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智慧名言
  延壽藥言 新增附錄

衰老聾憒,無能酬應,謹再贅達:除要事外,謝客、停郵。(五年前曾告)請予諒察。附錄十則,聊作贈言。己立立人,願相共勉。己亥歲朝,曉醒贅言。


一 古訓【二則。皆簡要切實。宜時刻弗忘。終身力行。】
傲不可長。欲不可縱。志不可滿。樂不可極。
禮記、曲禮上篇語。欲,俗作慾,即食、色、衣、室、器、用、觀、聽、玩、游、貪、奢、等外欲;亦曰物欲、私欲。志,謂意志,非志氣。
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宋范文正公仲淹語。綜觀范公生平,言行相副,德業並隆,迴非誇誕欺世者比。至宜敬法。


二 家言【六則。以進德修業為恉,由淺及深。】
弗霑無益之習。弗逞無益之欲。弗起無益之念。弗說無益之話。弗讀無益之書。弗作無益之文。弗交無益之友。弗往無益之地。弗用無益之錢。弗為無益之事。弗學無益之業。弗成無益之人。
無益且須戒,有害更莫犯。隨在自檢勉,方能樹人範。
財色,人禽關,須凜因果。
口筆,禍福戶,務慎樞機。
貪淫之禽關有二:生前即不齒人類,死後,佛說先受地獄報完,再入畜生道。口禍亦有飲食言語二種。
立身宜先:凜因果,泯私偽,戒殺淫,盡忠孝。
處世需要:嚴義利,勵勤儉,惇仁厚,勵勤謙。
今人每不信因果,恣所欲為,無復顧忌。小則禍已,大且妨治。良堪愍憂。其實一部二十四史,即一大因果錄。彼無因果者,因果不以之即無,徒自迷陷,且將令為善者無以勸,縱惡者無所警,影響治化尤大。宜為救正。
事能知足心常愜。人到無逑品自高。
老子曰:知足不辱,孔子言、富不可逑。人苟知此,自能安貧樂道,不至怨天尤人,或投機趨炎矣。下此,更無待言。
弗作損德、欺心、不可告人之事。
毋起背道、非義、無以對天之心。
【宜如宋司馬文正公光之生平無事不可對人言。】
【宜學宋趙清獻公抃之每晚自省是非焚香告天。】
此為吾國聖賢正心誠意之大道,彼外人所尚未知者。觀禮記、中庸、大學二篇,皆反覆言誠意,言慎獨,曰:「戒慎所不睹,恐懼所不聞;」曰:「十目所視,十手所指。」皆以內省不疚,無惡于志、(即無愧于衷)為事。故能盡己性人性、以至物性,公誠相孚,物我一體,不動而敬,不言而信,致中和、而贊化育。其修己化人之道如此,又何用彼私偽自欺,陰狠自恣等術哉?今之人,不問其能行,猶能知此道者有幾?或且嗤自省告天為迂腐、而擯斥之矣。今昔心意之異蓋如此!
和中寡欲以養生。勵志修德以立身。竭忱益世以報國。盡力積善以植福。樹範教子以啟賢。淨意學佛以出世。


三 八字心臬【亦曰素心主義】
吾行吾素 我盡我心
吾行吾素,行所當行,但循道義;不隨俗流,不惑利名,不屑趨投,不受誘慴,不計毀譽,不求知諒。
我盡我心,盡其能盡,惟盡心力;不論大小,不分親疏,不異公私,不辭勞怨,不問成敗,不望報稱。
但尚有當知者,「人心之不同如其面,」(鄭子產語,見左傳襄公卅一年,)我以公誠仁恕忠厚正直待人,人未必皆能以此對我,故又觀查宜審,防範宜慎。用殿以四語曰:「待人如佛,防人如賊。(賊亦作蠈。螟、蟘、蟊、賊、皆害苗蟲,見詩經小雅、甫田什、大田篇,及爾雅釋蟲。)甯人負我,毋我負人。」(反曹操語)如是,庶可寡敝。


四 自箴告賓【鄉居揭示客座】
何我何逑,可陳可述。固窮固畸,亦介亦兀。所學所志,惟孔惟佛。不黨不私,尚公尚直。盡心盡力,為民為國。隨時隨處,益人益物。任勞任怨,立言立德。忘利忘名,自樂自得。至老至死,無貳無惑。是迂是正,請甄請擇。
凡右所言,恐未盡合時宜。蓋我自知思想太新,(早年即遐想大同之治,)見解或太舊,(崇尚公誠仁恕忠孝節義等舊道德。)亦請甄請擇之可焉。


華藏淨宗學會恭製 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四段三三三之一號二樓
聯絡我們: amtb@amtb.tw  TEL:02-27547178 FAX:02-27547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