為極樂邦,亦不難也。願共勉之。】

  發心弘法,這是我們四眾弟子都有責任,出家人更不必說,出家人是專門幹這個的,職業的教員,專門幹這個的。在家人那是兼職,他不是專業,他是兼職,他來護持道場,護持弘法。在家人有能力,一樣也要行菩薩道出來講經說法,從釋迦牟尼佛那個時候就有。佛陀在世的時候,維摩居士講經說法,跟佛沒有兩樣。

  所以弘法利生,在家人可以做,不是說這專門是出家人的責任,我們在家人沒有必要,你這樣想法也錯了;出家人認為弘法利生是我們出家人做的,在家人不必要做,也錯了。只要有能力、有機會,一定要發心去做,佛法教給我們隨緣,我們有這個機緣就要做,沒有這個機緣不必勉強,這叫隨緣。

  尤其在現在這個時代,出家人弘法利生少了,在家人要更努力、更勤奮的來做,利益無量無邊。也能夠激發出家同修,出家人一看,在家人都這樣拼命努力,做弘法利生的工作,我們趕緊要努力。所以在家人不必勸出家人,自己做,以身作則,讓出家人看到能夠反省、能夠檢點、能夠回頭,這就是無量功德。

  在現代在家居士弘法利生的確很多,影響也相當深廣,這是值得讚歎的;畢竟這個世界很大,弘法利生的人還是太少。如果你自己以為我沒有能力,我想做沒有能力,實在講只要你想做就行了,不需要能力。為什麼?只要想做,諸佛菩薩就加持你,就怕你沒有這個願心。你的願心愈強烈,佛菩薩加持愈顯著,這是真的。

  凡是發心出來講經說法的,無論在家、出家,都說了這個真話。早年諦閑法師,這是民國初年天台宗了不起的一位大德,我們在《圓覺經親聞記》序文裡面看到;這個序文是江味農居士負責整理的,蔣維喬等三個人筆記,最後交給江味農居士來做總整理。整理出來,送給老法師看,老法師看了之後:這個話是我講的?我怎麼會講得這麼好!自己都不曉得。

  三寶加持,不是自己講的,佛的威神借他這個口說出來的。換句話說,你們肯不肯把身體借給佛菩薩用?很吝嗇,不肯借,那有什麼辦法,沒有法子了。你歡歡喜喜借給佛菩薩用,你說出來的不可思議!這是老法師。居士裡面,李炳南居士我親近他十年,他每次講經很認真的預備,預備出來的東西,有的時候講台上一句也沒講到,所講的都不是自己預備的;記錄下來,拿給他看看,他也覺得很驚訝:怎麼會說出這東西來?怎麼會說得這麼好?佛力加持的。

  我這種經驗很多很多,我初學的時候講經要準備,準備的時間很長,很用心的準備;十年以後,我講經沒有預備了,所以現在講經是完全沒有準備。講些什麼?給諸位說,我自己是完全都不知道。這我是給你講實話,我上台沒有準備,不曉得講什麼東西,下了台你問我,我也不知道。現在有人錄音,把它記錄下來拿給我看,我也很驚訝:這個話怎麼是我說出來的?

  確確實實如此,我不吝嗇,肯把身體、嘴巴借給佛菩薩用,你們很吝嗇,那有什麼辦法!你們不肯借。所以一定要發心,一定要發大心,轉境界這是第一,沒有比這個更殊勝。如果我們身體有毛病,身體不健康,或者自己曉得自己的命很薄、福很薄,搞這個馬上就轉過來了。

  我跟你們講過,我那個講經筆記裡頭好多次,講了好多次,我年輕時,人家給我算命,活不了四十五歲。我很相信,我家裡好多代都沒有超過四十五歲,我哪裡可能例外?這是連甘珠活佛都跟我講過,我有聰明智慧,一點福報都沒有,甘珠說的。我說我很清楚,我實實在在沒有福報。

  年輕的時候個性跟袁了凡一樣,很刻薄,喜歡捉弄人、挖苦人,一點福報都沒有。袁了凡那些長處我還沒有,他那些缺點我統統具足,你說怎麼得了?一看到《了凡四訓》,這不得了。現在還能活這麼大的年歲,身體還不錯,這就是我身體、嘴巴借給佛菩薩用,就沾這個光,就這麼回事情。

  所以要發心,要把大乘經義,實實在在講,我們在今天這個時代,弘揚什麼經好?最方便、最殊勝無過於《阿彌陀經》,《阿彌陀經》短,三天可以講完、五天可以講完、七天可以講完,最受人歡迎。倓虛法師《念佛論》裡面給我們講,從前鄭錫賓居士,他是個做生意的,學了佛,生意不做,學會講《彌陀經》,到處給人講《彌陀經》,最後人家往生那麼自在,預知時至,沒有病苦,坐著走的。就會講一部《彌陀經》就行了,不要學得太多,一部學完了,你一生都受用不盡。

  你到中國,中國有多少個縣,我想應該有二、三千個縣,一個縣去講一個星期,大概恐怕你活了一百多歲還沒講完;你說那一部《阿彌陀經》吃香,到處作客,到處人家對你恭恭敬敬,伺候得周周到到的,講完了到另外一個地方去。如果緣再要殊勝,走遍全世界一部經,比什麼都強,真的是自利利他。

  這個地方說,首宜將此經,此經是《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江味農居士這個意思,為什麼叫我們首先要在這個經上奠定根基?這個經裡面講的是原理原則,這個經上沒有別的,就是教我們看破、放下。真的,看破、放下之後,那一句佛號就得力;看破、放下之後,你要學《彌陀經》一定就學好了,很快就會學好,學什麼都快速。

  你們今天學東西為什麼學不好?沒看破、沒放下,過去看得太多、聽得太多,拉拉雜雜的東西太多,這些拉雜東西不肯放棄,摻雜在一起,你怎麼能學得好?跟做菜一樣,一鍋的爛菜湯,亂七八糟,不是味道。所以你要肯捨,統統放下,一門深入,這樣才行。

  《金剛經》不是教我們別的,就是教我們看破、放下。徹底明白這個道理,也要把這個道理給大眾說明,教大眾都能夠明瞭,這樣才叫真正入了佛門。它的效果能夠得到世界和平、國家繁榮興盛。化法界為極樂邦,依照阿彌陀佛的理想,把我們這個世間建成西方極樂世界,也不是難事,這是真的。無論是從理論上講、方法上講,都講得通,事在人為,看我們自己是不是真正發心去幹。

  節錄自金剛般若研習報告09-023-0058集1995/5

⭕️ 淨空老法師專集 https://www.amtb.tw
⭕️ 儒釋道文化教育 https://rsd.amtb.tw
⭕️ 華藏淨宗弘化網 https://www.hwadz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