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法藏比丘因地已居究竟佛果之判據」(上官心得報告)

 

  無量壽經.大教緣起第三揭示了,如來所以出興於世唯說本經「令一切含靈因此而得度脫」的無上密義;同時闡明「本經因惠以一切眾生真實之利,而大暢如來本懷」。一切含靈為何唯有依「持名念佛」而得度脫、而獲真實利益,依他法則不能實現度一切和得最大真實利益?這是此特別法門修學的關鍵之處。淨土學人從此處而建立信心,乃至任何開悟者明白此理後,亦定當決心求生極樂而得圓滿。這個最上殊勝利益,首先在第四品「法藏因地」而顯現出來。

  《淨土大經》和《阿彌陀經》,從理上說是一不是二,從事上說,《大經》最重要也是獨有之處,就是詳述法藏因地與四十八大願,極樂依報莊嚴詳略尚在其次。依報因正報而來,極樂國土莊嚴是從彌陀四十八願而生,若沒有法藏比丘因地發心,又何來究竟圓滿四十八大願?但若依本經「奇特法」所表之究竟義,法藏因地即是四十八願無量功德,亦是極樂之依報莊嚴,三者皆是彌陀願心莊嚴成就,彌陀願心就是真實之際無為法身。如是因果可見,若學人輕視法藏因地,如來本懷所以得暢演則無從體會。

  本經敘述法藏比丘因地之經文,實則是影射一切淨土學人的因地發心,只有了了分明法藏比丘因地發心之緣由、利益以及當時身分背景,才能確信自己的發心和最終所得成就,一如法藏比丘堅固不動,無能者。更深遠意義在於,了解法藏因地發心,能明確持名念佛法門確屬不可思議他力法門;換句話說,此法門從學人因地發心到圓滿佛果,完全招納彌陀以及十方一切諸佛之功德為己用。但凡真信者,必發切願,必其行,沒有當生成就者,只有不能信願者。此法門難思難議之功德,從「法藏因地」開始一一明昭。

  在諸多的佛經當中,尊為我們介紹過很多佛菩薩都是久遠以來就已經成佛,大權示現菩薩位,或同事於眾生,慈悲令其度脫。但每尊佛菩薩過去成就無上正等正覺的名號不同,這就意味著其所慈演法門的善巧方便不同,所度眾生範圍和速度,以及成就究竟圓滿與否皆不相同。下文首先將依據「法藏因地第四」中,所宣法藏比丘才德超異的經文,試判明法藏比丘因地已居究竟佛果。其次,從《科註》中念老所舉《法華經》彌陀成佛久遠一事,試證明持名念佛法門是因果同時之最奇特法。尊為一切眾生演說《無量壽經》時,亦發彌陀因地之所發,行彌陀菩薩道之所行,念彌陀久遠劫之所念,而住彌陀果地之所住。成就四十九年說法所住最勝之道,令一切含靈因彌陀妙法得究竟度脫,從而大暢無量劫十方三一切諸佛說法度生之本懷

  甲、「高才勇哲」四字即是佛身影表裡之相

  一、才、哲二字的表法含義

  本品經文世尊向我們介紹了法藏比丘出家修行一事,首先讓我們看到法藏比丘以才德超異行願精進,成就修道無。「高才勇哲,與超異」八個字,看似在說法藏所具天賦才德非是常人所及,實則是以「高才勇哲」四字昭示法藏之佛身智慧光明相,而又以「與超異」四字此法門行者,從能發所發往生之心起,已直趨如來究竟覺海

  才與哲二字,是講法藏實際已是佛身,其身內外映,喻如明淨之鏡。《科註》:才,能也,智也;哲,明知也。老子言:「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故知法藏比丘之才,因能知人而得,故曰智其哲,因能自知而證,故曰明。古人常言:「人貴在有自知之明。」這句話也印證了,若無明德則無法自知,言明必然無所遮蔽,才能現自瑩之光。所以《科註》特別強調,「壞邪見之明,所以言哲」。可見邪見正是遮蔽了自瑩之光,使得明德不能顯現,這種邪見最顯著的就是不能自謙自省,反而自高自大。

  耶穌曾言:「為什麼只看見你兄弟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這句話與六祖所言,「若真修道人,不見世間過」,有異曲同工之妙。聖哲都是首先一日三省己身,從而如明鏡之作用,「鏡光外照,外照之光顯影,暢在鏡內」。只見他人自性之光明甚大,以這種禮敬一切眾生之謙卑,使得自己本身自性光明同時顯,所謂放光還曜巍顏。因此,才之智與哲之明是自性本具智明勝德,其作用是能知人和自知。其過程必須是以謙虛自身、恭敬他人為先,才能使得外照之光顯自身之明德,影表影裡是同時,是謙虛之德的圓滿顯現。

  現代教育多數強調關注自我,以自我利益滿足為先決條件,而看待和認識一切人事物。自我肯定並沒有錯,肯定的應該是自己本具自性之德,而不是自我利益。以自我利益為出發點,就很難做到謙虛自卑從而恭敬他人,這樣的成長路程,就自然不能如明鏡因影外見到他人自性之光,而後影內顯自身佛光。本經中,法藏比丘不僅具有自知之明哲和知人之才智,而且是高才,如《淨影疏》曰:「才德過人,故曰高才。」這種德就是謙德,以謙德影表裡,是為佛光影暢表裡,上下明徹。以上論述,可見法藏比丘因地之高才明哲,實際已是究竟佛位,若非究竟佛位,怎可高才明哲而自知知人乎?佛經中字字句句無量含義,非佛未能明示,非古德未能詳解,而是眾生不能自謙,反增邪見,遮蔽了心性而不能見到佛經真實之義。

  《甄解》所釋:「則光顏巍巍中,影現寶剎莊嚴相。」法藏因地實際已經是佛身光顏巍巍,所以極樂寶剎之依報莊嚴,並不是到後面發四十八大願才成就,而是在法藏比丘因地甚大光明中已經圓滿具足。這就是淨土持名念佛法門,因果同時殊勝原因之。而法藏比丘因地所具之高才明哲,實際是啟發眾生兩重含義,其一者,一切眾生但凡信願求生極樂世界,即眾生自己因地發心時,就招納攝取法藏因地之大光普照之德,為自己因地之功德。而法藏比丘因地,實際已同時成就極樂莊嚴佛土,眾生但能真發心,亦是如同法藏比丘,發心時即身居極樂世界。所以七寶池中才有一朵寫著自己名字的蓮花出現,那是因為一切眾生因地發心時,即已享受極樂妙果,即已莊嚴極樂佛土

  八萬四千門,漸修之路,因地不可能等齊佛果,因為不符合因果規律,所謂因果規律是雷打不動之修因在先佛果在後。只有淨土持名念佛法門是例外,因為法藏比丘因地已經是佛身。而且「高」之一字,明顯顯示出法藏所居佛果位,是超出一切諸佛之大導師之位。法身沒有高下,只是修行方法從利益眾生這一角度來講,不得不言高下。法藏比丘度化眾生之方法,就是大權示現比丘身,以其因地發心時,這種高才明哲之佛身大光明做為因地發心之功德。這種功德是法身德,所以究竟堅固不壞,恆久永存,而且遍布一切時間空間裡。

  而這種不可思議功德,是法藏心願成就,即念力成就。但凡現在、當來有眾生發心求生淨土,其發心即同法藏比丘因地一樣,為成就眾生而發,那麼眾生的念力之波,就會和法藏比丘因地念力之波相融合,形成光光融合一體。而法藏因地念力之光已經是佛身普照之大光,以此大光明和眾生因心之光融合時,眾生因心之光就是佛身甚大之光、最勝之光。眾生僅以真信切願為發心,此一念之光波就是融入佛地究竟光明藏中自性寶蓮同時盛開在自性七寶池當中。所以持名念佛法門雖屬奇中之奇,特中之特,然又不能謂之奇特,因為一切成就皆不出眾生本具佛心之外。

  但此法門確實特例於八萬四千門,其特別之處就在於修學此法門,從初發心到究竟佛果,皆得阿彌陀佛與一切諸佛菩薩賢護攝受。因為眾生之因地心念光波但凡發出,隨即融入大光明藏常寂而靈照功德中。除此一法,窮盡一切法門都沒有此殊勝特例,所獲利益之大、之真實,都是因為念佛法門念念流入如來究竟智慧功德海。眾生所念之佛名,即是如來奕威光;所稱名之心念,亦是如來凝照光輝;所發往生之信願,還是如來最勝大光;所生極樂佛土,依舊是如來恆照寂光,光光如融金聚,成就眾生如彌陀一樣面色圓滿,寶剎莊嚴。

  本經「大教緣起第三」中,尊所現數千百變稀有光明,即是眾生因地發心之心念之光。一切眾生從信願求生淨土開始,乃至從本以來,都未曾離開半步這最勝稀有光明當中。尤其眾生淨念相繼時,就會感應這種本來就恆常存在的稀有光明,哪怕只有一瞬間,心明時即是見佛時,即是可以得生淨土時。如是功德得未曾見,所以阿難尊者自然心中歡喜,乃起稀有難遭之想。

  法藏比丘高才明呼應本經第三品中尊所放從昔以來最勝稀有之光,因為二者本來是一,以這種高才明哲大光明之無邊功德做因心,眾生當學阿難生起稀有心和大信心。所以後面經文才緊隨「信解明記,殊勝行願,及念慧力」,三次直接強調信、願和念力。因為法藏比丘之信、願和念力成就了其高才明哲之佛身光明;而眾生要想得真實利益,離開堅固不動的信、願和念力,絕無可能成就佛身、佛土之光明。

  《科註》舉《華嚴經》以信解行證為綱要,蓋學習本經能真實明瞭法藏比丘因地發心之因由和功德,則能生起真實之信解。否則此處不能了了分明法藏因地究竟佛果之真實之際,就難信本經所講是真實之方法;自己不能得真實之利益,又怎能影響和度化眾生信此難信之法?「合抱之木,生於毫末;九層之台,起於累土」,只有把信的根穩,因地發心才能堅定不移。凡是改形易道之人,都是毀在信根不穩。

  佛講圓頓大法時才放稀有難見之光,圓頓大法要滿足圓滿和直捷兩方面。本經因法藏比丘因地高才明哲之德本已是圓滿佛果,而其所以能超一切世人常識中之諸佛功德,就在於法藏比丘賢護之德。將他無量久遠成就自性堅固不壞佛果的信、願、念力,做為一切眾生求生淨土的信、願、念力,行人初發心就已依託此賢護之德而居如來果地。這種簡徑捷易的方法妙到極處,超出一切可思議之方法,即便其他諸佛不可思議之功德,亦不能同此圓滿、直捷之法相比。

  二、持名念佛法融合高才明哲和志勇之德,如同母乳一般延續一切眾生慧命。

  彌陀大法雖如此圓頓,但絕沒超出「大悲為根,菩提為因,方便為究竟」的密法當中,佛法大海的密義全攝此三句中,彌陀大法因圓滿此三句而又攝全部佛法。其實一切智慧和方便如同果實一樣,都是大悲賢護一切苦難眾生為根基,這種悲願是自然而生,如同母親之於嬰兒。嬰兒出生,全賴母乳之養分才能存活,而母乳好比持名念佛法。母乳不待嬰兒出生,就已經在十月懷胎之時,母體為產生豐富的乳汁,而自動發生相應的轉變。因此,嬰兒一出生,不出三日便有足量母乳為其提供生命延續的保障。母乳何來?那是母愛的產物,是母親為保其子性命而自然產生的,不是刻意製造而來。

  千萬年來,一代又一代的人在地球上繁衍生息,從地球上第一位母親,為延續孩子的性命而產生母乳這種愛的結晶開始,一代一代母親都是用這種愛的乳汁哺育了她們的孩子,使得人類延續至今。這種母愛的悲心是母乳產生的根基,它的作用就是賢護嬰兒的性命。持名念佛法就如同母乳一樣,延續了眾生的慧命,是阿彌陀慈母極其久遠以前,做為第一位眾生的母親,為了延續孩子的慧命,從其大悲心中自然流露出的最有營養、最簡單、最穩當、最究竟的大愛結晶。而十方一切諸佛,就如同一代又一代母親,都沿用這種古老的、圓滿的、究竟的方法,來延續輪迴苦海中的眾生慧命。

  從來沒有一位母親對另一位母親說:母乳是我發明的,妳不可以餵養妳的嬰兒。天下的母親都是一樣的,都會告訴妳,母乳是營養的,趕快餵養妳的孩子吧。好比十方一切諸佛慈母共彌陀大法一樣。至今為止,科學實驗證明,母乳的營養和所含天然的抗病元素,是一切奶粉都不能模仿和代替的。這就像持名念佛法,無始劫以來,從第一尊佛出現在世間至今,沒有任何一種方法能比擬這一法的圓滿直捷。因為這是阿彌陀如來慈母,從其一體大悲心中流露出來的乳汁,用以延續眾生慧命的唯一的、沒有任何副作用的方式。

  眾生邪見未斷,在輪迴苦海中就像不會行走、沒有生活能力的嬰兒一般,但能得到持名念佛法門如母乳般的滋養,就能長成和其母親阿彌陀如來一樣,殊妙圓滿,光色普,無所不照的佛身之相。得此真實利益之後,將來也會繼續用持名念佛法,如母乳般滋養一切眾生的慧命。我們的一切罪業都是顛倒邪見造成的,這些邪見就像病毒一樣,無量劫在我們體內已成為慢性疾病。如同母乳含有天然抗體一樣,持名念佛法也有這種自然而然抵抗一切邪見病毒的能力。嬰兒得到母乳餵養,自然不受病毒侵襲,因為母乳中有一代一代母親戰勝病毒後所得的抗體,已經自然的融入母乳中。嬰兒不需要再像他們的母親一樣和病毒抗爭,只要吃下母乳,抗體自然產生,因為母乳裡有智慧和真愛的功德。

  念佛亦復如是,一尊諸佛如來,無量劫和各種顛倒邪見抗爭以志強之勇戰勝了顛倒迷惑,將這種抵禦一切迷惑顛倒的高才勇哲功德,融入如母乳一樣的彌陀名號中。眾生但能持名念佛,自然如嬰兒得母乳中自然抗體一般,不受邪境干擾。法藏比丘因地之勇,就是戰勝習氣而得到,老子言:「勝人者力,自勝者強。」《科註》中念老解釋勇字,也是言能自勝他。所以因地發心勇之德就是為戰勝自己和一切眾生如病毒一般的顛倒邪見。這種勇和高才明哲相結合,成為高才勇哲之德,從而與超異,無與倫比,如同母乳,世間沒有任何一物能超越和代替。

  母親戰勝了病毒,使得母乳有延續嬰兒性命的功能;彌陀慈母以及一切諸佛,戰勝了所有邪見魔境,使得彌陀名號自然能延續眾生慧命,並使一切邪見、罪業不需額外懺悔而自得消除。這一切都是大悲為根,自然感召與超異、高才勇哲之菩提為因,得到生成佛、因果同時、究竟方便、一乘了義、圓滿直捷之持名念佛彌陀大法。此法所依之根,是慈母救子之大悲賢護之根,就是無為法身;所依之因,是融會並超踰一切佛智之大光明智慧,就是真實之義;所成之法究竟方便,能當生救度一切含靈而令不退,就是真實之利。過去未來、現在他方一切諸佛慈母,亦是以此彌陀大法如母乳般之不可思議、不可測度之功德度化眾生。所謂天下慈母心是一樣的,十方三一切諸佛也是佛佛相念,才互融互照,同一法身,同出音,暢演彌陀大法窮竭不盡之功德。說到此處,不信彌陀大法才是奇怪特例之人,深信彌陀大法,實際是最自然之事不過了。

  三、為何祖師諸家對法藏因地所居何位說法不一。

  《會疏》、《合贊》、《淨影》,義寂、望西等,為何謂法藏因地心或約位在地前,第五品之發心乃地上曇鸞、嘉、善導諸師與《甄解》,為何謂法藏因地已是地上發心,但並未判明法藏因地居佛地果覺?大慈念老於《科註》中,只是用不多文字判明法藏因地正是從果向因,成佛久遠。古來祖師沒有判明法藏因地居佛果位是慈悲為本;判法藏因地居地上菩薩位而未能明確其佛果位,也是慈悲為本;念老判明法藏比丘從果向因實是古佛,而所用文字不多,還是慈悲為本。三種說法無論是承認還是否認,都是一心,難道是祖師智慧不圓滿乎?非也!只是慈悲為後世留有疑問和爭議,引起注意和重視,從而令後世學人善思,從自心中感悟其中深義,而發起大感恩之心。他力法門,必須相信佛力,才能堅固不退對此無上妙法的信心,故用意在此而已!祖師大德此種悲心,以不說而說,令人開啟悟門,此心願也是自然流露,與法藏比丘因地發心無二無別,唯是一心也。

  乙、《科註》引用《法華經》大通智勝如來名號的意義

  一、《法華經》以及八萬四千門皆是《無量壽經》前方便。

  釋迦如來所以興出於,是以無盡大悲為根,矜哀三界,欲拯群萌,所以才光道教;而只有惠以眾生真實之利,才能如來欲拯群萌之本懷。所以,八萬四千門是一樁事情,都是為了最後能實現惠以眾生真實之利而已。因此,尊所說一切經典,皆是為等待眾生機緣成熟,善巧方便,先說權巧之法,最後待緣熟即宣說能惠以眾生真實之利的彌陀大法。所以,無論小乘、大乘,《華嚴經》,還是《法華經》,都是導入極樂淨土的前方便而已,一切經典都是《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的前傳,和《無量壽經》的關係是一體二。雲棲師云:「悟後不願往生,敢保老兄未悟。」祖師這句話奧妙無窮。八萬四千門全是如來無盡大悲心中流露,只為惠以真實之利,如來大悲之心願,就是佛果真實之利。如來心願就是法藏比丘因地發心,真實之利就是往生極樂徑登四土。修任何法門,學任何經典,皆不出如來心願和法藏因心之外。

  此如來心願與法藏因心是萬法之根,萬法如枝幹,皆是極樂佛果之前方便,離開法藏因心,沒有八萬四千門;八萬四千門不得極樂妙果則是無果之樹,未能謂其圓滿。而此法藏因心之大悲根,注定要生出極樂妙果,不管八萬四千枝幹形色如何,此根注定生此果。因此雲棲師所言妙哉,悟後依舊是在枝幹處,枝幹不生極樂佛果,除非離開法藏因地大悲之根,而一一枝幹皆由法藏因地願心所生,只待機緣成熟,一一枝幹皆生極樂妙果。既如此,何能言八萬四千門不是《無量壽經》之前方便?以其當來必然入此果地而言,沒有能出法藏比丘因地發心之外,除此發心之外沒有法可言。《華嚴經》普賢菩薩十大願王導歸極樂是必然故,《華嚴》尚是極樂佛果枝幹,何況其餘法門乎?故《科註》中念老在表明法藏比丘因地是古佛再來時,引用《法華經》經文,這是在給我們講述一個故事,就是尊在宣講此彌陀大法機緣未能完全成熟時,怎樣通過宣講《法華經》而漸漸引導眾生入乘法中之究竟乘。故知,《法華》亦是為一切眾生奠定往生極樂的信心。

  二、「大通智勝如來」與阿彌陀佛的關係實際是一不是二。

  《法華經》是一佛乘,會三歸一,引導眾生入實相涅槃城。實相涅槃城無二亦無別,若有二法,則不是佛乘究竟義。用這樣的理來看大慈念老為我們舉出,《法華經》大通智勝如來成佛前是世尊和彌陀之父,讀到這一句就要確信,乘法了義中,大通智勝如來就是釋迦佛,就是阿彌陀佛。說是父子關係也是方便說,若真有父又有子,又是著二邊。我們看大通智勝如來名號和成佛過程,以及在《法華經》中放光現瑞之表法,就如同看待極久遠前,阿彌陀佛以大通智勝王之身分出現世間,先引眾生入佛乘,會三歸一,再待緣熟,導入真實利益之彌陀大法究竟佛乘。若是把《法華經》與《無量壽經》看作兩樁事情,把大通智勝如來和彌陀如來看作兩尊佛,那麼《法華》佛乘之義理也就根本沒有領會,三諸佛也會喊冤枉。

  大通智勝如來名號,「大」是無邊之義,指空間而言;「通」是無礙之義,指時間而言;「智」是智慧,也就是光之義。大與通二字,都是形容智慧之光遍一切時空。「勝」指無等,從程度上指此如來智慧之光無有能超越者,最上之義。因此,大通智勝如來就是無邊光佛、無礙光佛、無等光佛智慧光佛,又以其智慧之光能遍一切時空,所以又是無量光佛無量壽佛,所有名號皆與彌陀名號相同。大通智勝如來就是阿彌陀佛的前身。

  《法華經》中佛告諸比丘:「乃往過去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劫,爾時有佛,名大通智勝如來彼佛滅度已來,甚大久遠。」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言:「我念過去世,無量無邊劫,有佛兩足尊,名大通智勝。」尊兩次重申大通智勝如來乃極久遠劫之古佛,這表明彌陀大法實在是難信之法,等如此極久遠劫,才能在《法華經》中先以一乘了義為鋪墊。可見,今時今日,此地此處,我們能聽聞彌陀大法,真正是稀有中之稀有,難逢中之難逢,久處暗冥方得見佛光出現於世間。

  言「光」者,阿彌陀佛乃「光中極尊,佛中之王」,其光明能救一切眾生令其得根本解脫。從真實之義而言,大通智勝如來是阿彌陀如來前身,其所放光明必是稀有難逢。《法華經》中佛告諸比丘:「大通智勝佛得阿耨多羅三三菩提時,十方各五百萬億諸佛世界六種震動,其國中間幽冥之處,日月威光所不能照,而皆大明。」這與《無量壽經》「光明遍照第十二」中描述彌陀顯光用勝完全相同。《法華經》中諸天王皆:「今者宮殿光明,昔所未有。以何因緣而現此相?」其中一位大天王名字叫做「救一切」,而說言:「為大德天生,為佛出世間,而此大光明,遍照於十方。」這段描述彷彿讓我們看到本經中世尊放稀有難見之光,阿難代一切眾生請問世尊,是何因由而現如此殊妙之相,佛其所問功德,令一切含靈因持名念佛法而得度脫。《法華經》中大通智勝如來所放光明乃當時第一稀有,回答為何現此光明的大天王名救一切,就是一切含靈皆因此大光明而得救度,這就是和《無量壽經》阿難超勝一問寓意、功德完全相同。

  疑問同時也產生了,既然大通智勝如來與阿彌陀佛是一尊佛,為何《法華經》中不宣此持名念佛法?就真實之利而言,《法華經》雖說速疾成佛道,而不見速疾成佛人,人機劣故。故世尊兩次強調大通智勝如來成佛極久遠劫,其實寓意在於:佛身雖遍一切處,佛光雖普照無礙,但沒有眾生能信此初發心處即是究竟菩提、圓滿佛果一超直入大法。為何不能信?沒有孝心故!夫無孝敬之心,則必不諳事師之道。孝道與師道皆是從感恩的心而來,以眾生頑劣,母恩尚不能感念,何能感念佛恩、師恩?羊羔有跪乳之恩,而人對母乳的感恩之心遠遠不及動物,沒有這分對母乳延續生命的感恩回報,何以能感念如母乳般無有等倫的樂妙果延續慧命的大恩,所以難信之難信

  但現世之狀況更不堪比於古代,為何《無量壽經》會集本、《大經科註》、師父上人《科註講義》、《科註參考資料》於此濁世卻相繼出現?這就是諸佛菩薩如慈母般的無盡慈悲。比起古人的道德修養而言,我們很像生了病的嬰兒,而且心靈的染著讓我們病得不輕,岌岌可危。一位慈母哪裡肯丟下生病的嬰兒於不顧?儘管這個嬰兒性格頑劣,但一切治療方法對他都已經失效,只有彌陀大法如母乳般的神奇療效才能令他恢復。所以無量諸佛菩薩如慈母般應化在這個世間,救度和他有緣的嬰兒們,用慈悲的愛,用持名念佛法門,做眾生不請之友,為孩子們療傷治病。彌陀大法是萬病良藥,幫助眾生恢復本有的抵禦一切染著的抵抗力,恢復自性堅固力。

  所以《法華經》,從利益而言,還是別時之教,故大通智勝如來以釋迦如來和阿彌陀如來父親身分出現。而現昔所未有之光明,預示著當來釋迦佛和阿彌陀佛將繼承此無上光明之心法,宣講淨土法門一佛乘中之究竟了義。所以《法華經》大通智勝如來,從體上說與阿彌陀如來是一不是二。但因當時一會,眾生聽聞彌陀大法的根基不成熟,所以現父親身分而示現大光明普照,現光而未宣無上妙法。只等釋迦佛和阿彌陀佛出現於此濁世,為我等今現在聽法之人,而說此最真實利益之法。誰是淨土持名念佛法門當機人?我是,一切聽者皆是。

  尊說八萬四千門,就像一位語重心長的老人,將他一生的種種經歷講述給後人聽,林林總總,最終會告訴後人一個究竟的人生道理,無論事情萬種千般,道理是永恆不變的。八萬四千門就像尊無量以來,通過各種染著境界考驗而得出的經驗,在無量劫的修行經歷中,尊體會到眾生的苦處,哪怕是見道之人,都可能因為抵擋不過習氣而最終退轉。於是在一切法的初生之處,即大悲之根中,流露出最能保證一切眾生修行不退,當下得利,一生成辦佛道的方法,那就是持名念佛法。就像老人言,這是無量一切諸佛修行經驗的總結,又像母乳融入了母親抵禦各種疾病後而產生的抗體。眾生只要持佛名號,就像嬰兒得到母乳一樣,所有抗體不用經歷疾病折磨而自然得到;不用修習所有法門,而得修習一切法門之智慧;不用死而後生歷盡種種邪境考驗,而自然得堅固不動之力。

  因為一切諸佛,將所修習之功德和所歷盡考驗之堅固念力,都會集在了這一句阿彌陀佛名號中。如同母乳是世界上永遠無法被全面複製和代替的營養品以及良藥一般,阿彌陀佛名號也是無有能踰越也。因為它會集了所有的經驗、方法、智慧與福德,所謂名召萬德。稱念佛名時,就能召喚一切諸佛之功德於此名號中,這句名號就是清淨法身,故而含藏、會集、生出導軌一切諸法和功德。春天播種,秋天收穫,大自然的果實就是給一切含靈食用的,極樂佛果亦復如是。只聽說過吃果實的,沒聽說過吃枝幹的,所以持名念佛這一妙果吃下去便是,不吃此果實反而去吃八萬四千門之枝幹,才是癲狂奇怪。直下承當,老實念佛,吃下妙果,法喜自知,利益自得,信願行如法藏比丘,定成就一切世間乃至佛地果覺無能踰者。

  以上是慚愧弟子上官的心得報告。冗長繁瑣,文筆拙劣,恭敬請尊敬的師父上人與諸位法師、大德予以斧正,無盡感恩,阿彌陀佛!

 

  老法師:上官這份報告,確實能幫助我們信心還不堅固的人堅定了信心。但是這份報告,今天時間不夠,我希望我們的同學,將這份報告從頭到尾至少看七遍,七是個圓滿,至少看七遍。下一次我們再學這一篇。它真的搞清楚、搞明白了、搞透徹了,決定幫助我們這一生往生極樂世界。千萬不要看輕了它,用真誠心、清淨心、恭敬心來學習。