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宗六祖能師(惠能大師),聞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而得頓悟|淨空老和尚開示

金剛經的智言慧語 淨空老法師開示
廣為分享,功德無量:

  【禪宗六祖能師( 惠能大師 ),聞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而得頓悟。古今無第二人。傳授衣缽以後,尚為獵人羈絆十餘年。此正佛祖加被,磨煉其金剛慧劍耳。若在末世,尤難之難。萬人修道,成就不過一、二而已,原因在此。】

  這一段經文意思,的確非常非常的深廣。我們學佛的人,心要清淨,清淨心裡面沒有分別、沒有執著,所以清淨心就是廣大心,清淨心就是深心,我們看事情才看得遠,看得透徹。不要說學佛,世間哪一個人不希望自己有福有慧?福慧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是要靠你修得的,真正修福修慧的機緣不多,你能夠遇到這個機緣,那就是你有福有慧,遇到這個機緣把它錯過,你說那多可惜!多少人想修,遇不到這個機會,你遇到機會,錯過了。不能辨別什麼是真實的福慧。

  一切經論裡頭,佛常常提醒我們續佛慧命,續佛慧命就是希望正法久住、代代相傳,不但相傳,而且要盡心盡力把它發揚光大,普度眾生,這是真實的福慧,第一等的福慧。我們要認真去做,認真的去修學。續佛慧命裡面,當然最重要的一樁事情,就是培養後起的人才,第二才是註疏傳世,你給經論作註解傳給後世,那是第二等。第一等是培養人才,人才是活的,那是第一功德。這兩種都需要鼓勵,都需要人關心,才能成就。我們四眾弟子都有這個使命,不能把這個事情看輕,不可以疏忽這樁事情。

  往年我跟黃念祖老居士見過很多次面,也常常有書信往來。老居士常常勸我,叫我不要到處跑。你跑的地方太多了,不要再講經了,你已經講了幾十年,他說佛教後繼的人才重要,你應當定下來培養人才,寫書傳世,他教我做這個。我笑笑,跟他老人家說:這個事情,我已經放在心裡很多年很多年,緣不成熟。我要教學,誰肯跟我學,我總不能到處去抓學生,「你來,我教你!」這個我做不到。我很想教學,沒有學生,學生真的不容易找,什麼樣的學生?肯聽話的學生;我教他這一套,他搞那一套,這個不行,這個學生不能教的,所以這個學生非常難找。

  往年李老師在世的時候,我每次回到台灣,我一定去看看他老人家,看他老人家,我就向他訴苦,我在世界各地方弘法,就是我一個人,很孤單,很不容易。我就求老師多教幾個學生,我們師兄弟多了,多幾個幫手。我這個話大概講了有十幾遍,每次去看他的時候,我都會提醒一下,最後一次他老人家說:「好!你去替我找學生。」從此以後我不再說了,我再也不講了,我明白了。不要說好學生,像我這樣聽話的學生已經找不到了。老師教我怎麼做,我就怎麼聽,真的找不到。這才曉得難,真難真難!所以傳道不容易。

  李老師講了,自古以來這些祖師大德們,一生當中能遇到一個、兩個傳人,那就喜歡得不得了。很多一生當中,一個都遇不到,他就失傳、就斷了。失傳的多,佔多數,能夠得到傳人的少,佔少數。他把古來承傳這些事情告訴我,我才明瞭這個事情是可遇不可求。所以他說:一個好學生想找一個好老師難,但是一個好的老師想找一個好學生是更難,這個話我相信。都在緣分,都在眾生的福報。這個大時代,眾生都肯修福,自自然然有佛菩薩降世,示現在人間集成大法。大家都不認真修福修慧,佛菩薩不來;佛菩薩來了,你們還要毀謗他,還要侮辱他,又叫你們造很多罪業,所以他不來,不來是大慈大悲,不讓你造罪業。由此可知,諸佛菩薩示現在人間是大慈大悲,不來人間還是大慈大悲。

  六祖惠能大師是再來人,聽五祖講《金剛經》講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他就開悟了。如果從文字上來看,大概是《金剛經》的四分之一,不到一半,講到四分之一他就開悟,後面不需要再講,都明白了。不但《金剛經》不必講了,《大藏經》也不必講了,全都明白。一悟一切悟,一經通一切經通,這是事實。唯有真正明白這個事實,了解這個事實,他才肯一門深入,他才有徹悟的可能。那麼他悟了之後,前面講了,悟了之後要起行,要在行當中去磨鍊,如果有解無行,不能成就。

  惠能大師去修禪定、去修行,在哪裡修?在獵人隊裡面修了十五年。他沒有每天在盤腿面壁打坐,他沒有,伺候這些獵人。你要問他這十五年修的是什麼?究竟圓滿的六波羅蜜,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他在獵人隊那個環境裡面,在生活、工作、處事待人接物,修究竟圓滿的六波羅蜜;也就是真實的奉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他做到了。剛才說過,行幫助解,解幫助行。

  所以到十五年之後,從獵人隊裡面出來,在廣州遇到印宗法師講《涅槃經》,正好旗桿上掛著幡,風吹著,風動、幡動,有幾個聽眾在那裡爭論不休。他到當中插了一句話,他說:「不是風動,不是幡動,仁者心動」。被印宗法師聽到,印宗法師感覺到非常驚奇。印宗也不是普通人,那個時候在佛門裡面,是南方的領袖,嶺南第一法師是印宗,講經說法,教化眾生,大眾對他尊敬、敬仰。一遇到六祖,他一點傲慢的習氣都沒有,給六祖剃度。

  印宗是六祖的剃度師,剃度完之後,他再拜惠能為老師。他再拜惠能做老師,能大師可省了力氣,水漲船高,印宗法師的老師,那還得了,這一下就把他抬上去了。否則的話,他要出山來講經說法,來度眾生,要達到那麼高的一個水準,讓大家對他起尊敬心,他要用多少年的時間,才能夠達到這個水準。沒有想到印宗了不起,印宗一拜他做老師,等於說印宗所有的信徒都尊他為老師,都聽他的教誨。我們曉得,六祖一生度多少人,就是印宗度的,六祖對佛教有多大的影響,就是印宗的影響,印宗法師真正做到成人之美,一點私心都沒有,一切為佛法,一切為眾生,這是個很了不起的人。所以能大師獵人隊裡十五年的修行,別人看到是避難,文字上避難,我們看出他修行,他在那裡用功,福慧增長。

  此正佛祖加被,磨煉其金剛慧劍耳。他那十五年時間沒有白過。若在末世,如果是在今天這個環境,那就難了。誰肯把自己既有的環境來供養你,來奉獻給你弘法利生。在末法的今天,真的我們看不到。為什麼沒有?說明白了,眾生沒福。今天在台灣,有力量的人很多,真正能辨別真妄、邪正、是非的不多。正法的弘揚,正法的承傳,依舊是障礙重重,這是眾生沒福,得不到佛祖的加持。所以說尤難之難。萬人修道,成就不過一、二而已。這個一、二還是老實念佛求生淨土的,如果離開念佛求生淨土這個法門,沒有一個能成就,原因在此。這是我們應當要細細去想想的。

  節錄自金剛般若研習報告09-023-0039集 1995/5

⭕️ 觀看《金剛經的智言慧語》其他集數🔜 https://www.amtb.tw#/videoplay?menuidparent=29&menuidchild=513&voice=&mp4=1&numbers=309813

🔔 淨空老法師專集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c/amtbh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